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玄幻魔法>农园似锦>第七百三十二章 来世相约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七百三十二章 来世相约

小说:农园似锦| 作者:姽婳晴雨| 类别:玄幻魔法

一百二十一岁的老旭王,满头银,面容如六七十岁的模样,身材依然高大,却不像年轻时候那样挺拔。当年纵横沙场无敌手的他,此时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凤眸低垂,呼吸微弱。太医已经束手无策,孝子贤孙们满满地挤了一屋子,面容沉重,神情哀痛。

他身边的太师椅上,坐着一百一十四岁的余小草,头虽然白了,皮肤却依然白皙细腻,脸上浅浅的皱纹也似乎成了岁月的积淀,让她平添了几分成熟的妩媚。

旭王旭王妃高寿,双双步入百岁之龄,身体却依然健朗。在京中城西的街道上,经常能看到一高大一纤瘦的老人,手拉着在慢慢地散步,那背影好像一幅永远不褪色的画卷。

京中,旭王旭王妃活成了传奇。百姓的口中,文人的笔下,传诵着他们矢志不渝的爱情故事,传诵着他们伟大的功绩,传诵着他们神奇的一生。

旭王一生只有旭王妃一个女人。有人说旭王怕媳妇,别的女人看都不敢看一眼;有人却说旭王妃给旭王下了蛊,所以他才不敢对别的女人有兴趣;有人说旭王是真正把王妃疼进了骨子里,才对别的女人兴不起任何的兴趣……

不管别人怎么说,都影响不了这对夫妻。旭王六十岁的时候,终于卸下了肩上所有的单子,跟王妃徜徉山水间。大明从南疆到北地,无不留下他们成双成对的足迹。

旭王还兑现了年轻时候的誓言,六十五岁的时候,带着王妃踏上了下西洋的航船,到西方各国开开眼界。旭王妃甚至跟欧洲某个小国的女王,结拜成了姐妹。旭王还单挑了某土着食人部落,把他们打得跪地求饶,真是老当益壮。

旭王庆贺了他的一百二十岁大寿,旭王妃也一百一十多岁的高龄,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未被岁月而冲淡,仿佛一壶老酒,越来越醇香。

人们都会以为他们会活成彭祖,活成人瑞。可刚刚步入一百二十一岁高龄的旭王却突然倒下了。没有病痛、没有伤痕,只是身体的各种技能都老化了。一开始的时候,睡眠时间渐渐增长,有时候上一句还和你聊着天呢,下一秒就睡着了。现在,他一天的睡眠时间,过了十七八个小时,清醒的时候越来越短。

余小草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依然忍不住心痛。心痛那个伟岸的,仿佛能帮她撑起生命中一切之重的男人,也有英雄迟暮的一天。同时,心中也不由有些惶恐。她是亲身经历过前世今生的人,不知道下一世她还能不能幸运地遇到他……她希望,自己孟婆汤前她能留存着这一世的记忆,下一世,让她在茫茫人海中寻觅他的影子。

“醒了!曾祖母,曾祖父醒了1说话的是朱云轩已经三十多岁的小孙子。

余小草眨去眼睫上的雾气,微笑地凑到寻找她擅媲埃兆潘氖郑嵘匚实溃骸耙亲佣霾欢觯课胰ジ阒笸朊妫俊

朱俊阳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浑浊的凤眸此时变得清亮如初,一如她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缓缓地开口:“扶我坐起来……”

余小草在重孙子的帮助下,按照他的要求,在他身后垫了两个靠枕,让他半倚半靠地坐着。她已经问过小补天石了,男人就在这几日了,今日的突然清醒,应该是回光返照了。

她坐在床沿上,把头轻轻倚在他的肩头,轻笑一声道:“老头子,你这肩膀上的骨头,硌得我生疼,好了以后啊,要多吃一点,要不然我靠着你不舒服。”

“好,好,好!多吃一点,养得胖胖的,给你当靠枕1朱俊阳那一如大提琴般悦耳的声音,她听了一辈子都未曾听够。

“曾外祖母,外面有个说是你故人的小姑娘来拜访你。”这是朱云馨最小的孙女,长得不像她祖父家的人,五官上却跟年轻时候的小草有七八成相像,颇得她祖母的喜爱。

自称故人的小姑娘被请了过来,余小草盯着她看了很久,直到她出示了一个褪了色的兰花荷包,她才从久远的记忆中搜寻到小姑娘的影子。小龙女,那个她在海底邂逅的龙族女孩。没想到她破开结界,来到人世间来寻她。

