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六十年代白富美>第736章 完结+番外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736章 完结+番外

小说:六十年代白富美| 作者:凤轻轻| 类别:女生小说

说到底还是老了,没有年轻人的动力和兴趣了。

现在夏晓唯一的运动爱好,就是散步和爬山了。、

看着高稼兴练了拳,夏晓洗漱完,和高稼兴一起吃了早饭,准备去公园转转。

高稼兴却推出一辆自行车。

“你想干嘛?”夏晓看着自行车瞪眼,这可是好久没骑了。

“走,我载你出门。”高稼兴道。

夏晓摇头,“你可别,你能载的动嘛。”

高稼兴不乐意了,“怎么就载不动,你是嫌我老了,上来,我们载你转转。”

家里的阿姨看着两老这样,当即出声道:“这自行车久没用了,没上油,不好骑。”

高稼兴骑了一下,在家里的院子里转了转,觉得还不错。

夏晓无奈,“老家伙,越活越回去了,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说是这么说,夏晓还是坐上了自行车的后座上。

久没有坐自行车了,虽然有个垫子,可这感觉也微妙的很。

“抓稳了,我出发了。”高稼兴今日是来了兴致了,要骑自行车出门了。

夏晓抱着高稼兴的腰,叮嘱道:“慢点啊,你看路埃”一把年纪了,要是摔下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晓晓,你越来越啰嗦了,没把握我能摔着你吗。”高稼兴觉得自己被夏晓小瞧了。

“好好,那你慢点骑。”见高稼兴骑的稳,夏晓也慢慢的放松,开始欣赏着路边的风景,明明天天都见到的,但这会坐在自行车上,由着高稼兴载着,却有着别样的感觉。

很不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高稼兴和夏晓的年岁也一年年见长,两老的感情就像酒一样,年份越长越深厚也越香醇。

石头结婚后,蓓蓓也定亲,第二年,便是蓓蓓和司鹤轩的婚礼。

随后的十年里,欢欢乐乐,健健康康他们也陆陆续续的成家了,只有小树的终身大事还没有着落。

让人意外的是,小树和景承媛这一对。

在夏晓以为这个孙子要打光棍的时候,小树却带景承媛回家了。

景承媛是零六年出生的,比小树小五岁,自从研究生毕业后,经常被文纾菲带出去交际,就盼着女儿找个好对象。

文纾菲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不仅是门当户对,女婿也要瞧的上眼才行,又不希望女儿嫁的太远。

