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武侠修真>盗天仙途>第六百八十二章 户川久兴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六百八十二章 户川久兴

小说:盗天仙途| 作者:荆柯守| 类别:武侠修真

坂东财团的人来的非常快,半小时就迎来了嫒子派出的车队。

七八辆下来的是专业的人,一下车就检查着战场,并且收集着原始资料,而一辆加长的车驶了过来,这自然很昂贵。

车门开了,一个女职员在驾驶座上跳下来,小步但动作飞快,鞠躬问候:“山田大人,早川小姐,我是石田朝子,请上车1

“车内能躺着,还有药品。”

日本女职员的规矩是,上班必须化妆,不化妆,被认为不是一个模范社会人,会被公司里女性排挤,故石田朝子穿着制服,身材容颜礼节无可挑剔。

早川直美目光在石田朝子身上扫了一眼,她有些昏沉,刚才作用迷雾,她感觉很累,脑袋要炸开一样,还有声音在耳侧不断说话——要不是靠近了裴子云,这声音就几乎听不见,她有点撑不下去了。

她脸色苍白,在登上车时脚步虚浮,裴子云忙伸手相扶,石田朝子也很有眼力的连忙帮忙,进了车,车座可放下,等于是半躺的床。

裴子云才把早川直美安置着躺下,石田朝子已奉上了热毛巾,裴子云微点首一笑表示赞许,顿时石田朝子欠身感谢。

裴子云给直美擦了擦,又给自己擦了擦,石田朝子柔声:“山田大人,早川小姐,冰箱还有着药品和饮料。”..

“保温盒有着尚有温度的材理。”

“你们有心了。”虽刚才喝了点水,吃了点军粮,但裴子云还是喂了早川直美寿司,早川直美勉强起身:“部长,太麻烦您了。”

“不,你帮了我大忙,躺下吧1

早川直美疲惫之极,勉强吃了几口,就睡着了,到这时裴子云才暗松了口气,这时车已经在路上了。

这部车是防弹轿车,身侧是陶瓷板和合金板组成防弹车壁,轮胎特制,遇到子弹甚至地面爆炸也能继续平稳快速行驶。

此时裴子云目光一扫,就清楚:“可抵御步枪射击,手枪更可丝毫无损,坂东家有心了。”

小屏幕上还显示电子地图,显着车在快速移动,以及目的,裴子云这时松了口气,打开小冰箱,取出一瓶酒,倒了一杯,一饮而尽,才有心思看着外面。

这时雨后初停,罕见挂起一道彩虹,公路两侧的悬铃木一片葱茏翠绿,也不由靠在了座位上迷迷糊糊打了个盹。

醒来时,已到东京,东京是日本首都,也是世界上最大城市之一,护城河矗立着一幢标志性建筑,飞檐重阁,白墙黑瓦。

“山田大人,东京到了。”石田朝子恭敬说着,她是坂东家一个职员,每天和蜜蜂一样早出晚归,勤劳工作,为自己家族谋得发展,一直替社长开车,负责接待客人等事宜,平日接待的都是部长、社长级别。

这时用回光镜隐蔽看了一眼裴子云,阳光照在少年身上,这样的人,不过十五岁,能让社长办公室亲自打电话让自己来接?

实在摸不透底细,莫非是会长大人的男朋友?

可带着这个少女,又是什么意思?

车开入了东京,熟悉又陌生,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化,裴子云迷迷糊糊看着人流在城市里熙来攘往,9英寸液晶屏幕是日本总田电视台当红新闻播报员岗田川子,她以甜美的声音播报。

“据可靠消息,海纪村附近发生恐怖袭击,发动恐怖者是会川党,被认为与近期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有关,当地地方政府出动武装力量予以剿灭,现事态已平息,正在安抚当地居民……”

动作真快,这明显是给自己擦屁股,裴子云想着,记得日本五大电视台并不属于坂东财团,怎么就迅速介入?

沉思良久,车子停在一处,石田朝子恭敬用日文说:“到了。”

说着,急步下车,小步绕到车门前,伸手开门。

裴子云出来,目光稍侧,就看见一个矮胖结实的中年人站在门口迎接,背后还有一群人恭候。

裴子云还罢了,石田朝子心中一紧,这少年来历非凡,迎接的是户川久兴,这可是一万八千石的户川久兴,当过幕府的老中。

幕府征夷大将军之下,直属官员最高是大老,但很少设置,正规场合,老中就是幕府的最高官职,定员四至五名,原则上一万二千石到六万五千石领地的谱代大名之中选任,因此担任老中,就很明显显示出了户川家与幕府的关系密切与信任。

虽民主社会后,大名力量消退,但死而不僵,现在还掌握许多田产,并且是隐形的大富豪,户川家就是典型,据说现在还是幕府的谱代,许多时代表幕府出面。

日本等级森严,能让这样大人物站在门口迎接,很明显是非常重视,当下石田朝子渗出了点汗。

裴子云笑着:“请问您是?”