小龙女久久地看着小草的容颜,叹了口气道:“凡人的寿命太短暂了,幸好我够努力,你活得也够长,要不然这辈子咱俩还真没相见的机会了呢。能够见到你,终于圆了我心中的一个梦。可惜,你不再是那个陪我说话,陪我玩耍的可爱少女了。”

“谢谢你能来看我,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小龙女,希望你能用心修炼,早日位列仙班。”余小草真诚地祝福着。

小龙女点点头道:“我会的。那么……后会无期1说完,话说一缕清风,消失在旭王府的院子里。

对于眼前的异状,旭王府的众位大小主子似乎没觉得很惊讶。在他们的心中母妃就不应该是个凡人。要不然,怎么会创造那么多神话呢?

就在余小草跟小龙女对话的时候,朱俊阳的眼睛始终未曾离开过她。小龙女离去之后,他对已经九十岁的朱云轩道:“我想和你们母妃单独相处一会儿。”

“父王……”朱云轩望着他一直追逐着步伐,当做偶像一样崇拜的父王,声音哽咽了。

朱俊阳看着三个儿女,缓缓地道:“你们都是好样的,没让父王和母妃失望。我对你们很放心……”

八十五岁高龄的朱云馨一听这话,登时哭得像个孩子:“父王,您要好好的活着。您要是没了,我就是个没爹的孩子了。要是你女婿欺负我,再没有人帮我撑腰了。呜呜呜呜1

她的儿子和孙子一听这话,满头黑线:明明都是你欺负父亲的,好不?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

“傻孩子,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你们先出去,我想和你母妃单独相处一会儿。我想把最后不多的时间,都留给她一人1朱俊阳看向小草的目光中,有浓得化不开的不舍和留恋。

朱云轩截住妹妹要说的话,带着儿孙们出了房间,把空间留给两位老人。

“你后悔嫁给我吗?我比你大七岁,如果你嫁给一个跟你差不多年纪的人,就能多陪你几年了。爷真恨自己为什么早生这几年。”朱俊阳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满心都是对小草的不舍和不放心。

“你呀,别瞎想!嫁给你,是我这一生做过的最正确的事。如果重来一世,我还会选择嫁给你。离开你,上哪再找能把我宠上天的人去?”余小草拿起象牙梳,慢慢地给他梳着头。

朱俊阳咧开嘴笑了:“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的,怎么开心怎么过,千万不要伤心。你知道我最看不得你伤心难过的,否则啊,我在下面都过不安生。”

“好,我不难过!你在下面先去探探路,我随后就到。”余小草像聊家常似的,聊着两人的生死,语气中没有任何的伤感之意,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似的。

“我不在了,你可不能去勾搭其他小老头!那些老头子没我帅不说,还孤拐得很,肯定没有人能像我一样,容忍你的小脾气。”朱俊阳的醋劲儿还是那么大。

“嗯,我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就像你也只属于我一样。”余小草承诺着。

朱俊阳满意了,还是有点不放心:“你要是感到孤单了,就把小果子家的那个小孙女接过来陪你说说话,儿子媳妇不孝顺了,就给我烧柱香告诉我,我半夜托梦骂他们……”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朱俊阳突然沉默了,就在余小草以为他又睡着的时候,他又开口了:“草儿,你能跟我说说你们那边是什么样子的吗?”

余小草知道他已经猜到了她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令她感动的是,他却从来没有主动问过她,并且还是时时处处帮她打掩护,怕别人现她的不同。

余小草就把前世的情况,简单地跟他说了些。朱俊阳静静地听完了,感叹了一声:“不用马拉就能跑的汽车,能在天上飞的飞机,能下水的潜水艇……真好!你说,如果你没有来到这里,在你的世界里会不会也有一个我?”

“或许吧!只不过,那个世界里的我,都三十岁了,还没有等到你。你说你姗姗来迟,是闹哪样?”余小草轻笑一声,捏了男人的脸颊一下。

“所以这一世,我早早地来到你身边,慢慢地守着你长大,一生守护在你身边。”朱俊阳预感到自己最后的那一刻就要来到了,突然握紧了她的手,声音中有些软弱,“你说,下辈子咱们还能遇到对方,相依相伴吗?”

