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恐怖灵异>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贰>第四十章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四十章

小说: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贰| 作者:勿用| 类别:恐怖灵异

“请大师兄指教1

大师兄的临时急刹车并没有让道远完全满意。他沉着脸第一个开始反击。

“请大师兄指教1“请大师伯指教1

有了他领头之后,冬叔和董倩也都沉声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孙小姐请稍等。”

冲着董倩歉然一笑后,大师兄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敛:“好!那就让大师兄好好再教教你们!都给我听好了,首先是二师弟你!你以为我不来,你就能靠着你自己和手下的那些蠢材把当前的危机给糊弄过去么?

告诉你,别做梦了。如果我不来,恐怕你连这三天都撑不过去。不信?那你现在告诉我,现在整个清水周围,究竟有几路人是冲着你,冲着咱们而来的?几路?”

“两路,撑死有三路。不会有再多的了。”道远皱着眉暗自估算了一番后,很肯定的答到。

“撑死三路?我告诉你,别的不说,光是官方冲着清水而来的前后就不下三路!此外除了被你们暂时缠住的方羽和玄中寺的那些和尚外,还有正在连夜赶来的以白云观为首的道门数宗,以及因古崖血印和荒城一脉而被惊动了的巫门诸宗,你觉得光靠你和你的那些手下,能糊弄过去这么多人么?”

“什么?”道远一听瞪大了眼睛,他听的头都有些大了。

怎会有这么多人盯上了清水?原本,在他的掌握和估算中,仅有方羽,玄中寺这两路人比较头疼,最多再加上自顾不暇的荒城那些人。怎么这才一转眼,就冒出这么多人马出来?

光官方的人前后就有三路……

惊怒之下,道远的眼中开始有浓浓的凶光在闪烁。

就在这时,站在他身边的冬叔却忽然撇了撇嘴:“哼哼!还好意思说,不知道这么多麻烦是因何而来的?脸皮能厚到这种程度还真是……”

“住口1

冬叔的讥讽再次被大师兄给厉声喝住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就被双目如刀的大师兄上前一步,指着鼻子的一通怒骂给震住了:“不错,我承认几乎所有的麻烦都是因我的人而起,所以我才会连夜从千里之外赶来这里,无非就是想给二师弟一个交代。

可是你呢?你在这其中又做了些什么?这几年若不是有你这个蠢货贪心不足的瞎胡搞,我们如今又何至于如此的狼狈?明明守着金山却不知道珍惜,反要跑出来做那些讨人厌惹人烦的破事,出了事又没本事担当,只能躲在人后让别人替你擦屁股挡灾,嘿!就你这样的蠢货也配跳出来指责我?”

声色俱厉的指着冬叔鼻子骂完这一通话后,大师兄的目光又转向了道远:“二师弟,这蠢货之前可曾告诉过你,最近一段时间他和孙小姐正在被官方秘密侦缉?”

“哦?”道远一愣,随即颇为不善的目光便落到了冬叔身上:“三师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冬叔不满的横了大师兄一眼后,赶紧向道远解释:“二师兄你别听他乱说,我和孙小姐的那点小麻烦根本不算什么,而且也跟今天这边的事毫无关系。不信你问孙小姐1

“孙小姐?”半信半疑的道远望向董倩。

经过刚才这些变故的耽搁,董倩已经平静了许多,此刻的她又变回到了原先那种柔弱文静的玉女模样。只是眉头却微微的皱着。她想不明白,自己这位神秘莫测的大师伯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和冬叔那点秘密的呢?

现在她见道远追问,便轻轻一点头:“虽然之前是有点小麻烦,不过都已基本解决了。今天这里的事情应该跟我们没关系。”

回答完道远的问题后,她也不管道远作何反应,径自冲着大师兄浅浅一笑:“大师伯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怎么这次却忽然想起关心小倩的这点小麻烦了?”

“哈哈,孙小姐太谦虚了。身为师尊的后人,你的一切一向都是我们师兄弟最关心的事情,我又怎会例外?只是以往你身边有笨老三照料,环境也算安全,不需要本座轻易去多事而已。若不然,事态又怎会发展到如此的境地?说实话,这次若不是因为孙小姐你也在这里,本座就根本不会连夜赶来这里。”

“哦?”

这一次,大师兄的话不但引起了董倩的警觉,就连道远和冬叔也都一起惊讶了起来。

“不瞒孙小姐你,其实你们惹出来的麻烦,并不像你们以为的那么小,起码不会像笨老三这个蠢货告诉你的那么校而且麻烦也根本没有被解决,只是暂时被老三这家伙的祸水东引之计给分散了对方的一些注意力而已。

可是,老三这个没脑子的笨蛋却不好好想想,本座的那些人是那么容易拿来替他挡灾的么?就算本座念在孙小姐的面上不和他计较这些,就算本座门下的那些人也愿意为本座的师门尽一份心力,可这样就能替他把祸水引开么?根本不可能!这么做反而会让人家更警惕,追缉的更迫切。最多,也只是让人家对你们盯的更隐秘更小心了而已。

就像这次官方追来这里的那三拨人中,至少有两拨人,原本就是一直追着你们的屁股跟过来的,这一点你和老三都不知道吧?”

