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盛世鸿途>第一千八十八章 大师的风度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千八十八章 大师的风度

小说:盛世鸿途| 作者:鹅城知县| 类别:

第一千八十八章大师的风度

吴栋军跟着那位丁总进了别墅区里面,然后来到一栋别墅面前,别墅看上去壮观辉煌,门口还有一辆大狼狗。

“吴总,今天你运气不错,来找大师的人不多,快跟我进去吧。”丁总看了一眼别墅门前,对吴栋军说道。

吴栋军的心情也很激动,因而便忙让丁总陪他进去,车子里的钱直接抬进去,交给大师是了。

丁总点了点头,便是敲开了门,里面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看上去是家里的佣人,丁总与她打了招呼,这女人看上去认识他,便给他开了门。

进到别墅里面之后,吴栋军四处观察着,然后便进了里面的房间,进去以后,便看见一个年龄大约在五十多岁的白胖男人坐在那里,留着一个很长的胡子,穿着中式的服装,让人一看便感觉是他是个高人。

吴栋军毕恭毕敬地走了进来,丁总上前一介绍,大师便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扫了一眼已经被放到地上的一个大箱子,里面是五百万的现金。

大师微微点了点头,面露笑容,随即便淡淡地道“坐吧。”

丁总招呼着吴下来,吴栋军看了大师一眼,便道“大师,我有事情想求您帮忙。”

大师一摆手道“小丁都跟我讲了,你的这个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情,可是我现在一看你,发现你印堂发黑,不出一月,你有血光之灾埃”

“埃”吴栋军给吓了一跳,“大师,你说什么我有血光之灾”

大师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道“我一般不给人看相,可是你来了,我一打眼瞧见,又忍不住不说,所以告知你一下,望你注意。”

吴栋军心里无比紧张,忙求道“大师,我这血光之灾能不能破”

大师悠悠地看了看他,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个也要看缘分了,你是小丁的朋友,我们也算是有缘。”

吴栋军欣喜道“大师,我是真心想过来找您的,一个是我省政协的常委要省政协给免了,求大师帮帮忙,和全国政协的领导说说话,再一个就是这个血光之灾,求大师给我破解。”

吴栋军提出了这两个要求,大师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睁开,看了看吴栋军道“你来之前小丁只说了你一件事,现在是两件事,我不好办埃”

吴栋军道“大师只要能帮我破了血光之灾,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这不是钱的问题。”大师又莫测高深深地讲了一句,“你省政协常委这事,我想法给你打个招呼,但是血光之灾这个事,我现在不好给你破,要是给你破了,就是坏了规矩,我从来没有给商人破过这种灾祸,我不好破例。”

吴栋军一听到这话,感到更加紧张了,心想这是什么规矩,只能给当官的看相,不能给商人看相,想了想忙道“大师,只要给我破了血光之灾,我愿意再拿五百万出来给大师普度众生,请大师帮我。”

大师的小眼睛里,微微露出一束精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丁总在旁边听了,也帮吴栋军说话道“大师,吴总与我是多年的好朋友,他现在有难,您就帮他一把吧。”

大师闻言,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那好吧,我就破个例,给你破一下。”

吴栋军连忙表示感谢,大师就让他先回去,他会在家里给他破这个血光之灾的,至于省政协常委的事情,他打个招呼就行。

一看到大师说的很痛快,吴绞钦叶粤巳耍ο虼笫Ω娲牵隼春螅舛熬实馈澳俏灏偻颍易驶故且纸稹

丁总想了一下道“大师从来不要转帐,只收现金,他收现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要用来施舍给下面的穷人,你还是取现金拿过来吧。”

吴栋军听了连连说好,与丁总一起下了山,到了山下后,吴栋国忙问是什么情况,吴栋军一时没有说话,直到上了车之后,才对吴栋国道“大哥,我们找对人了,我再支付给他五百万,他帮我办成事。“

吴栋国一听惊讶道“还要五百万怎么要这么多”

吴栋军道“我还有其他事情要让他办,再拿五百万。”

吴栋国不解地问“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让他办”

吴栋军道“大哥,这个事情就不要你管了,我来处理就是了。”

吴党鲅庵帜歉鍪拢舛肮岬P模虼瞬辉敢飧嫠呶舛肮俏舛肮词呛芎闷娴氐馈笆裁词虑榛孤髯盼摇

吴栋军不愿意告诉他,可是吴栋国老是追问,他只好把情况告诉了吴栋国,吴栋国一听,便说道“这个什么大师不会是故弄玄虚吧什么血光之灾,我看是骗人的。”

吴栋军却说道“我看不是,这两天我右眼老是跳,就感觉不好,现在他一看见我,就说我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我看他看的很准。”

吴栋国仔细地瞅了瞅他,说道“没发现你印堂有多黑啊,这大晚上的,是光线的原因吧”

吴栋军却道“不可能,既然他愿意帮我,再花五百万也没什么,以后认识他了,有事情就好找他办了,省政协常委的事情,他说就是一句话的事,全国政协的领导他都认识,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

“他有这么神通广大”吴栋国还是将信将疑。

吴栋军道“你看他住的地方在军事禁区的旁边,如果是一般人,给让他住吗他肯定是有着神通的,丁总的公司知名的很,在他面前还是小丁小丁的叫着,丁总还一点也不生气,换作别人,他能愿意吗”

听了这话,吴栋国也不再怀疑了,花钱消灾吧,两人正在车上说着话,这个时候,吴栋军的电话突然响了,一接通电话,便传来一个紧张的声音“吴总,不好了,拆迁打死人了,现在正送医院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