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网游动漫>我在明朝当国公>第三百零七章 赐宴(三)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三百零七章 赐宴(三)

小说:我在明朝当国公| 作者:千斤顶| 类别:网游动漫

“贪婪……都是贪婪在作祟1

杨峰不假思索的给这件事做了定‘性’。。。

“别看那些文官整日里说着子曰孔云之类的话,从小也是读圣贤书长大的,但就是这些人心里的贪婪却是比谁都强烈。这些人一方面鄙视钱财,说这些东西是阿堵之物,一方面却拼命的贪墨,表面上两袖清风,但背地里却指使家人或是仆役开当铺、赌场甚至放高利贷,为了敛财欺男霸‘女’的事情也没少做。再者说了,上次臣一下酒给您送了一百八十万两银子,这么一大笔银子他们能不眼红么?”

朱由校郁闷的看了杨峰一眼,“杨爱卿,你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直接,搞得朕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哈哈哈……”

杨峰不禁笑了起来。

“陛下,孔子曰人‘性’本善,但孟子却说人‘性’本恶。其实在微臣看来,人‘性’本来就是最复杂的,它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但是不管它是为善还是为恶它都是一种‘欲’望,必须要要用规矩来束缚它们,任何一种东西若没有规则来束缚他,那么这种‘欲’望必然会将它们毁灭。”

朱由校有些敬佩的看了杨峰一眼这才轻叹道:“杨爱卿你知道吗,朕与父皇二人打小就不受皇爷爷待见,朕小的时候除了逢年过节更是连皇爷爷一面都见不到。当时的皇爷爷心里只喜欢福王,父皇在宫里差点被人打死他也不闻不问,他甚至不想让人给朕启‘蒙’。

父皇当了20年的太子,最后好不容易坐上了那个位子,却只当了一个月的皇帝就驾崩了。朕经常在想,这个皇帝的位子有什么好,竟然值得那么多人垂涎三尺,等到朕真的当了皇帝后才明白,这个位子难埃”

面对朱由校的自语,杨峰只能报以沉默,一时间周围陷入了一片寂静。一阵冷风吹过,一块凉亭上的雪块掉落在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啪嗒声。

朱由校这才醒悟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杨峰笑了笑:“你看看,朕对你说这些干什么,却是让你见笑了。”

“不1

杨峰摇摇头:“陛下此举正是真‘性’情所在,微臣佩服。”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扫兴的,说点正事吧。”朱由校摆了摆手正‘色’道:“杨爱卿,如今朝廷局面纷‘乱’,不知爱卿有何教朕?”说完后,朱由校紧盯着杨峰,眼中‘露’出渴望的神‘色’。

杨峰盯着朱由校半晌,看到了他眼中认真的神情后之才说道:“陛下,臣斗胆敢问陛下,如今的朝廷时局跟太祖高皇帝和成祖皇帝时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同一件事若是太祖高皇帝和成祖皇帝说出来几乎没人敢反对,可换做后来的皇帝若是做出来却是阻力重重,您想过究竟是为什么吗?”

“这个嘛?”朱由校沉‘吟’了一会才说道:“太祖高皇帝和成祖皇帝乃是马上皇帝出身,威望崇高无比,任何朝廷大事由他们两位说出来自然是无人敢反对,后来的我大明历代皇帝无人有此威望,做起事情来自然是畏首畏尾了。”

“陛下,您错了。”

杨峰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似地,意味深长的看着朱由校说道:“我大明后代的历代帝王之所以没有成祖皇帝和太祖高皇帝这么高的威望,跟马上皇帝出什么关系不大,而是如今的朝廷时局已经失衡了。”

“失衡?”朱由校不解的问道:‘爱卿此话朕听不明白埃’

看到朱由校一脸雾水的样子,杨峰耐心的问道:“陛下,臣就问您一句。如今的武将地位比起太祖皇帝和成祖皇帝之时如何?”