这一次,轮到董倩跟冬叔两人的脸色一起变了。冬叔更是在和董倩面面相觑了一瞬后,断然低吼了起来:“什么!至少有两拨是追着我们过来的?这不可能1

“不可能?”大师兄的脸上泛起了略带嘲讽的笑容:“那我问你,现在正带着大批人手从省城往这里急赶的那位凡人哥难道是跟着我的人来清水的么?据我所知,他可是昨天傍晚和方羽分手后,才匆忙赶去省城的。”

“凡人哥?”

“原来是他,难怪了……”

大师兄的这番话终于让冬叔和董倩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非常难看了起来。

相对于冬叔他们的惊怒和紧张,一旁的道远此刻反倒平静了许多,他默念着凡人哥这个称谓稍一沉吟,猛地就想起了一些东西:“凡人哥?莫非就是那个部门里的那位凡人哥?”

大师兄点了点头:“可不就是么?”

“居然会被他们给盯上……”

道远且惊且怒的瞪了面色阴沉的冬叔一眼,然后又继续问道:“师兄,那官方其它两路又是什么来头?”

“全是那个部门的人,第一拨是两个人,之前就因中了笨老三祸水东引之计,盯上了我门下外围的一个分坛,跟着追过来的。现在就盯在外面的道场里。

另外,除了凡人哥那一拨之外,还有一拨正从他们总部往这边赶,他们这也差不多算是倾巢而出了,哈哈1

看着道远的脸色随着自己的话也慢慢变得阴沉了起来,这位大师兄居然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道远的脸色越发变得难看了。

“大师伯似乎很高兴?难道这也是我和三师伯引来的不成?”

董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念一转间,她脸上的紧张和不安就被一抹娇柔的笑意给代替。

大师兄没料到董倩会忽然出头,猝不及防之下,笑声便低了下来:“呵呵,当然不是。现在可以说,他们全都是冲着在这边闹出大动静的我门下那些蠢货而来的。”

“那大师伯您还笑?莫非是笑官方这些人病急乱投医不成?我记得这边好像并没有你门下的那些坛口……”

大师兄一摇头,开口打断了董倩别有心思的撩拨,只是语气却出乎预料的变得黯淡了一些:“不笑还能怎样呢?就算生下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儿子,大师伯总不能只顾着哭吧?”

说完,他也不等董倩再说话,而是把目光移向了低头沉思的道远:“二师弟,你把那孽障藏到哪去了?我感觉不到他。”

“我把他送进了玄木境,现在正在里面疗伤。”

“送进了玄木境?”大师兄微微一愣,随即便呵呵笑了起来:“没想到师弟你进境会如此之快,真是慕煞为兄了。”

“哈哈,师兄你会羡慕小弟?”

道远嘴里打着哈哈,脸色却有些阴晴不定的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大师兄:“如果小弟没看错的话,站在这里说这些风凉话的,应该只是师兄的一个分身吧?啧啧,居然还能带上你这些年攒下的全部家当,了不起,实在是了不起啊1

阴阳怪气的说到这里后,道远的胖脸忽然一沉:“师兄,既然你来了,那就麻烦你赶紧带着你那位宝贝儿子走吧,我这边庙小,养不起你们父子这样的真龙。至于我这边的麻烦,就不敢再劳你来费心了。”

经过刚才的这一番交流和思量,他现在总算理清头绪了。不管冲着清水而来的人马有几路,说白了全都是冲着大师兄的赤莲坛或是孙小姐她们而来的,跟自己和自己的城隍庙并没有多大的干系,只要能把这几尊瘟神尽快打发走,剩下的事并不难应付。当然,基于一些方面的考虑,刚才他开口赶人的时候,并没有提及董倩他们。

“二师弟,你这算是在怪我么?”

道远忽然转变的口吻和反应让这位大师兄略有些难堪和失落,他怔怔的盯着道远看了一会后,这才阴着脸开口了。

“如果大师兄你这么认为的话,那就算是吧。”道远有些艰难的缓缓点了头。

刚刚,就在他回答的前夕,他已经隐约注意到外面的主殿那边,庙会主要的活动,祭祀仪式已经正式摆开道场了。不乘现在赶紧打发人离开,等一下恐怕就是想走也要来不及了。

“四十年不见,没想要今天一见居然是这么一番情景,二师弟,这让我很伤心。”

大师兄清瘦的脸上浮起了明显伤感的痕迹。

“庙小水浅,还请大师兄多多见谅。幸好师侄他伤势虽然沉重,但也不影响在师兄护持下赶路。时间紧促,我就不送师兄了。”

道远脸色也稍稍有些尴尬和失落,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在说话的同时伸手去取桌上的那块玄木青云牌。

“二师弟请稍等1

“怎么?”