这样一来,适合景承媛的就少之又少了。

而相亲,自然也要双方看的上,所以这一来二去,景承媛天天被逼着相亲,最后受不了,包袱一卷打包出国逃难去了。

得知女儿要周游世界,文纾菲都气病了。

景耀觉得文纾菲是吃饱撑着没事干,他的女儿要家世有家世,有才学有才学,长的又出挑,哪用的着担心对象的事情。

就文纾菲天天逼着相亲,把女儿都逼的逃家了。

而景承媛这一离家周游世界,那可不是说说而已,也决心趁着年轻好好走走,看看世界,品尝美食。

所以夏晓没能好好继续的事情,景承媛做到了。

景承媛成了一位旅游美食博主,渐渐也有了名气。

而且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景承媛就这样在国外和小树相遇了。

两人自然也是认识的,但也只是认识,景承媛到了小树所在的国家,与小树相遇之后,两人反而处出了感情来。

高家的家世自然不用说,但小树是外交官,嫁给了小树,就肯定不会在国内。

文纾菲气的瞪眼,她明明不想女儿嫁远的,可也不得不承认高家的孙子确实很优秀。

这些年来,高家地位已经不同往日了,走势越来越好,也越爬越高。

石头这些年不断的上升,若不是有个老子压在上头,没准就冲上去了。

元首对石头是越来越重视,对高家也越来越看重。

外交部这里,飞跃和小树父子也非常的出众,得到了不少赞誉。

商界,运动界,娱乐圈,律法界,医学界高家人都有涉及。

除了政界。

但高家的姻亲,有政界的人。

商界,飞腾和健健父子俩成了风云人物。

运动界,飞逸和一双女儿,还有加入游泳队的儿子高之胤,备受瞩目,夺冠热门,家喻户晓。

欢欢乐乐在退役后就一心在歌唱界了,黎曼姿虽然淡出可影响力却还是有的。

康康则成为一名的律师,跟妈妈和外祖父一个职业,自小深受律法熏陶,渐渐也在律法界斩露头角。

医学这一块,则是厉敏和高稼植的儿子郑伟怀他们的。

蔚琳和女儿方熙晴都是主持界的佼佼者。

家人个个成才,后辈子孙人中龙凤,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欣慰的了。

而石头一直都是最让家人骄傲的,进入了军部之后,也一直表现优秀,成了兵中之王。

这些年来,石头没少跟暗势力作斗争,跟恐怖份子,反派分子还有一些恶势力相抗。

大大小小的功绩数不胜数,比高稼兴这个爷爷和高飞扬这个老爸都还青出于蓝胜于蓝,非常的出色。

一些势力对石头非常的忌惮,有的更是闻风丧胆,可见石头的能耐。

在石头四十岁那一年,成功催毁了恐怖分子的基地,致使查尔斯的帝业梦破碎了。

当然也遭到查尔斯的报复,再次命悬一线。

虽然石头大大小小的伤受过不少,但只有两次命悬一线,而且这一次没有泉水救命了。

2041年,这个时候高稼兴九十七岁了,夏晓九十四。

不过按着户口年龄算,夏晓和高稼兴是同一年的。

九十多岁的他们面临着孙子命悬一线,可想而知,尽管家人一直瞒着他们,可时间一长了,也发现不对劲了。

高稼兴和夏晓都差点受不住,幸好最后石头福大命大,还是挺过来了。

而这一年,石头荣升为上将军衔,只是身体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任性,无所畏惧了。且也因为家人的担心,次年,石头从军部转政,开始了他从政的职业生涯。

对于石头转政,高家人没有说什么,这是石头的决定,他们尊重石头。

这么多年来,石头一直接触着危险的任务,家人也跟着担心。

特别是小杉月,有了孩子之后,她更注重家庭和孩子,从宁慧那里接手了慈善这一块。

从政后,虽然也同样的忙,但忙的不一样了。

而且陪着家人的时间也多了,石头对于现在的生活还是满意的。

几次从鬼门关里闯回来,石头就更加的珍惜生命,珍惜家人了。

夏晓和高稼兴年纪大了,也不用操心太多了,他们这一辈熟悉亲朋好友早都不在了,也只有夏晓和高稼兴活的这般长寿,非常的知足了。

子孙们个个都能耐着,曾孙们也聪明可爱,伶俐非常,他们只管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子女们退休后,也都休闲下来了,经常推着高稼兴和夏晓到处走,这里转转,那里看看,也有更多的时间陪着高稼兴和夏晓。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现在高家除了高稼兴和夏晓这两个老祖宗,还有一批老顽童,年纪大了,大家反而回父母的身边陪伴着,热热闹闹的很。

在高稼兴和夏晓一百多岁的时候,儿女们都七老八十了,只不过这个时候,高稼兴和夏晓不能继续陪着儿女子孙们了。

半夜,高稼兴突然睁开了眼,醒了过来,他轻轻推了推夏晓,“晓晓,晓晓。”

“高二哥,怎么不睡。”夏晓醒来道,他们依然还是睡一张床,从不分离。

高稼兴突然握紧了夏晓的手,脸贴着脸,声音沙哑道:“晓晓,下辈子我还要娶你,我可能要离开了。”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态,仿佛要一睡不醒了,所以高稼兴惊醒过来,想跟夏晓打声招呼。

我的妻,我的爱,再见,来生再聚。

“高二哥,我们一起。”夏晓硬咽出声,脸上却是微笑的,“你要握紧我的手,别把我丢了。”

“好,握紧不放手,不会丢,一起。”高稼兴再次闭上了双眼。

夏晓看着高稼兴闭上了双眼,一直看着看着,直到眼睛泛酸了,才面带微笑,沉沉入睡。

要走一起走,生一起,死也一起。

而这个时候,在夏晓闭眼后,高稼兴又睁开了眼,深深的凝视着夏晓,手不自觉用力再次握紧,然后紧靠着夏晓脸贴着贴,感觉着彼此轻微的呼吸,缓缓闭下了双眼,再次沉沉入睡。

这一次下去,两人就再也没有醒来。

2052年,高稼兴和夏晓一同离开人世,享年一百零八岁。

他们是在睡梦中含笑离世的,双手交握在一起,面容非常的安祥幸福,没病没痛,也没有留下只字片言给儿女孙辈们。

到了这个岁数,他们能表达的就更少了,但活了一辈子,一百多岁,他们就是不用语言表达也能心灵相犀,对彼此再熟悉不过了。

生同衾,死同穴。

白头偕老,相约来生。

番外

首都医院高级产室里,大门紧闭,外面根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此时产房外守了不少人,大家都焦心的等待着,有人受不住的走来走去,心神不宁。

“聿辰,宁远,你别走来走去的,晃的人头晕。”年近六十的席杉月保养的很好,身上虽然没有过多的装饰,可通身的华贵气质却也掩不住的。

高聿辰是席杉月和石头的小儿子,他们还有一个长女跟团考古去了,经常不着家。

此时产房里,正是席杉月儿媳在生孩子,儿媳是副总理棠筠的女儿棠糖。

只是这会四家人在产房外守侯,除了高家,还有棠家,便是宁家和老元首家。

老元首的孙女华芳玉嫁给了宁慧的侄孙宁远,华芳玉和棠糖是好闺蜜,两人怀孕的月份差不多,一同去逛街,遭遇电梯故障受到了惊吓,两个孩子迫不及待的要出世了。

这会石头不在,席杉月接到电话后,便立马过来守着了,也让家里的阿姨把产妇婴儿一应用物都赶紧拿到医院来。

四家人都有人在产房外守着,平时四家人关系都很好,可这个时候因为对产房里两位产妇的担心,所以大家这个时候没有时间聊天,有的只是互相安慰和内心祝祷母子平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大家数着分分秒少,只觉得时间太慢了,度秒如年。

