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第2115章 大明会把他们的屎尿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2115章 大明会把他们的屎尿

小说:带着仓库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类别:

洪保几乎把胆都吐了出来,他躺在简易的床上喘息着,眼神茫然,看着如同一段槁木。

张旺进来就闻到了一股子酸臭味,不过和他想象中的那个臭气熏天的城市相比,他觉得这就是天堂。

洪保的眼珠子动了一下,有气无力的说道:“咱家再也不去了,回到大明后记得告诉他们,去不得啊1

张旺心有戚戚焉的道:“公公,下官知道了,您还是好生休养,等着……”

“里斯本的那个王子来了,他在觊觎着航线和咱们的造船手艺,盯紧他们……”

洪保侧脸,眼神凌厉,嘶声道:“盯紧他们,翻脸都不怕,就一句话,不许他们的人上船,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

……

洪保病倒了。

这位坚强的老太监经历了无数风暴和生死危机都没有倒下,却被一座弥漫着臭味的城市击溃了。

溃不成军!

张旺开始给阿贝尔和多克施压,要求马上结束交易,然后船队开始出发。

多克无所谓,如果不是阿贝尔在暗中使坏,交易早就已经结束了。

于是大明的货物被摆放在码头上,无数精美的碗碟、茶叶、精美的丝绸……

“不二价1

张旺没有和他们讨价还价的想法,冷冰冰的拒绝了砍价。

你想要碗碟和茶叶这些货物,目前就只有大明才能提供。

爱买不买!

好吧,这是垄断贸易。

再狡猾的商人面对垄断贸易都无法施展手段,除非是使用武力。

所以后来他们就使用了武力,打开一个个国门,然后发现比经商更有趣的却是劫掠,于是就开始劫掠,并开始上瘾……

可此刻他们却不敢冒险,所以只能听从船队的安排。

货物开始交换,沉重的金银一箱箱的被搬上船,茶叶、瓷器、丝绸…….这些货物被搬下来,大多被金雀花的人接收了。

这些拿回去之后,将是那些有钱人和权贵的禁脔,会变成宴会中炫耀的利器。

可这并不算什么,因为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不再遥远。

看看那个在记录的明人男子吧,他一边记录,那嘴都笑的合不拢了,可见收获之丰厚。

阿贝尔觉得多克赚大了,这些货物拿回去,保证能在金雀花国内掀起一阵热潮,然后国王会大赚一笔。

多克也是这般认为的,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大对劲。

“兴和伯说过,套取对方的金银,抽干他们的国库和民间财富,到时候他们就只能任人宰割。”

洪保出来了,看着廋了一圈,不过精神还好。

“不过金银不能当饭吃,他们要是用纸钞怎么办?”

回家有望,张旺的精神很好,闻言就随口道:“公公,纸钞的话,您想想以前大明纸钞不值钱的时候,还有,用纸钞,咱们肯定不会和他们贸易。”

搬运金银和货物的都是大明人,金雀花人压根就没给靠边。

洪保看了许久,突然想到个有趣的想法,就说道:“你说,要是咱们不乐意接受他们的纸钞,他们威胁大明怎么办?”

张旺诧异的道:“公公,他们敢吗?”

洪保饶有兴致的说道:“若是敢呢?”

张旺认真的道:“那大明会把他们的屎尿都打出来1

他的语气很认真,带着不容置疑的确定性,以及必胜的自信。

洪保也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发散的太过了,他莞尔道:“罢了,交易完了之后,咱们就准备回程。”

回家!

消息传下去,士气顿时高的不像话。

交易很快结束,船队开始补给。

亨利努力了许久,终于得到了和洪保面谈的机会。

洪保的‘会客厅’很局促,就是个帐篷。

时间也很仓促,至少亨利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洪保的眼神很复杂。

而张旺一脸的悻悻然,然后出去教训了几个麾下的‘高手’。

“连一个蠢货都杀不了,本官要你们何用?”

洪保微笑着和亨利寒暄之后,就问了来意。

“里斯本希望能同大明成为朋友,所以我此次带来了使团,当然,还有礼物,希望能得到大明皇帝陛下的喜欢。”

对于使团,洪保从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无所谓,已经想的很清楚了。

他含笑道:“当然,不过人数不能太多,否则船上装不下,补给也会有些困难。”

亨利点头道:“人不多,不过……里斯本希望可以和大明在造船上合作,我们已经…….”

“这不在咱家此行的职责范围,殿下,此事只能由朝中决断。”

洪保心中冷笑,他就知道这位王子不肯轻易罢休,否则哪会、哪敢追到这里来。

当时他让张旺安排人伺机下手,可最后却因为这位王子深居简出而失败。

对船痴迷吗?

可惜咱家不能答应你啊!

张旺的人当时露出了些行藏,里斯本那边虽然没追查,可终究不好再次下手,否则洪保现在就想干掉他。

亨利不死心的继续说道:“我们在导航和抗浪上也有不少收获,如果大明愿意的话,我们之间可以共享。”

洪保怜悯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抱歉,在取得陛下和朝中重臣们的同意之前,咱家无法应承此事,殿下还是等使团自己去询问吧。”

亨利失望的走了,然后被阿贝尔邀请去喝酒。

“那个蠢货,野心勃勃的蠢货1

多克得知消息也没拦截非法进入海峡的亨利。

“明人不可能会和咱们合作,除非他们是傻子。”

他的语气没有奚落,也没有嘲笑。

阿贝尔和亨利喝酒喝到醺醺然,两人居然就睡在了一起。

联手对抗金雀花吗?

天空中又多了阴云,这道海峡仿佛是被神灵诅咒,一年到头非阴即雨,出了太阳那就是老天开眼……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潮湿而让人烦躁。

“江南的雨就像是女人,而这里的雨就像是鬼,特么的丑鬼1

张旺对这里的天气已经厌恶到了极点,恨不能马上回到大明,可那怕最快也是白雪皑皑。

这场细雨从下午一直延续到了晚上,海面上能见度极差。

洪保在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