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网游动漫>奋斗在红楼>第九百七十二章 昭文园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九百七十二章 昭文园

小说:奋斗在红楼| 作者:九悟| 类别:网游动漫

初冬时节。一场冬雨,飘落在金陵城中,沙沙作响。犹若细粉,飘在树林、城头。

金陵城中区,润德坊。距离荣国府两里处,毗邻朱雀街,有一座占地百亩的府郏富丽堂皇,幽深秀静。这便是贾环和妻妾、孩子们在金陵的住处:昭文园。

一名宦官在数名锦衣卫和金陵知府袁枚的陪同下,于雨中抵达贾府。随后,得知贾环并不在府中。钦差们便在贾府等着。

贾府东南的临近角门的一间瓦屋中,昭文园的三管家胡小四正在和三名管事打麻将。另有几名小厮侍候着。搓的稀里哗啦的响。他已经将近四十岁。

几人正聊着贾府的足球队:信丰银行足球队和镇江来的一支队伍的比赛结果。这并非是昭文园的奴仆们集体荣誉有多么高,而是金陵足彩盛行。

京中马球盛行,内务府与晋商合作售卖马球彩票。而江南缺马,水路纵横,在贾环的倡议下,发展出前朝蹴鞠的模式:类英式足球。随即风靡江南。贾环顺势组建足球联赛,联合江南的徽商们。发行足球彩票。

这时,一名小厮自外头气喘吁吁的跑来,道:“胡管家,京中的钦差来了。华管家派人去找三爷回来。”

“碰!八万”胡小四好整以暇的打出一张牌,笑道:“小子,新来的吧?大惊小怪!府里那年没钦差来?前些年打高丽、东瀛,一日来三拨钦差的时候都有。”

打牌的几名管事都笑起来。自家三爷在天下、京师是何等地位不去说,单说在这金陵城内,谁不敬重?

京城。冬夜里的天气寒冷刺骨。小时雍坊,齐府正房里,齐驰正卧床休息他一手提拔的大学士曾缙,萧丕刚刚来探望过他。脸色显得苍白。长达近十年的执政,繁重的政务摧跨了他的身体。

六十三岁的中极殿大学士齐驰,正在经历着他生命中的难关!太医建议他静养,可以保全日后。若还是继续处理政务,恐怕天不假年。

齐驰的长子轻手轻脚的走进来,低声唤道:“父亲…,胡员外来了。”

齐驰睁开眼睛,养了养神,虚弱的道:“请他进来吧。”

片刻后,西南钱王胡炽自外头进来,一身黑衫,干瘦、矮小的身材。见躺在床上的齐驰如此模样,眼泪都差点掉下来,道:“大帅…”

他自雍治十四年时便跟着齐驰,一路在西南拓土千里,平定西域、漠北,再执政九年。感情深厚。

齐驰艰难的笑了笑,道:“兴斋,我一向要求严厉,想来日后天下的官员都可以松口气了。哈哈。哈哈。”这一段话,他喘了几口气,才说完。

胡炽将近七十岁的人,这时都忍不住落泪。看着在朝堂叱咤风云近十载的宰相迟暮。曾几何时,齐相之名,令天下的官员,无不打起精神来!

这是老天爷,让一个强力的政治人物落幕!

齐驰安慰道:“放心,我不做张太岳。五十八岁就累死在任上。我回川静养。你我定还有再见之时。只是,临去前我对新政放心不下。你代我去一趟金陵,和子玉谈一谈。”

胡炽含泪点头,“嗯。”没有废话。他知道大帅的精神头有限。

齐驰喘着气,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道:“九年执政,我不愧于心,无愧青史!虽说,这九年来我消除了一些子玉的影响力。但,这是必然。

子玉的那一套理念,我不会全要。我的这一套东西,他未必全看得上。你拿我的亲笔信去金陵,请他让我的新政再延续几年。曾大绅会代我做完。”

他这九年来,废除前朝弊政。改漕运为海运,将安南,江南的粮食,走海运至天津,保障粮食供应,平抑粮价。改革盐法。推行纸币。以水泥路,重修天下官道。派遣大军征服高丽、东瀛,占领呼罗珊。

如此功绩,青史自当评说。

胡炽躬身行礼,应承道:“是,大帅。”

永兴八年,十月中旬。寒风凛冽,刺得街面上的行人都缩其脖子。

金川门内的集贤楼二楼的包间中,贾环和南京吏部尚书龙江先生宁儒相对小酌。

集贤楼是金陵知名的大酒楼,金陵菜风味极佳。“云”字包间中装饰得古典、华美,正中的八仙桌上美酒佳肴陈列,温的一壶温软的绍兴黄酒。

九年前龙江先生至闻道书院参加落成典礼,回到江南后,便是官运亨通。历任岭南左布政使,苏松巡抚,南京户部尚书,南京吏部尚书等职。

龙江先生微微感叹,道:“子玉,前些时日天子派钦差来了吧。齐中堂可惜埃”

齐大学士执政时期,政通人和,国家国力恢复。堪称一代名相。六十三岁的年纪对于一个宰辅而言,正值黄金年龄。现在齐大学士却患上重病,这实在可惜!

