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历史穿越>天工>0874 价值所在
小说:| 作者:| 类别:

0874 价值所在

小说:天工| 作者:沙包| 类别:历史穿越

天坛门大开,文物修复师们鱼贯而入。

陈市是一名普通游客,今天到这里来就是想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再进去看一次的。

看着修复师们的背影,他的心痒痒的,终于忍不住上前,扯着旁边一个门卫问道:“老铁,跟你商量件事情。我前两天看了后母戊方鼎一眼,那叫一个朝思暮想,彻夜不能安眠。今天投票已经结束了,人不多,能不能放我进去再看一眼?我保证全程老实,绝不惹事1

他本来只是抱着试一下的心理问的,没想到门卫看了他一眼,拿起对讲机开始询问里面人的意见。

对面应该是这门卫的领导,他的语气非常尊敬的样子。没一会儿,一个清朗的声音带着一些杂音传了出来,道:“人多吗?”

门卫抬头看了一眼,陈市立刻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就一个……”

陈市后面还有不少人在看着他的,隐约听见这边的对话,呼啦一声全围了上来,急先恐后地道:“还有我1

“我也想进去1

陈市马上紧张起来,很怕门卫觉得太乱一口拒绝,没想到门卫的目光扫过他们,如实向对面汇报道:“一共十七个人。”

“行,让他们一起进来吧。”那个清朗的声音说道。

陈市听得很清楚,心里立刻乐开了花。接下来,门卫果然重新打开大门,向他们点了点头,放他们进去。

连同陈市在内,一共十七个人立刻一涌而入,远远跟在了那些文物修复师的后面。

终于得偿所愿,陈市非常高兴。他向着圜丘方向看了一眼,难掩内心兴奋,开始跟走在他右边那个人搭话。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瘦长白净的年轻人,戴着一幅黑框眼睛,却也掩不住两条向下的八字眉,让他的面容显得孤僻而愁苦。

陈市打量了他一下,问道:“看你年纪,应该是个大学生?”

那年轻人低着头,闷声闷气地说:“辍学了。”

陈市碰了个钉子,但心情很好,仍然笑着说:“也不错,人生也不是只有上大学一条路,知道自己未来想做什么就好。”

那年轻人仍然不捧场:“还不知道未来咋样。”

陈市又碰了个钉子,笑容微微敛了一点,他试探着问道:“不过你今天到这里来,也是因为喜欢后母戊方鼎吧?”

这一次,他终于得到了正面的回溃年轻人在又一阵沉默之后,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陈市再次兴奋了起来,他说:“你别看我这样,我大学也是学历史的,主修的就是先秦文化。哎,可惜后来毕业找不到工作,只能转了行。后母戊方鼎刚刚展出出来,我就趣了。但真正感受到它的魅力,还是前两天投票的时候,在圜丘这里看见它。那种感觉……至今都让我意犹未荆”

那年轻人安静地听着,突然问道:“什么感觉?”

“……很难形容1陈市思考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只能用这样模糊的说法来表达。他说,“那一瞬间,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从脑子里飞走了,满脑子只剩下方鼎和上面的一方碧空。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有那么一会儿,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看见了当初商朝的那些先民,突然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们当时的想法了。”

“……有没有这么神奇碍…”那年轻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咕哝了一句。

他话里的意思倒也不像质疑,而是更深的困惑。

“就是这种感觉1旁边另一个人正听着他们说话,这时突然凑上前来赞同陈市,“老弟你口才不错啊,我还在琢磨怎么讲清楚当时那种感觉呢,还是你说得清楚、透彻1

陈市受宠若惊:“哪里哪里,我也就是随便描述一下。”

陈市很快跟那人聊了起来,他是正经学先秦文化的,虽然很多年没干这个,快把学到的东西全部还给老师了,但只鳞片爪,还是比普通人懂得多得多。

他随口说了几句,后来那人就非常佩服,两人讨论得非常高兴,陈市也顾不上再去找那年轻人说话了。

最后,陈市跟那人交换姓名,这才想起旁边的年轻人,顺便也拉上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自从陈市描述完自己看见方鼎的感受之后,那年轻人就一直凝望前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听见陈市问话,他回过神来,简短地自我介绍道:“我叫薛千。”

一行人走过丹陛桥,来到圜丘下方。

相比起一路的宁静幽然,这里就显得热闹多了。

两座方鼎仍然摆放在圜丘坛上方,各用一块布蒙着。这段时间,在没有投票的夜晚,它们都是这样被陈列摆放的。

圜丘坛下方的广场上站着一些人,陈市目光扫过,立刻在里面看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胖得像弥勒佛一样的,是国家文物局的局长杜维,他旁边站的好几个都是文物局的领导,陈市在电视上看到过的。

而站在所有人中间,隐然有核心位置的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陈市同样一眼认出了他的身份。

“看,老刘,苏进1他略有些激动地拉住刚刚认识那人的胳膊,指着那边说。

“可不是,就是他1老刘也马上就认出来了。他远远看着苏进,小声说,“听过这么多次名字,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真人。”

“是啊,这次真是来值了。”陈市紧盯着那边说。

“还多亏了老弟你机灵,多问了一句,不然我们哪有机会进来?”老刘立刻夸起了陈市。

“苏进这么出名吗?他不就是一个文物修复师?”旁边那个叫薛千的一直默不吭声,这时候突然发问,表情有些古怪。

“这你说得不对!苏进可不是普通的文物修复师1陈市突然正起脸色纠正薛千。

“不都是修文物的,有什么不同?”薛千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

“当然不同1陈市不高兴了,一改刚才的和气,直截了当地对薛千说,“修复文物,是文物修复师的本职工作,但苏进做的,远不止于此1

“你们还记得当初在京师大学,他是为什么跟当时京师大学那个文物修复专业闹翻的吧?因为当时一个修复师乱修文物,给它造成了明显的破坏1

陈市显然是个苏进粉,对他的这些过往了若指掌,“后来,无论是惊龙会还是文交会,甚至是修复南锣鼓巷这样的实际工程,苏进所做的,都远远超过了一个文物修复师应该做的。他考虑的不仅是怎么修文物,还有更多的东西。怎么看待文物、怎么保护文物……他传递的是最正确的理念!这比修复一件两件文物可重要多了。”

陈市崇拜地看了远处的苏进一眼,又看向上方被布蒙着的两座方鼎,道,“这次投票鉴鼎,我听说也是苏进提出来的。你看看,这件事牵动了多少人的心?多少人开始学历史讲文物?单有手艺算什么,一个人能做到这样,才是真正的大家!咦,你看着我干什么?”

薛千一直表现得颓丧默然,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的样子。

但是陈市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突然抬起了头,直勾勾地看着他,一动也不动。

“单有手艺不算什么……这样才算真正的大家?”一阵沉默后,薛千轻声重复着陈市的话。

“对,我就是这样觉得的。不是说文物修复师里有一种人物叫天工吗?我觉得,只有苏进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天工1

陈市斩钉截铁地说。

本章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xuan1长按三秒复制!!

  • (快捷键:←)
  • 天工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