户川久兴微笑取出名片,双手递给裴子云,裴子云忙低首双手接过,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只有一行字:幕府若年寄户川久兴。

这也是幕府的职务名称,仅次于老中的重要职务,管理旗本、御家人,定员3—5人,交替上岗,相当于副总理级别。

裴子云低头致意:“久闻大名了,初次见面,以后请多指教,不过我现在没有名片,还请见谅。”

户川久兴轻点了点头笑:“知道知道,您才从倒幕军中杀出,怎可能带名片——还请入内。”

裴子云也说着:“久兴大人请。”

又低声吩咐:“直美你就多多看顾。”

“嗨1石田朝子应着,看着一行人入内,这黑汀馆很有名,环境雅致,迎入了一个厅室,茶师抹茶,户川久兴见随从都退下了,举杯沾了沾唇,正容说着:“山田君,您能说说发生了什么事,也好应对性处理。”

裴子云微笑:“这是理所当然。”

他细致又非常扼要的把事情一一说了。

“原来是这样,这些军官真的是太过分了。”户川久兴听了,似乎没有迟疑,就直接说着:“你放心,山田君是去打击倒幕军归来的功臣,怎么能反过来以重炮袭击,这完全是自卫。”

话是这样说,可国家是不讲究这个,现在这样说,简直是莫大的网开一面,裴子云有点奇怪,还是低头施礼,表示承了这个人情:“非常感谢,请代我向公方大人表示感激。”

“嗨,向将军转告,这是我的本分——山田君,您能再把对面的空间,给我仔细说说吗?”

“原来,幕府重视的是这个。”裴子云想想也对,一双眼眯了起来,沉思着组织了一下,而户川久兴也不以为意,微笑招呼上怀石材理。

一群人无声的上菜,要说怀石料理原是日本茶道中主人请客人品尝的饭菜,形式“一汁三菜”,现在就是高级材理的代名词,极端讲求精致,无论餐具还是食物摆放都要求很高,但食物的份量很少,被一些人视为艺术品,耗费不菲。

裴子云觉得这完全是扯谈。

等人退了下去,只剩一个记录员,裴子云就说着:“我初进海纪村时,就看不到人,但是当时应该还有人。”

“这就是一种空间重叠现象。”

“等到了里面,我可以明确,这的确不同我们现在世界。”

“山田君,您能细说理由吗?”户川久兴端正听着,认真请求。

“理由,首先当然是里面是山,地形根本和附近靠不上,但更本质的理由是——感觉1

“感觉?”户川久兴没有破口大骂,而是倾了下身。

“是,武士的感觉,或灵觉。”裴子云说着。

记录员笔一顿,而户川久兴却笑着:“明白了,非常感谢,请继续说下去。”

裴子云顿了顿,继续把情况一一说了,等说完了,户川久兴却伏身一礼:“山田君,非常感谢,您的情报,填补了我们重大空白。”

“倒幕军的来源,一直是我们追查的核心,但没有人能去了还活下来,您这次,就为幕府立了大功。”

“而对方袭击,很大可能就是为了阻击你回来——所以您不用担心这次袭击事件,幕府会把事办的妥当。”

“您不但无罪,还会受到奖赏。”

“还有,我知道你对袭击者有许多疑问,这是给您的情报。”户川久兴笑了笑说着:“你看了,就清楚了。”

裴子云翻看着,面容沉了下去:“情况这样坏了?”

“是,日本现在是地方选举自治,也就是说,理论上可以通过地方民众选举,控制地方,以及影响军队。”

“现在不少地方,落入了可疑人之手,甚至连部分部队也在涉及其中,所以才有袭击这事。”

“不过山田君放心,幕府,还是最强大,掌握着全国70%军队,要不是找不到敌人,早就可以连根拔起,而您的情报,就补上了很大一环。”

“不仅仅这样,幕府还有这道命令。”

说着,拿出一个文件,这文件看起来非常不正式,还是毛笔字写,裴子云拿过来一看,顿时一惊。

上面的字非常简单:增尽川神社知行至200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