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1553章 我们是保安!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1553章 我们是保安!

小说: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作者:血蝠| 类别: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哪有那么多精力满世界找这些个杂碎。

“一次就扫干净这条线。这事一出,éluōsī和华夏,甚至蒙古人都会引起重视,那公司也不用太长时间给这趟车出两名安保人员。

注意,列车一出二连浩特就非华夏,法律管不到你们,道德也xiànzhì不住你们,在蒙古和éluōsī,这点小事老板我都让人做了准备”

张楠说得明白,伙计们听得清楚。

挂了电话,几个人脑子里想着同一件事:是呀,蒙古和éluōsī不是社会准则、法律严密的华夏国内,他们想干啥都行!

不需想太多,就学学隔壁那三位,该动手就动手。

一出扎门乌德就盯死那伙人,他们要是老老实实到莫斯科,那算他们走运,能多活几天。

公司的人会在莫斯科等着他们!

既然发现了有可能妨碍莫斯科贸易公司顺利发展的人,还是处理掉的好。

要是车上不规矩、玩抢劫

呵呵!

那伙人暂时确定有13个,只要他们动手,那今夜就是其中绝大多数人的死期,半夜三更的扔出列车正好。

都适合明目张胆抢劫的场合,也同样适合屠海波他们杀人不是。

不是在华夏,哪需要考虑那么多社会准则,想那么多干嘛!

中餐过后没多久,列车缓缓靠近本趟车次在华夏境内的最后一个停靠站二连浩特。

二连浩特常被人简称为二连,与蒙古国的扎门乌德隔界相望,两处市区间距离仅仅9公里,是华夏对蒙开放的最大公路、铁路口岸,去年还被guówùyuàn列为13个沿边开放城市之一。

列车将会在这里停留近五个小时,这么长的停留时间在世界各地的国际列车通行过程中极少见:一般过关一至一个半小时就差不多了,像国门对面的扎门乌德站,列车就是在那边停留1小时15分。

时间超长是没办法的,谁让华夏铁路是轨距1435毫米的标准轨,而éluōsī、蒙古两国却都是轨距1520毫米的宽轨。

不通用!

国门两边的铁道钢轨宽窄标准不一样,k3次列车每次出入境都需要在二连站的换轮库里更换转向架。

就因为所有车厢需要换轮作业,加上乘客还需进行边境检查,所以这趟列车需要在二连浩特站停留5个小时左右。

火车换转向架是大动作,比汽车换轮胎壮观得多,要先将列车车厢脱开,再用专门的起重设备将客车整列抬起,原本的转向架推出,再推进另一轨距的备用转向架。

因为转换过程时间长,k3次列车上的乘客可以选择留在列车上观看换轮过程,也可以下车在二连站的站房里休息。

屠海波等人对换转向架没兴趣,但也没离开车厢,而是在包间内睡大觉。

至于另一包间的约瑟夫三个倒是去了休息室,他们下午的时候睡够了,想活动活动。

不管换轮库内的噪音,屠海波几个舒舒服服睡了近3个小时,等列车再次编组后就是边检。

边检很顺利,各人手续合法,这就等着过关。

列车挂上蒙古国那头的火车头,华夏的餐车、三节转硬卧车早已经摘掉,华夏乘警也已下车离开。

至于前头的蒙古国,这帮龟孙子不会给国际列车配备安保力量,他们压根就没那个概念。

一过国门几公里就到扎门乌德站,编组挂上蒙古硬卧车和餐车,再次进行入境检查。

很简单的过程,乘客们还可以下车溜达一圈,跑丢了都没人管你,蒙古这边就这么点管理水平。

屠海波、裘波几个没下车,而是凑在过道上,连隔壁包厢里的几名俄国大汉也出来两个。

蒙古海关人员刚过去、到下一节车厢检查时,两名30余岁的éluōsī壮汉从后头走过来,貌似认得瓦连京,很高兴的用俄语打起招呼。

过道窄,屠海波与裘波两人让了让,两个壮汉才挤过去:就在他们挤过去一瞬,两人又站了原来的位置,将一侧视线挡得严严实实。

几个毛子应该是朋友相见,去包厢聊天了,而马炜同陈浩也进了自己的包间,一会看够热闹的裘波两个也走了进去。

关门、拉窗帘,分东西。

刚才马炜拿到了那两名公司的俄国安全员送来的一个拎包,这一打开。

“喔1

两个对讲机、配套耳机、充电器,四支马卡洛夫消声阻击枪外加12个装满的弹匣,四柄大号契卡刀,两柄个头特别小的折叠工兵铲。

夸张!

