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神级农场>第八百九十四章 少女秘密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八百九十四章 少女秘密

小说:神级农场| 作者:钢枪里的温柔| 类别:

夏若飞连忙带上蓝牙耳机,接听了手机:“马先生1

“夏生,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马志明说道,“主要是时间有点晚,联络朋友不太方便。”

夏若飞微笑说道:“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这么晚了还打扰你和你朋友。”

“夏生可千万别见外1马志明连忙说道,“夏生,我联络了几个好朋友,其中一个刚好在滇省的瑞州市参加翡翠公盘,瑞州靠近中缅边境,在那边购买翡翠玉料会很方便,我那个朋友在瑞州还是比较混得开的,他会帮你搞定翡翠原料的事情。”

“那真是太感谢了1夏若飞说道,“马先生,这次真是谢谢你了1

说实话,马志明能在大半夜一个电话就被叫起来,然后立刻不遗余力去找朋友帮忙,夏若飞的确是非常感动的。

“不客气不客气……”马志明笑呵呵地说道,“我那个朋友的联系方式稍后发给你。刚好这几天在瑞州有一个规模挺大的翡翠公盘,夏生如果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玩玩1

“好的,好的。”夏若飞说道,“那我明天直接飞春城1

马志明连忙说道:“夏生,距离瑞州市最近的机场不在春城,在宏州,我刚才顺便帮你查了一下航班,明天上午十点多有一班从潭州直飞宏州的航班,我已经帮你订了一张机票,你明天直接去机场就好了1

“这……”夏若飞感悴恢栏盟凳裁春谩

这服务也太周到了吧!

马志明又解释了一句:“我们家的飞机老爷子刚好在用,不然我今晚就直接调到潭州去为你服务了1

“不不不,马先生,这已经很让我不好意思了,其实我可以自己订机票的……”夏若飞说道。

马志明笑呵呵地说道:“夏生就不必跟我客气了!对了,你还有没有什么朋友要一起去的?我这边帮你一块订票。”

“没有了,没有了,就我一个人1夏若飞连忙说道。

“那行,我稍后把我朋友的联系方式发给你1马志明说道。

“好嘞!马先生,那你也早点儿休息1夏若飞说道。

挂了电话,夏若飞摘下蓝牙耳机丢在仪表盘前,心里也一阵感慨,马家对他真是没话说,不管人家是出于报恩或者其他原因,夏若飞是承他这个情的。

夏若飞驱车来到潭州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他干脆也不去找酒店了,直接把车开到租车行附近找了个车位停下来,然后从灵图空间里取出一床被子,钻进后排座裹着被子凑合着睡会儿。

主要是宋薇已经被他安置在灵图空间里面了,就他一个人实在没必要那么麻烦。

说起来这样的条件已经非常不错了,夏若飞当兵的时候,经常在荒郊野外就裹着一件雨衣,照样睡得很香。

早上八点多钟,夏若飞醒了过来。

他从空间里取出牙膏牙刷毛巾,又打了一盆灵潭水,下车在路边简单洗漱了一下。

然后夏若飞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放在车里的东西全都收进了灵图空间内。

夏若飞看了看时间,租车行应该上班了,于是就驾车过去,用最快的速度把车还了。

办完手续出来,夏若飞直接在租车行门口打了个车,直奔潭州机常

马志明为他定的那个航班是十点三十五起飞,他赶到机场的时候刚刚九点半,时间很充裕。

夏若飞直接到值机柜台去换登机牌,不出所料,马志明为他定的是头等舱,很快就有专门的服务员领着夏若飞从贵宾通道过了安检,并且把他带到了贵宾候机室。

距离登机还有一点时间,夏若飞习惯性的掏出手机来想新闻。

就在他点亮手机屏幕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从宋薇进入地宫到现在,已经一天多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很可能她的家人、朋友会联系她,如果一直没有回复,难免就会让他们担心。