当然,从明朝的宰执来看,六十多岁致仕,或者病死的宰辅不少。比如:李贤死时五十九岁,彭时病死在六十岁时。李东阳致仕时六十五岁,张居正死于五十八岁。

可惜、感慨是一回事。另外,齐大学士致仕,只怕朝堂上又要生风波埃

贾环举杯,和龙江先生饮一杯,没有隐瞒,道:“胡兴斋昨日也到了金陵。齐中堂推荐:曾大绅为执政大臣。擢升吏部尚书殷鹏为东阁大学士。”

不仅仅是子文的圣旨来。齐大帅的私信亦由胡炽带来。早几日,潇儿的书信同样由传驿送达。加盖了长公主的印章的书信,走的是公文系统,传递迅速。她担忧政局变化。

龙江先生微微惊讶,沉吟半响,道:“齐中堂是想萧规曹随?”

“嗯。”贾环点点头。齐总督致仕前的这个安排,他并不大认可。曾缙的性格不够强势,为执政大臣略显不足。问道:“北国风光无限好,龙江先生其有意乎?”

龙江先生仰头哈哈一笑,道:“子玉当日在京中那首帝王词,可是流传甚广啊!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近日纺织工厂中又出事故,子玉要留意一二。”

江南这两年,随着工部、少府、民间纺织技工联合起来研制五年之久的织布机推广,纺织业日益增长。这几年,不仅仅是米价稳定,盐价暴跌,布匹价格亦跌下来。

而纺织工厂的兴起,令大量的工人失业。若非朝廷有向西域、辽东、安南的移民政策,只怕民乱会骤起。再有,工厂三天两头的出事,报纸时常报道。

贾环微笑着点头。这些事,他心里有数。这是手工业向工业化过渡的必然阵痛。当年英国,还发生过“羊吃人”的圈地运动。

贾环和龙江先生饮过酒,看看怀表,约下午一点,推了他打麻将的邀约,起身告辞,笑道:“我约了人听戏。”

“是桃花扇还是白蛇传?”龙江先生取笑一句。这是如今天下最流行的两个爱情曲子。和贾环在集贤楼门口道别。

金陵最知名的剧院:金声园,位于夫子庙北,即原明朝的中山王府。贾环的马车自金川门的集贤楼徐徐而来。

这些年,随着齐大学士的执政,周朝国力开始恢复。京中的米价都稳定在10元一石。在温和的通货膨胀的背景下,这是一个非常低廉的价格。

充足的粮食供应,人口的滋生,催生了大量的,各种各样的休闲娱乐活动:昆曲、马球、足球、戏院、麻将、相声、评书、大鼓等。其中,戏曲更是呈百花齐放的态势。

金声园是贾环的产业,距离贾环的昭文园不算远。诗诗,薇薇,玉华偶尔会登台唱曲。

金声园分前后两个区域。贾环的马车会一趟贾府后,停在后面的园林中,顺着楼梯到二楼幽静的“地”字包厢中。

包厢中布置的古香古色。布置着软榻、桌椅。温暖如春。

此刻,正中的软榻上,正坐着一位穿着浅白色长衫的美人,年纪看起来约三十出头,身姿纤巧、婀娜。气质温柔妩媚。自有一股浸润透的美妇风情。

正是跟着贾环到金陵生活的秦可卿。

包厢门敲响,丫鬟开门,秦可卿连忙起身,见是贾环进来,俏丽的鹅蛋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上前两步,迎着他,温柔的道:“环叔1

贾环笑着将她抱着在怀里,亲昵的抚着她,“可卿,等了一会吧?”

“嗯。我等着环叔呢。”秦可卿温柔的点头,带着无限缱倦。正要依偎在贾环怀里,见贾环身后还跟着鸳鸯、袭人。“呀…”俏脸一下子变得滚烫、绯红,娇羞难言。在这一瞬间,妩媚之意流泻,堪称尤物!

她是这样的性子。性格柔弱,心里要强。但生活中,人又其实挺有情趣的。

鸳鸯、袭人两人笑一笑,打招呼,“秦姐姐。”前尘往事,俱成烟云。她没有住在昭文园,而是在昭文园后,隔壁的院落里。和贾环有一子一女。

秦可卿回礼。

几人随意的寒暄着。宝珠带着小丫鬟们退出包厢,带上门。

秦可卿弯腰着,添茶倒水,温柔细致。美眸从贾环的脸上掠过,柔媚的一笑,有着春水一般的柔媚。

贾环欣赏着她美丽的风情,和鸳鸯、袭人落座。三十八岁的大美人,容颜、身材,此时还如同三十出头的美妇一般,温柔的令人沉醉。

袭人的性情温柔和顺,嘴角带着笑,低着头吃茶。

鸳鸯则是娇嗔贾环一眼。三爷荒唐起来的时候,确实非常荒唐。

少顷,白蛇传开常

“青城山下白素贞,洞中千年修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