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历史穿越>权路迷局>正文_2049大佬
小说:| 作者:| 类别:

正文_2049大佬

小说:权路迷局| 作者:笔龙胆_凤凰网| 类别:历史穿越

下午,约到戚明的时间已经是四点钟了,而且四十半,戚明还要见人,真正谈话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梁健简明扼要地把早上房地产形势分析电视电话会议的情况,对戚明进行了一番汇报,并提出了意见建议,认为江中省要及早考虑操作方案,防止哄抬房价,以积极的姿态响应华京关于房地产的有关政策动向。

戚明听了之后,当即对梁健说:“梁健同志,你这种未雨绸缪的工作态度很不错。我们地方政府,特别是我们江中这样的经济强省,一定要拿出一个正确的态度来,积极响应华京。这样吧,等会我还要会见几个企业家,开一个座谈会,等会你也参加一下。会后,辛苦你这里整理一下,融合华京房地产形势分析会和我们省企业座谈会精神,出一个具体的方案。”

梁健说没有问题。

四点半,梁健就陪同省长戚明,出现在了江中重点企业家座谈会上。这个企业家座谈会虽然是小型的,但是规格却是很高,在江中的两大首富都来了。这两个首富非常有意思,其中一个叫做黄建建、另外一个叫做牛天,每年的全国首富榜都是他们轮流坐庄。

黄建建是靠房地产、综合体起家,走的是线下发财致富之路。

牛天是靠店商平台、手机支付起家,走的是线上聚沙成塔致富之路。

本来两人各发各的财,河水不犯井水。可是人呐,就是这样,一山不容二虎,谁都想做老大,所以牛天和黄建建一直以来,都是谁都不让谁的。

戚明省长和侯柏堂、梁健副省长一同走进会议室的时候,牛天和黄建建都上前来争握手。因为牛天是今年富豪排行榜上的老大,会议安排了他第一个与省长握手,黄建建的脸上明显就不好看了。在牛天与省长握手的时候,黄建建就与两位副省长一起握手,这意思好像是,你只握了一个,我却握两个。

梁健看了之后,觉得好笑。这些大老板,梁健之前也耳闻目见过,但是这么坐在一起开会还是头一次。这些大老板的名字,虽然在全国几乎无人不知了,但是他们在面对省领导的时候,却始终不敢太放肆,还相互争宠。

这次会议上,主要是听取各大型企业家对政府的意见建议。

牛天第一个发言就说,政府应该给互联网行业以更加有力的扶持力度,更加宽松的创业环境,而不是总依靠房地产这种行业来支撑GDP,不是长远之计,导致经济泡沫、危害政府公信力。只有互联网的创新,激发全民创业,才能赢得发展先机。

这话里有话,在场的都是人精,谁听不出来!这话是在针对黄建建。黄建建本来就有气,听到牛天这么说,也不听在场工作人员的安排,直接就抓起眼前的话筒,说:互联网是目前的创新行业,但是房地产却是刚需行业。如果没有房地产,你们搞互联网的住哪里?我们不能因为有了互联网,就认为可以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了。在网络上我们可以虚拟,但是在现实中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牛董事长企业里的员工,不都是在买我们建的商品房吗?不见得他们就能住在网络游戏的房子里!而且,我知道,牛董事长你也很喜欢购房、买地,在京华、上海你有很多房产,在香港和纽约你也有房子。这足以说明,房地产这块大家必须重视。

牛天听到黄建建竟然揭自己房产的老底,很是恼怒,就辩解道:我不是否定房地产,我是否定房地产泡沫。我们的经济不应该依赖房地产,而应该依靠技术创新。否则,美、日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当两大巨头一开始就相互炮轰之后,就没别的企业家什么事了。

候柏堂副省长今天主持会议,他就只好出言提醒道:“两位首富,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会议时间有限。如果要深入交流一些问题,就请放到会后吧,我们安排了晚宴。现在我们把时间留给其他的企业家。”

黄建建说:“好,没问题。”

牛天也靠在了椅背上:“我也说完了。不过,我想说的是,首富只有一个。”他的意思很明显,今天我就是首富,其他年代的首富都已经是过去时。

黄建建被气得差点炸了,但却没有办法现场发作,他只是说了一句:“江中,特别是宁州房地产的春天才刚刚开始,明年谁是首富,咱们等着瞧。”