就在他手指刚要碰到桌上长牌的红绸时,却被大师兄开口拦住了。

“要我现在马上带那孽障走也行,不过走之前,我还要和笨老三算算旧账,否则……”

“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1

没等大师兄说完话,一直在傍边冷眼看两人交涉的冬叔就猛地狂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戟指点着大师兄对面色转青的道远说道:“二师兄,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之前我就说过,你不该好心管他家的闲事,不该理会那狂妄孽障的死活。你还不听,这下总该相信了吧?你看看,你看看,这父子俩谁还会顾念咱们那点门户之情,那一个还有点人味?”

道远一脸铁青的站在那里,盯着大师兄的目光中一片阴冷。

这时,自出场以来一直都威风八面力压众人的大师兄却罕见的没有开口喝斥冬叔,只是冷冷的用眼角时不时的瞥一瞥一脸激愤的冬叔。很显然,他把更多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道远的身上。

董倩也静静的站在一边,脸上一片清冷。

空气中,隐隐有针尖一般锐利的敌意在飞扬

“痛快点说吧,你想从我和孙小姐这里得到些什么才肯走?告诉你谈若非,你最好不要太过分,要不然今后我就算豁出命去也要让你脱层皮1

激愤之下,又是冬叔开口撕裂了屋内剩下的最后那一点安静。

“今后?”

大师兄被他这话刺的眼神忽然一凝,不由就迈步向前踏出了一步。

“时间紧迫,有话快说1

就在他脚步刚一动的瞬间,道远也迎着他上前迈出了脚步。

几乎与此同时,冬叔和他身边的董倩也都齐齐的上前迎出了脚步。

“刷”

一道裂锦似的声音猛然在小小的房间内响起,随即又很快的消失。

“三尊血灵。我只要你手里练成的一半,这要求不过份吧?”毫不退让的对峙让大师兄谈若非的杀意也收敛了几份,眯着眼,他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盯着面前的众人,提出了他的条件。

冬叔阴沉的老脸顿时涨成了关公:“什么?你这……”

出乎冬叔的预料,站在他身边的董倩这时却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怒吼:“好!可以!不过我也要你答应一个条件!”

“小姐?”冬叔不能置信的冲着董倩瞪大了双眼。可是董倩却没理他,只管将用她双黑亮的大眼睛紧盯着大师兄,等着他表态。

“说1大师兄的回应很简单。

“怎么做我不管,但你必须负责将官方其它两路人马的视线引离清水。”

大师兄淡淡一笑:“这个自然,成交1说着话,他的人也往后退了一步。空气中的绷紧的敌意也因此而松动了下来。

“孙小姐费心了1

道远冲董倩点点头,也退到了桌边。说话的同时,他再次向着桌上的牌子伸出了手。

这一次,没有人再打岔,他的手也很顺利的抓住了玄木青云牌。

“咦?”

就在他抓住牌子的瞬间,他的脸色却忽然变白了。

“怎么?”

不约而同的,其它三个人全都发出了相同询问。

惊疑交加之下,道远身上的道袍也涨成了桶状。可玄木青云牌在他手中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

“玄木境打不开了1

“什么?”

这一次,终于轮到大师兄谈若非勃然色变了,开什么玩笑,他儿子还在里面疗伤呢!

这时候他也顾不上再忌讳什么,一伸手就向道远的手中玄木青云牌夺去:“不可能,拿来我看!

“抢什么,你会用么?”

道远一扬手,挡开了他的抢夺。而另一边,急扑而上的冬叔也在噼里啪啦的和他对攻了数下后,被他一掌劈回了原地。

“冬叔住手。”

董倩闪身拦住了又要扑上的冬叔,随即又对还想再出手抢玄木青云牌的谈若非冷然笑道:“原来大师伯也有着急的时候?真难得。可是你抢它干什么呢?难道你知晓开启它的法门?或是自信能比研究了它数十年的二师伯做的更好?”

“嘿!是本座失态了,还是孙小姐细心。”真的很难得,大师兄谈若非在老脸微红的同时,悻悻罢了手。

“二师伯,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没办法打开了吗?”看到场面控制住了,董倩又把目光转向了一直皱着眉研究手中物事的老道道远。

“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是打不开了,不管我怎么试,就好像被彻底封闭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道远翻来覆去的观察、感应和施展着法门,却始终都弄不明白手中的这件宝贝现在是怎么了。

“会不会跟之前方羽的忽然消失有关?”

董倩一看是这种情况,心里忽然一动,不由就想起了那位大师兄到来之前发生的事情。

“方羽忽然消失了?”谈若非一愣,他过来这边的时候没见到方羽,再加上刚才一直都在说别的事情,所以他还不知道方羽刚才就是在这间屋内离奇消失的事情。

“有可能,难道刚才真是师尊他老人家又露面了?对!对!对!应该就是这样了,否则的话方羽怎会无端端的消失,而现在的玄木境又怎会被封闭了起来呢?哈哈……”

可惜,迎接他询问的却是陡然变得有些疯狂的道远的推敲和狂笑声。以及董倩和冬叔同样惊喜莫名的雀跃声:“真的吗?那就太好了1

“师尊他老人家又要露面了?”

这个消息在瞬间也让大师兄谈若非陷入了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混乱和张皇中。

这一刻,就连儿子的安危都被他给抛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