如果宋启明发现自己的宝贝女儿失联了,肯定会马上发动人脉进行寻找的。

一想到这,夏若飞有些坐不住了。

他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就作出了决定,将神念探入了灵图空间中……

山海境,山洞石室。

一部手机从宋薇的口袋里慢慢地出现,然后悬浮在了宋薇身侧,接着空间无形之力触碰了一下电源键,手机屏幕顿时被点亮了。

夏若飞心里说道:还好宋薇的手机续航能力还不错。

当然,更让夏若飞欣喜的是,宋薇的这部手机是有指纹解锁功能的,如果是纯密码解锁,那他也只能干瞪眼了。

夏若飞心里默默地说道:宋薇同学,事急从权,你可千万别怪我擅自拿你手机啊!

他一边想,一边操控着空间无形之力。

山洞石室内,宋薇的左手慢慢地抬了起来,然后手机凑向了她的一根手指……

连续试了好几次,在试到右手食指的时候,手机顺利解锁。

夏若飞把手伸进裤兜里,然后将手机从灵图空间内取出抓在手上,再从裤兜里把手拿出来。

他先看了一眼电量,发现只剩下百分之十几了,还好宋薇用的也是苹果手机,和他的手机充电器是通用的,这样夏若飞也就免了到宋薇的行李中去翻找充电器的麻烦。

夏若飞直接把手伸进他带着装样子的一个小背包,然后从灵图空间中取出自己的充电器。

贵宾候机厅的每个座位旁边都有充电的插座,夏若飞把充电器插好,一边给宋薇的手机充电,一边查看了起来。

果然,宋薇的微信里有十几条新消息。

夏若飞打开了飞快浏览了一下,有的应该是朋友、同学之类的发来的,他就没有去点开——这类消息晚几天回复,甚至是不回复问题都不大。

另外还有三条消息,是一个备注名为“母后”的人发来的。

夏若飞不禁眉毛一扬,点开了这个聊天窗口。

“薇薇,在外面旅游要注意安全啊!还有,这两天冷空气南下,可别着凉了1

“这丫头,在外面玩起来,连妈妈的“薇薇,你怎么不回话?”

三条消息的时间各不相同,第一条是前天晚上十点多钟发的,第二条是昨天上午九点多钟发的,最后一条则是昨晚八点多钟。

从文字来判断,宋薇的母亲发最后一条微信的时候,已经是有些担心了。

夏若飞心思还是比较缜密的,他翻看了一下前面的聊天记录,发现宋薇在微信里都是调皮地称呼她母亲为“母后大人”。

还好刚才没有贸然回复,否则弄巧成拙,更要引起宋薇母亲的怀疑了……夏若飞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他模仿宋薇的语气回复了一条微信,大致的意思是自己在湘南省,跟大学同学徐媛媛在一起,昨天去山里旅游,手机没信号了。

宋薇母亲秒回了一条信息,语气有些抱怨,说宋薇在外面玩得太疯了,让她早点回家。

夏若飞无奈之下又回了一条,说和同学一起到滇省去旅游,这会儿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空姐要求关闭手机。

夏若飞的信息半真半假,即便是通过手机定位,也不会有什么破绽。

回完这条之后,夏若飞就准备把宋薇的手机关掉。

他叹了一口气,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尽快帮助宋薇恢复灵魂伤势,否则再过几天宋薇家人肯定会怀疑的。

就在夏若飞要关闭手机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了手机桌面上一个记事本的图标。

夏若飞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记事本已经打开了。

夏若飞连忙伸手想要把它关闭掉——毕竟这很可能是宋薇记录的私人信息,自己擅自打开是很不合适的。

然而,他眼角的余光还是扫到了上面记录的内容,已经伸到home键上的手指不禁顿了一下,并没有按下去。

这里面好像是宋薇的日记,这一篇正是三天前写的,应该是最近的一篇。

“明天就要跟那个家伙一起去岳州了,他居然先从徐媛媛老公那里打探到了古墓的地点,还真是有点小聪明呢!不过……他那么聪明,怎么就看不出我对他的心意呢?是不是男人一到这种问题上就会变得迟钝?唉……不管怎么说,能跟他一起经历一场冒险,现在心里还真是有点期待呢……”