其实一点也不夸张,因为更夸张的还在下边:两支aks74u,各带三个满的30发标准弹匣。

陈浩忍不住说了句:“我说,隔壁的那两个毛子怎么想的,这是要打仗?

干脆,再给我们弄几个shǒuliúdàn得了。”

一旁的马炜没响,反而从包里取出支阻击枪,就在下铺那三下五除二分解开。

其他两个也是一样的动作,纷纷做起检查来。

得,陈浩也不说话了,取走最后一支马卡洛夫,照样画葫芦,但没人去动那两支短突。

四支阻击枪状态良好,弹匣弹簧有力,子弹也是十年内的新货。

除陈浩外的三人换衣服,包里取出比较常见的éluōsī军队作驯服和皮靴,衣袖上臂处贴上在莫斯科注册的安保公司的标识。

四柄锋利的契卡刀挂腰上,其他人都将长长的阻击枪暂时塞深深的裤兜里:插胸口位置太夸张。

马炜不同,阻击枪就握在手里,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裘波和屠海波握着只有五十多公分长的民用超小型工兵铲试试手感,还行,这毛子货就算是民用货色也讲究个傻大黑粗,钢管、钢板都够厚、够硬!

裘波提醒了一句:“海波,别忘了老板的话,千万别一路过去都砍西瓜,到处脑浆子太难看。”

“嘿嘿,我用拍的总行吧?”

这时隔壁传来连续几声两长一段的敲击声,裘波打开对讲机,一波段,立刻听到英文呼叫:“收到没有?

收到没有?”

是夏米力。

“收到,声音砰砰脆,完毕。”

“我们过会就去火车前头,谁发现开始就喊一声,其它时候别没事就喊。

还有,把耳机戴上。完毕。”

“没问题,完毕。”

很准时,停靠1小时15分钟之后,列车缓缓开出扎门乌德站。

穿着身夹克的陈浩出包厢门,嘴里叼着根没点上的烟,缓缓走到前头车厢链接处。

包厢内可以抽烟,链接处也有烟灰缸,谁都不能保证同一包厢里的四个人都是烟民不是。

他也不抽,就看着另一侧门上的玻璃。

没一会,前头中段的两个包厢里走出十几个手上似乎拿着bǐshǒu、手铐的家伙,靠这边一个长毛看到两层玻璃门对面似乎有人,直接快步冲了过来。

不过一到门口附近,看清了对面的是谁,这家伙用握着柄尖刀的用右手指指陈浩,貌似还喊了句:“别多管闲事1

得,估计这伙人之前也开过碰头会,能不和陈浩这边四个混子对上就别对上。

陈浩取下嘴上叼着的烟往边上一丢,瞪了对面那家伙一眼,不示弱,这才半转身,顺手按下夹克内的对讲机按钮,自顾自说道:“开始了,哥几个该干活了。”

“来了!真够心急,一出站就开抢,穷鬼投胎呢1

这是裘波。

还有第二个声音,是夏米力:“听到了,给我们留几个,别我们一到活都干完了1

这时那伙劫匪已经冲进两个没关门的包厢,抢劫已经开始,陈浩记得那两个包厢里貌似都是有男有女,有个女的还长得很漂亮。

要不是有自己这些人在,那些男女倒爷们这趟可就真的惨了!

看到陈浩虽不怂,但也没多管闲事的意思,对面的长发劫匪也没想再过嚣张一把,反身去帮忙要紧。

这头是屠海波打头,马炜第二的走出包厢,最后出门的裘波还不忘锁上包厢门。

列车员专用钥匙,来的时候带着。

陈浩就说了句:“四号、六号”,闪一边开门、放海波,自己变成了最后一个。

刚才身的匪徒想进包厢帮忙,结果发现场面已经被控制:两男两女,两个男的还是戴眼镜、四十多岁没什么战斗力那种。

冲进去六个手持bǐshǒu尖担久环ǚ纯埂

威胁声、惊恐的尖叫与求饶声混杂,这长毛听得热血沸腾!