“这……”

朱由校说不出话来了,朱元璋和朱棣在位的时候武将的地位那是相当高的,有爵位在身的人那全都是武将,文官充其量只能跟在身后打酱油,而且老朱同志还规定文官最高的品级只能是二品,一品大员只能有武将来担任。

再看看现在,一名七品的县令都可以指着二品总兵的鼻子大骂,说不给你发粮草就不发粮草,说卡你脖子就卡你脖子,说是武将的地位不如狗也不为过。

看到朱由校不做声的模样,杨峰语重心长的说:“陛下,历朝历代的经验告诉我们。单纯的重文或是重武都不行,如果将大明比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文官和武官就好比人的两条‘腿’,任何一边出了问题都会让人变成瘸子,如今的大明就已经变成了瘸子。”

朱由校依旧有些不解的问:“可是重文抑武乃是我大明历代的国策啊,朕念书时老师也曾说过,若不抑制武人,那么唐朝的藩镇之祸立刻就在眼前埃”

杨峰扫了他一眼,那浓浓的鄙夷之‘色’丝毫都不加以掩饰,看得朱由校有些不悦起来。

“杨爱卿,朕的话有何不对?”

“陛下,臣敢问您,我大明开国之时,太祖皇帝杀了那么多的大将,您可曾见到有谁敢造反?成祖皇帝靖难后那么多手握重兵的大将也被一一解除了兵权,又有哪个大将敢造反?只要陛下能将兵权牢牢掌握在手里,借那些大将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造反,这些不过是那些文人为了打压武将想出的借口而已。

臣再问一句,前宋之时文官的地位够高了吧?那时候当个兵还要在脸上刺字,武人也被人称为贼配军,文人们甚至喊出了东华‘门’外唱名方是好男儿的豪言,可后来又如何?前后两位皇帝包括数千嫔妃宫‘女’都被那些金人掳走做牛做马,那些贵为天骄的公主甚至被那些野蛮的金人‘奸’I‘淫’致死,那时候那些文人在干什么?

那时候武将打仗全凭文官指挥,文官们只是看着地图全凭喜好指手画脚,他们还给武将们划定了条条框框,不许干这个不许做那个,若是超出了这些条条框框即便是打赢了也得受罚,您以为这样的情况正常吗?外行指挥内行,不败才怪呢,这样的朝廷若是不亡才没有了天理?”

杨峰毫不客气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顿,说完后还不满足,继续说道:“自古以来文官治理地方,武将开疆扩土,这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可如今您看看,那些读书人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人拉屎放屁。臣就不明白了,这是谁给他们的权利?”

这一番话把朱由校说得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红,说白了文官之所以这么猖獗还不是因为历代的皇帝给惯出来的,皇帝总认为武将们手中握着兵权太过危险,需要时时刻刻的打压,至于文人就不一样了,即便是手握大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话不是说了嘛,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说的就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嘛。

看到朱由校的脸‘色’不好看,杨峰轻叹了口气也不说话了。说起来朱由校今年才二十一岁,比自己还小好几岁呢,这么小的年纪换做在后世充其量只是大二大三的年纪,可现在他却要挑起一个国家的重担,这实在是有些难为他了。

朱由校沉默了半晌后才低声道:“杨爱卿,不知你对如今的朝政有何教朕?”

杨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道:“陛下,您也不妨想想,若是太祖高皇帝或是成祖皇帝在世,碰到现在这种局面他们会怎么做?”

朱由校不假思索的说:“那还用说,他们当然是……”

“是什么?”

杨峰似笑非笑的看了朱由校一眼,“陛下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朕……朕……”朱由校结结巴巴的有些说不下去了。

“陛下,您说不出来那让为臣来替您说。”杨峰的话语中透‘露’着一股淡淡的煞气,“臣以为,若是太祖或是成祖在世,碰到这样的局面他们只会用一种法子来对付这些文人,那就是杀1

当杨峰说出那个“杀”字的时候,整个亭子周围仿佛弥漫着一副冰冷的杀气。

“杀十人百人千人乃是万人都可以,那些文人不是总说不怕死吗?那么咱们就杀到他们怕为止1

“可是……可是……”听到这里,朱由校只觉得手脚都有些发软,颤声道:“可是……可是若是如此嗜杀,后世的史书又会如何评价朕,朕可不想被后世之人骂为暴君。”