夏若飞不禁瞠目结舌,他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这一小段话里藏着的少女秘密是什么了。

他愣了几秒钟,然后手忙脚乱地把这个记事本关闭,迅速清理了后台,甚至连充电都顾不上了,就像一个不小心闯祸的孩子一样,把手机又送进了灵图空间里。

接着,夏若飞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团乱麻。

最难消受美人恩,不管是鹿悠还是宋薇,甚至是鹿悠那个可爱的闺蜜江悦,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但是对夏若飞而言这却代表了一笔笔的情债。

尤其是宋薇,如果像以前一样,两人之间没有太多交集的话,也许夏若飞还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宋薇为了他的事情,跟他一起在地宫里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最后还因为自己照顾不周,两人走散之后导致宋薇灵魂受损。

本来夏若飞心中就已经充满愧疚了,现在不小心窥探到宋薇的秘密之后,他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夏若飞一直这么呆呆坐着,甚至连广播通知飞往宏州的航班开始登机,他都没有听到,还是一位贵宾候机室的服务员过来提醒,他才如梦初醒,连忙起身走向了登机口。

很快夏若飞就通过廊桥登机,在头等舱坐下等待起飞的时候,他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迫切。

夏若飞也暗暗下定决心,这次不管需要用到多少翡翠玉料才能让空间升级,他都要不惜代价买下来,哪怕让自己的资产清零也在所不惜!

他乘坐的空客A320飞机终于获准起飞,平稳滑行到跑道头之后略作停留,很快就加速起飞。

经过两个小时左右的飞行,中午十二点多,航班在宏州机场的跑道上平稳落地。

夏若飞背着简单的背包独自走出了国内出港厅。

一走出禁区,夏若飞就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留着板寸头的男人举着一张印着他名字的A4纸。

于是夏若飞快步走了过去,还没等他开口,板寸头身边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就微笑着问道:“你就是夏若飞先生吧1

“我就是。”夏若飞看了一眼这个中年男人,问道,“你一定是余总了1

“鄙人余明东,还请夏先生多多关照啊1这中年胖子笑得跟弥勒佛一样,还双手奉上了自己的名片。

夏若飞接过名片温和一笑,说道:“不敢当!这次临时决定过来购买一批玉料,倒是给余总添麻烦了1

“哪里哪里!马总亲自吩咐了,举手之劳的小事而已。”余明东连忙客气地说道,“夏先生,我们先去瑞州吧!车子就在外面1

“好,到了这边,一切就听余总安排了。”夏若飞说道。

于是三人一起朝着机场大厅外走去,在去停车场的路上夏若飞和余明东简单的聊了几句,知道刚才那个举着名牌的板寸头名叫石磊,是余明东的司机兼保镖,他也是一名退役的特种兵,身手非常不错。

余明东笑着说道:“这一带靠近边境,民风比较彪悍,而且有的地方还挺乱的,带着磊子一起我心里会安稳一点。”

实际上这些来滇省的玉石老板们,几乎没有不带保镖的,一方面是有钱人都比较惜命,另外也是因为瑞州、宏州这一带还真是挺乱的。

余明东带了一辆奔驰商务车过来,三人坐上车之后,余明东微笑着说道:“夏先生,这会儿也到饭点儿了,我在宏州市区的君豪酒店订了位子,咱们吃顿便饭再去瑞州怎么样?”

夏若飞其实是不想有这些应酬的,不过现在的确是已经快要一点钟了,总不能让余明东和石磊陪着自己饿肚子赶路吧?

于是他微微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余总了。”

接着夏若飞又说道:“余总,这批玉料我要得比较急,吃完饭之后,不知道您能不能直接带我去供应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