余小草突然拿起他的手,狠狠地咬下去,留下带血的牙印,然后她笑中含泪地道:“会的!你看,我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生生世世,你都别想跑得掉。”

朱俊阳垂眸看着这牙印,缓缓地笑了……

余小草感到手中男人的手突然变得沉重起来,眼泪缓缓滑落。她给男人换上了他最喜爱的戎装,拿去他背后的靠枕,让他躺平。又用水给他擦了头脸手脚。最后,她爬到床的内侧,挨着男人平躺着,感受着生命一点一点流逝……

旭王府上哭声一片。这一天,他们同时失去一双亲人……

二零一八年,苏省徐市的病房内,一个惊喜的声音:“醒了!姐,你终于醒了!1

“哥,哥!姐姐醒了,你快看看,她的手动了,睫毛也在颤动……”

“快,快去叫医生!1

余小草缓缓地睁开眼睛,头顶和四面的雪白的墙面,明亮的白炽灯,身边各种医疗器械……这是……医院?现代化的医院?难道说,她又回来了,她没有死?

“姐,姐!你能看见我吗?我是小婵呀,你的妹妹小婵……哥,姐不会摔了头,失忆了吧?”林晓婵突然脑洞大开,问了一句。

林晓婵?她前世的妹妹?顺着声音望过去,果然是那种熟悉中带着些陌生的脸。果然,她又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她不过是个开着小卤菜店,挣扎求生的普通人而已。

刚刚还跟她的王爷谈论这个世界谁不会有他的问题,结果她就回来了。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他,那个疼爱她一生的男人?答案是未知的,即使有,茫茫人海中,也未必能和他相遇。

“姐,你已经昏迷了一百多天了,真怕你成了植物人,一辈子都醒不过来。姐,你要好好的,等着享弟弟妹妹的福呢,可千万不能有事啊1林晓婵眼睛湿润了,声音哽咽着。

“小军的婚礼,没有因为我而搞砸吧?”余小草……不,应该是林晓婉收敛心绪,淡淡地问了一句。

林晓婵破涕为笑,道:“姐,你没失忆埃那太好了!我还想着,要是你失忆了,我该怎么唤醒你的记忆呢。姐,别担心,你昏倒的时候,小军已经把客人送得差不多了……姐,你这次可把我们吓得不轻啊1

“以后……不会了。”林晓婉心中怅惘不已。那一世的百年,她不相信只是南柯一梦。可是,谁能解释她怎么会又回到这个现实的世界了?

已经回到异界的小补天石,带着莫名的笑意:再见,它的人类主人。希望你喜欢我送给你的这份礼物。

“姐,你好像变的有些不一样了。”林晓婵喂她喝了一杯水,犹豫着道,“好像举止间透露出一种不一样的风华。我也说不上来……”

“或许昏迷时间久了,大脑还有些混乱吧1林晓婉轻声道。

“说话的语气和语调,也不一样。有点咬文嚼字的感觉。姐,你不会是像书中写的那样,别人的灵魂在你身上重生了吧?”林晓婵喜欢看穿越重生小说,开玩笑地道。

林晓婉白了她一眼,道:“小说看多了吧?要不要我把你小时候尿床的事……”

“别,别!你是我姐,我亲姐,行了吧?”林晓婵忙举双手投降。

“姐,你觉得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林启军跟着几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进了病房,见姐姐跟小妹说话呢,忙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她这么一停顿,林启军和林晓婵不禁紧张了一下,“就是肚子有点饿,想吃烤鸭、红烧肉、卤猪蹄1

那一世,因着她跟男人年纪大了,肠胃也跟着变弱,很多油腻的东西都被限制不给吃,把这两个无肉不欢的夫妻给馋的,就差没跑厨房偷吃了。

林启军身边的医生笑了:“有进食的欲望是好事,说明身体机能在恢复中。不过,以你现在的情况,还是先进些清淡的流质的食物为好。”

“啊?还要吃清淡的?”被宠了百年的她,增长了一些骄纵的小脾气,这时候也带出来几分。

那群医生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医生,露在口罩上方的一对俊目,望向林晓婉的眼神颇为复杂,有几分不敢相信,又有几分希冀……

“这位是从京城第一人民医院请来的专家,在外国留过学,是国内脑科中的权威。让他替你检查一下吧。”对这个脑中淤血造成昏迷的普通案例,不知道这位专家为什么对她感兴趣。既然他主动要求来帮着检查,又何乐而不为呢?