不过实在太挤,这就出来,反正早就说好了钱的分配方式,就想着去另一边帮忙。

刚一出来就看到几个身穿迷彩服的家伙冲了过来!

脑子里闪过“没警察的呀1这样的念头,还没反应该先喊人还是拿刀子捅人,或者干脆往后跑,就看到有个东西砸了下来!

四个人一声不吭快步往前,打头的屠海波刚接近六号包厢门口,已经听到里头的哭喊声,结果冒出个手持尖刀的长毛劫匪来。

不客气,嘴上没话,手里的工兵铲短促而有力的拍到那人脑袋上。

不是抡圆了拍,胳膊短距离发力,他的绝活,从红魔鬼那学的:“咚”一声,连个“氨都没,前边的长毛直接两眼翻白。

不用他倒,一个蹬腿就将百分百被敲晕,甚至头骨都破裂的劫匪踢得飞出一截,空出了六号包厢门的位置。

一步闪在门一侧,后头的马炜枪拿在腰间,一步跨到另一边,至于裘波和陈浩,这会都快到四号包厢门口了。

马炜是左手拿枪,两人都看清了包厢内的情况,四个匪徒在捆两个男人,另外两个正在威胁两个坐在地上缩在一角的女人,手上拿尖刀的一个嘴上喊着:“钱呢!藏哪了?不拿出来老子”

“老子”刚喊完,“咚”一声,倒了。同时还听到“噗”一声,然后就是“氨!

一个大胡子劫匪,貌似就是这些人的头头,手上居然拿着支短枪在挥舞。

马炜可不管你是什么枪,只要拿着枪,那就是他的目标。

子弹击中肩胛关节位置,铅质的弹头应该不会穿透人体,就算穿了也没多少杀伤力,那把乱挥的枪立刻掉。

配合默契,剩下四名劫匪发现两个身穿迷彩服的人出现,还没反应过来,右边一个又被屠海波拍倒,左边最近一个胸口露出个刀柄!

一个干五个,里头还塞了四个倒爷,太挤,屠海波左手的契卡刀算是开了荤。

都没拔刀,免得献血四溅,那一刀已经将劫匪的心脏扎穿!

还以为剩下的两个悍匪挥极有可能会来个爆起伤人,没想居然愣住了:劫匪,他们不是久经训练的超人,面对这样凶残的突fāqíng况,这脑子反应不过来很正常。

这时屠海波嘴上才骂了句:“全给我趴下1

一个劫匪反应慢了点,“咚”一声,又倒了,另一个也发出变声的惨叫:屠海波抬腿给了那人下巴一靴子。

毛子的军用皮靴够厚重,屠海波这踢一脚的力量可能比关老大差点,但那家伙的下巴绝对粉碎性骨折!

“我们是保安,全都给老子安稳点,谁动就打死谁1

这下还在惨叫的大胡子劫匪和四个乘客傻了几秒,但谁都不敢乱动。

真不敢乱动,只看见冲进来的迷彩壮汉这会朝一个被拍晕,但还在扭动的家伙脑袋上狠狠来了两两脚,那声音就像是踢破皮球!

军靴是前头包了小小一层铁皮的那种,这是往脑袋一侧猛踢,就是太阳穴附近。

场面算是控制住了,不是特别血腥,但也好不到哪去。

领头的大胡子劫匪还在流血,哼哼唧唧,但真不敢喊。这两个不速之客不仅仅手上有枪,还真是会杀人的!

这时赶过来的约瑟夫等人也到了,听到夏米力大声喊了句:“都给我老实点,没事的就在包厢里待着,谁出来老子干死谁1

威胁,是控制场面的最佳办法。

这刚喊完,又听他用英语大声道:“说了给我们留着点,手脚怎么还这么快1

不管他,屠海波对几个惊魂未定,搞不明白情况的乘客再次大声道:“我们保安,你们现在安全了,都给我记住,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明白没有!

明白了点点头1

手里拿着工兵铲威胁的,免得这些réndà喊大叫添乱。

控制场面很重要,这会就别客气。

,小说,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