特别是听不到产房里任何的声音,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了,焦虑的很。

终于,两个半小时一到,只听到产房大门传来叮的一声,大门缓缓开来,里面传来了两声哇哇大哭。

“生了生了。”守在产房外的人都激动起来。

“恭喜元首夫人,恭喜棠总理,恭喜……,恭喜……”院长说了一磊串,棠总理首先就受不住了,“小妹,别废话埃”

大家也是熟悉的很了,这会院长咧嘴欣喜的笑道:“棠糖生了一子,母子平安。”

说到这里,院长又看向了宁家和老元道家这边,“芳玉生了一女,母女平安,恭喜恭喜。”

高聿辰和宁远这两个爸爸傻傻笑着,然后相互拥抱,再给彼此一拳,内心激动不已。

大家都开心了,男的也好,女的也好,这个年代早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了,更不说里面凑成个好字,母子母女平安,已经是大吉大利的事了。

大家激动着,目光看着产房的方向,妈妈和孩子被收拾好,这会两个推床缓缓被推出来,两个孩子依然哇哇大哭,声音宏亮动听的很。

“芳玉,棠糖”大家都围了上来。

不过这会芳玉和棠糖已经睡着了。

席杉月忙对儿子道:“看好你媳妇和孩子,我给你爸打个电话。”

石头正开会,席杉月打着手机没接到,只好打到秘书那里,秘书那里也没接通,又打到助理那里。

“夫人,元首在开会。”

“这个时候还没开完埃”席杉月也知道石头在开会,看了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便出声道:“元首开完会,你说一声。”

挂了电话,席杉月便去看孙子了。

而石头这边一开完会,不用看手机,秘书和助理都来说着夫人来电的事情。

石头拨了电话回去,席杉月这里一接通,得知喜迅,也是非常的高兴,“我一会就过来。”

此时六十一岁的石头年富力强,精力依然旺盛,他是在去年底选上了元首,也成为了国家新元首。

从军让石头历练了一身铜皮铁骨,还有坚毅的意志,那么从政让石头身上的使命感更强了。

做为军人,他肩负保家卫国的使命,也带好自己的队伍,做好工作任务。

但从政,需要创新社会治理,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维护国家安全,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

要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健全公共安全体系,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

在其位,谋其政。

任其职,尽其责。

石头现在是新元首,身上的责任更重了,大会小会不断,除了开会还是开会,出国走访,人物交际,这些都并不轻松。

等石头到了医院,产妇醒了又睡了。

而两个小推床并在一起,里面两个粉嫩的婴儿刚喂完奶,这会也在放睡了,他们闭着眼睛,可小手却握在一起。

大家注意这一点的时候,只是发笑,觉得很有爱。

只有石头看到这一幕,目光微深,眼里涌动着莫名的情绪。

“很可爱吧。”席杉月欢喜问道。

石头点了点头,大家这会都凑了上前,还讨论着孩子取什么名好。

这会两个妈妈也已经醒来了,爸爸们也陪在身边。

高聿辰道:“还是爸来取吧。”他和棠糖想了好多,但都没法决定,最终还是把取名的机会交给他爸。

高聿辰的话一落,宁家和老元首家这边也希望石头给孙女取名,石头倒没有推迟,而且张口就来。

“高兴,宁夏。”

大家纷纷说好,高聿辰嘟嚷了句,“怎么感觉像太公太婆的名埃”

席杉月当即笑道:“高兴,宁夏这名挺好的。”

宁家和老元首家这边也纷纷表示,“老将军和老院士那可是大福气,能沾沾也好埃”

提起高稼兴和夏晓,他们这些后辈哪个都很敬佩的,即便他们逝世多年了,至今还有人念念不忘,时不时提起。

石头甚至为高稼兴和夏晓写了人物传记,说到高稼兴和夏晓这一生,没人比石头更了解了,而且父母叔叔姑姑这些,可都是石头看着长大的。

这个时候两个娃娃睁开了眼,却如黑曜石般好看,也带着迷蒙的感觉。

大家在这个时候都欣喜了,两个婴儿睁眼了,大家围上去,叽叽喳喳的,却并没有吓着两个小婴儿。

他们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在微笑,在长辈们的目光中,又闭上了双眼,只是那交握着的手依然还在握着,并没有松开的迹象。

大人们连连称奇,连娃娃亲都忍不住拿出来说了。

席杉月笑道:“之前他们一直哭,这并在一起,手碰到一块,就不哭了呢。”

“是么,很好。”石头眼睛越来越亮,越来越欢喜,仿佛看出了什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