林启军马上让开位置。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结果显示林晓婉脑中的淤血已经被吸收了一部分,对脑部神经的压迫减轻。或许这就是她能够醒来的原因吧。

在检查的时候,那位京都来的专家,似乎对病人的一言一行颇为关注,似乎在从她身上寻找谁的影子。不过,他做的比较隐秘,没被他人现而已。

“再住院观察几日,就可以出院了1京城人民医院的专家,对病人家属是这么说的。

林晓婉却小声地嘀咕着:“我觉得我现在就可以出院了。”

“姐,咱们得听医生的,人家可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脑子里的淤血还没完全消散,多住几天也是好的。姐,我知道你担心钱的事。放心,你住院的钱我包了1林晓婵嫁得不错,老公对她也好,住院的钱根本不算什么。再说了,不是还有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吗?

身材高大的脑科专家,看向林晓婉的目光中,带了些心疼。是她吗?为了弟弟妹妹操劳了十几年,三十岁没结婚,参加弟弟婚礼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楼梯。这些都对上了……是你吗?

他应徐市人民医院的邀请,过来给一疑难病症会诊。如果不是偶然间得知林晓婉的情况,他早就回京城去了。可惜,小草讲她前世的时候,大都是草草带过。如果他要是能知道自己能来到跟她一样的时代,他一定会把她前世的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

再观察一段时间吧,言谈举止相像的人,未必没有。万一他要是冒昧相认,被人当登徒子打一顿就得不偿失了。当然,这世界在拳脚上能胜过他的,还真找不到几个。

林晓婉又在医院吃了两天病号饭,就嚷着要出院了,还威胁弟妹说,如果不给她办出院手续,她就离家出走,不,是离医院出走!任性的小模样,是以前的她从来不会也不敢有的。

无奈之下,林启军只得给她办出院手续。林晓婉把病号服换下来,在医院的走廊上开心地转了两圈。

突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容颜,从她面前经过——俊美的容颜,狭长的凤眸,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

“朱俊阳!1那个名字禁不住脱口而出,在医院的走廊上回响。她的声音很激动也很响亮,就连走廊另外一头的人,都好奇地看过来。

然而,那个长得跟她的旭王有八分相似的人,却未曾回头。林晓婉又追上去,不死心地叫了一声:“朱俊阳,是你吗?”

那人停住了脚步,林晓婉心中一阵惊喜。可是,那人只是回过头来,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是在叫我吗?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叫朱俊阳1

不是他,不是他!!她的旭王看她的眼神不会那么冷淡,她的旭王跟她说话时的声音从来不会那么冷漠。那人只不过是跟他长得相像而已。林晓婉的心一阵剧痛,痛得快要无法呼吸了。她的旭王,难道只是梦一场吗?

“笨蛋!你难道只认那一张脸吗?”大提琴般优雅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她熟悉的宠溺和心疼。

林晓婉猛地一转身,身后的走廊上,那挺拔高大的身影,那充满爱意的双眸,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了。

“朱俊阳?”林晓婉声音中充满了迟疑。眼前这位男子不是那位双眸脑科权威吗?厉害了她的王爷,居然混到医学界去了!

再看眼前这位,身材伟岸健美,五官轮廓深刻分明,幽暗深邃的黑眸中充满了浓浓的情意,嘴角含笑的时候带着几分邪魅狂狷之感。即使是随意地站着,也有一种令人震慑的贵族之气。她的王爷,依然是这么俊美帅气!

“小傻瓜,愣着做什么?还不到爷怀里来?”朱俊阳张开了双手,唇角那抹邪魅的笑,让人移不开视线。

林晓婉眨去眼中的泪水,小傲娇地扭开头去,哼了哼道:“不去,就不去!你说了,如果会保留上一世的记忆,会第一眼认出我的。是不是我变丑了,你就不愿意认我了……”

没等她说完,朱俊阳就迈着大长腿,三两步来到她身边,猿臂一伸,将她紧紧地嵌进怀里。林晓婉的身高不足一米六,在一米八六的他面前,形成了最萌身高差。林晓婉回抱他的脖子时,都要点着脚尖。

“放开我姐姐!臭流氓!1暴脾气的林晓婵冲过来,用皮包使劲地砸过来,却被林启军拽住了。

“你们谁能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情况吗?”林启军眼没瞎,他看到一向保守害羞的姐姐,竟然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如果不是在医院走廊的话,估计两人都吻一块儿去了。

林晓婉搂着脖子挂在自家男人的脖子上,回头对弟弟妹妹心虚地一笑,小声道:“如果说……我们俩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定终身,你们信不信?”

切!信你才怪!林启军和林晓婵同时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

  • (快捷键:←)
  • 农园似锦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