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嫡女毒医:盛世宠妃>第一一一二章 番外前世篇一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一一二章 番外前世篇一

小说: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作者:凰然若梦(书坊)| 类别:女生小说

夜秋澜那天见了巫月之后,问了一些事情,心里一直有些沉甸甸的。

特别是,她其实很想知道前世的结局,巫月却说她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至于什么是该知道的时候,夜秋澜完全没有头绪。

不过,夜秋澜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将蛊王的尸体让人给白夜送了过去,相信白夜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之后,一定会懂得要怎么做。

安心等待白夜的好消息,夜秋澜去看了一下表哥杨凌。

可是还没有进屋,夜秋澜看到夜幻在里面忙活,就不想进去打扰。

夜幻忙得很神奇,被躺在床上的杨凌指使得团团转,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杨凌压根儿没事儿,纯粹逗弄夜幻当乐趣呢!

夜秋澜忍不住哑然了,更加不好去打扰,这两个人,真的发展起来似乎也挺快的啊!

当初在京城,夜幻带着一部分东西的确先一步到边城,看来,这段时间夜幻跟杨凌已经相处得很熟悉了。

很显然,杨凌也是个主动的人,虽然没有直接说破,可言行之间已经让夜幻无路可逃。

可是当局者迷,夜幻竟然没有发现杨凌的奸诈,还皱着眉头一丝不苟的做着事情。

“这是还了吗?”云沐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将夜秋澜拉着往外走:“上次夜幻故意弄伤自己,就为了将杨凌,这次,杨凌也逮着机会折腾她了,不用担心,增进感情的。”

夜秋澜捂嘴一笑:“我没有担心,只是觉得两个人增进感情的方式有些神奇。”

“多看看就习惯了。”云沐辰不以为然。

再次回到自己房间,夜秋澜感觉有些困,就沐浴过后睡着了。

云沐辰处理了一些事情回来,忍不住笑了笑,躺在了夜秋澜身边,将人捞进怀里后,也不知不觉熟睡了过去。

两人已经习惯了彼此,这个时候是最放松的。

谁也没有发现,两人耳朵上的那颗不起眼的耳钉闪过一抹神秘光芒,两人似乎睡得更沉了。

夜秋澜只觉得自己出现在了一个神秘的地方,周围白茫茫的,她不明所以的选择了一个地方走,似乎走了好久,终于不再眼前一片雾霾了。

心下一喜,夜秋澜连忙急跑了一步,仿佛突然一脚踏空,就跌了出去。

夜秋澜一个踉跄,终于稳住身形,有些茫然的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屋子里。

四下逛了逛,夜秋澜觉得这个屋子有些眼熟,却有那么陌生。

完全想不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疑惑之余,夜秋澜就想出门看看,却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她的手,居然穿透了门框,根本不能触碰门栓。

“我……死了吗?”夜秋澜顿时有些惊恐,怎么这么突然?她若是不在了,阿辰怎么办?

夜秋澜想要更多的确定,立刻跑了出去,直接穿过了门,到了外面。

不等夜秋澜反应过来,外面正好有人飞奔而来,直接穿透了她的身体,推开了门,有些慌张的说道:“王爷,京城八百里加急,是……阿星发来的。”

夜秋澜闻言立刻回头,有些惊喜:“阿金?”

可夜秋澜瞬间又发现不对了,这个阿金,显然要沧桑很多,而且年纪也大许多,若非声音耳熟,还有点不敢认。

阿金话音刚落,里面就了掠出一个人影,直接将阿金手里的信抢了过去。

夜秋澜这才知道,屋子里竟然是有人的,她先前竟然没有发现。

看到速度拆信的人,夜秋澜顿时惊呆了,喃喃自语的说道:“阿辰?”

可是,这样憔悴的云沐辰,瘦得像皮包骨,整个人虚弱得仿佛一阵风都能吹倒,那是夜秋澜没有见过的。

虚弱,瘦弱,脸色苍白,明显身体不太好的。

不仅如此,云沐辰也是老了好多岁一样,完全看不见稚嫩,只剩下岁月无情的沧桑。

云沐辰一目十行的看完信,一双手都在颤抖,胸口一阵起伏,竟是“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王爷,保重龙体。”阿金吓了一大跳,立刻扶着快要虚脱的云沐辰,让他做到椅子上。

云沐辰苍白的唇瓣上染了刺眼的红色,一张脸甚至出现了一丝灰白,呼吸似乎都不畅了。

见状,阿金立刻从腰间摸出一瓶丹药,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喂进云沐辰的嘴里。

看到那药丸,夜秋澜张大了眼睛,整个人不由得一哆嗦。

她玩了两辈子的毒,那药丸到底有多毒,夜秋澜一眼就看出来了。

什么时候,云沐辰也需要靠这么毒的东西来延长性命?

偏偏云沐辰吞掉药丸之后,果然缓了过来,脸上还飞起一道奇怪的红晕。

只不过,云沐辰的表情有些狰狞,整个人阴沉得可怕:“龙体?什么龙体?当初若是成了真正的龙体,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说着,云沐辰神情中不由得放弃一丝悲哀。

阿金皱了皱眉:“王爷,是不是夜小姐又出了什么问题,有阿星在,不会有事儿的。”

“阿星?”云沐辰冷笑一声,将信拍在桌上,却用力过猛,桌子瞬间散架了,那信纸轻飘飘的摇晃到了地上:“本王倒是想知道,那个时候,阿星到底在哪里?”

阿金有些莫名,转眼看向了飘摇的信纸,发现了上面的内容,眼睛瞬间睁大了。

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阿金只看到皇后驾崩四个字。

好好的,怎么可能?

难怪王爷看了信会直接吐血,以前都是喜忧参半,好歹能让王爷高兴一下的事情,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噩耗这么严重。

早知道是这样,他就该检查一下信的内容才给王爷的。

云沐辰说完那句话,反而平静了,自顾自的闭眼调息着,显然需要消化那样的药力。

夜秋澜默默的上前几步,也看到了信纸上的内容,果然是说她夜秋澜驾崩的消息。

这一刻,如果还不能明白自己所处的地方,夜秋澜就傻了。

复杂的看着云沐辰闭眼的神情,夜秋澜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他。

“王爷……”阿金突然出现了一丝惊呼。

夜秋澜也傻得没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