“暴君?”杨峰对朱由校的担心嗤之以鼻,“陛下,微臣就问您一句。您知道太祖皇帝在胡惟庸、李善长和蓝‘玉’一案中杀了多少人吗?臣可以明白的告诉您,成祖皇帝光是在这三个案子里杀的人就不下十万。成祖皇帝靖难之后甚至诛了方孝孺的十族,可那又如何?您看现在有谁敢说太祖皇帝和成祖皇帝是暴君吗?只要是为了大明的社稷安定,为了大明百姓能过上好日子,别说十万了,就是杀他个百万人又如何?”

“当啷……”

朱由校手中的茶杯再也拿不住掉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陛下,陛下1

就在这时,原本在外面伺候的太监听到声音赶紧跑了过来,却被朱由校给喝了回去。

“都给朕滚回去,若无朕的旨意敢过来的杀无赦1

“杨爱卿1朱由校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像是看怪物般看着杨峰,“你知不知道,若是你方才这番话传了出去,恐怕天下之大就没有你立足之地了。”

“哈哈哈……”

杨峰大笑了起来,他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陛下,看来您还是不明白啊,您莫非以为如今臣跟那些东林党人之间还有和解的可能吗?臣可以保证,只要微臣今天进了刑部,用不了今晚就会不明不白的死在大牢里,那些文人的嘴脸有多么的无耻莫非还用臣来教您吗?”

朱由校深深的看了眼杨峰,意味深长的问了句:“若是朕要将你撤职,爱卿会如何做?”

“那臣就会走人。”杨峰毫不客气的说:“微臣原本就是来自海外,原本带着一颗报效大明之心才入的仕,若是大明容不下微臣,那微臣走就是了。”

听了杨峰的话,朱由校不由得苦笑着摇头不已,这个杨峰说话实在是太坦诚了,坦诚到他无言以对。可是自己为什么这么欣赏他,还不是他够坦诚吗?

朱由校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原地冥思苦想,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刻钟过去后他的眼睛慢慢变得亮了起来,随后突然站了起来对杨峰大声道:“爱卿的话朕记住了,朕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如今事情千头万绪,朕不知道从何抓起埃”

杨峰看了朱由校好一会后突然笑了起来:“陛下勿忧,既然陛下有那个决心中兴大明,那么臣必然会全心全意辅佐陛下,让我大明的旗帜再次威震寰宇1

“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1朱由校和杨峰相视了一眼,俩人大笑起来。

经过这么一番谈心,俩人觉得彼此之间的默契好了许多。

就在这时,一名太监匆匆走了过来,在不远处禀报道:“启禀陛下,宫外有人送来了一样东西,说是杨大人派他们送来的,奴婢们瞅着这玩意从未见过,不敢擅自做主,特地来请示陛下。”

“诶哟,陛下,这是微臣让人拿的东西来了。”朱由校还没说话,杨峰在一旁‘插’嘴道,“这东西是微臣进献给皇后和宫中各位娘娘,用来给他们解闷的,您看到了一定会喜欢。”

“哦……还有此事?”朱由校刚和杨峰谈完,心情大好之下把手一摆:“让人把东西送到坤宁宫去,朕就和你一起去看看,爱卿到底给梓童送来了什么东西。”

当俩人来到坤宁宫后,发现在坤宁宫的大殿上摆放着一个长方形的东西,这东西看上去非金非银做工‘精’致异常,表面光滑异常就如同一面‘精’致的镜面,朱由校的七八名嫔妃们纷纷围在这东西的周围啧啧称奇,看到朱由校和杨峰进来后纷纷围了过来。

“陛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陛下,您快告诉臣妾,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到这个东西,就连朱由校也有些奇怪起来,他转头看向了杨峰好奇的问道,“杨爱卿,这东西是你送来的,就由你来为朕的爱妃们解‘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