这句话,梁健敏感的捕捉到了。

黄建建是房地产业大鳄,如果说华京方面没有人给他支招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说他自身没有对宏观政策的商业敏感也是不现实的。黄建建在房地产方面,甚至有省长都更加敏锐的市场嗅觉。所以,他敢这么说,就说明宁州的房地产市场真的要变天了。

坐在平静的会议室内,梁健有种大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就算他是一个副省长,单凭他一个人的意志和能力,都是无法控制的。因为这是一场宏观政策与涌入资本的较量,也是一场官方理性和社会欲望的较量。在其中,梁健能做的只是从技术层面来尽量减少普通百姓被辗轧。

戚明和侯柏堂的讲话稿,都是省政府的那帮子秀才准备的,情况是有所分析,但是按部就班,多于对市场的敏感;注重格式,多于实质内容。梁健也能理解,这个会议对于在场的很多人来说,也只不过是走个形式。

就算是黄建建和牛天,他们如此针锋相对,其实也无非是想要寻找自己的存在感而已,他们根本就不会透露任何商业秘密。

今天会议的主角不是梁健,所以会议结束后,梁健并没有留下来吃晚饭,而是向戚省长请了假,说自己还有安排。这样的晚宴也不喝酒,都是意思意思,戚省长也不强求。但是,当梁健走出会议中心的时候,首富黄建建却追了上来:“梁省长,你好,今天还是头一次在会议上见到你。”

梁健没有想到黄建建会主动过来跟自己打招呼,他与黄建建握了握手,说:“黄董事长您好。”黄建建也不多说:“我老黄,真诚地邀请梁省长来我们公司考察。”梁健笑着说:“这是一定的,你们可是我们江中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我是必须要去拜访的。”黄建建说:“梁省长,那就让我秘书,与您秘书联系了,排定一个日子,我专程等候你的到来。”

梁健爽快地说:“行,就这么定了。”

梁健回头看去,今年的首富牛天,却一直盯着戚省长在交谈。梁健心想,这可能就是牛天和黄建建的不同。虽然黄建建做的产业相对传统、线下,但是他还是看好黄建建的。

梁健在食堂吃过了晚饭,没有马上回招待所的房间,而是来到了办公室。然后给项瑾打了一个电话。项瑾也刚刚吃过饭,保姆陪唐力和霓裳到庭院里去玩一会儿秋千了,项瑾就在单人沙发坐着,安静看一会儿书。

接到梁健的电话之后,她微微一笑,对手机说:“今天这么早就打电话给我?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梁健在这头尴尬一笑:“老婆晚了嫌晚,早了嫌早,怎么跟领导一样不好伺候啊?”

项瑾笑着说:“我本来就是你的领导呀1

梁健说:“对,对,你本来就是我的领导,而且是远在京华的大领导。领导,您给我拨点经费用用吧?”

项瑾说:“果然是有事,否则不会这么早打电话过来了。说吧,你要多少经费,做什么用?”梁健说:“不多,先借三十万。我的秘书牛达,买房还少三十万首付。”

项瑾笑着道:“你这个领导当得倒是关心下属,竟然还借钱给秘书买房,这样的领导不多见呀。”

梁健笑着说:“小伙子工作认真,家里也不容易。宁州的房子,很快就要涨价,如果现在不买,以后更困难。如果他的房子不搞好,也会影响工作,还不如先借一点给他。”

项瑾也不多说:“你说借,那就借吧。把他的银行卡账号给我吧,我现在就手机转账给他。”

项瑾本来对金钱看得淡,所以痛快答应,这让梁健也心情愉快。这样的老婆,就算自己的工资卡全部交给她管,也不会有不平衡。梁健接着又问项瑾:“我们在宁州已经有一套房子了,要不要再买一套?”

项瑾就说:“宁州、镜州、京华我们都有房产了。不需要这么多房子吧。反正钱足够用了,房子足够住了。以后唐力和霓裳,我相信他们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过得很好。所以,这个房子,就不要买了吧。”

梁健听了笑着道:“我这可是已经跟你说了,下次别因为房价翻了翻,说我这个老公没有提醒过你。”

项瑾娇声道:“你觉得,你老婆是这样的人吗?正经的,什么时候会京华一趟?”

梁健说:“这个周末。我想约中-组部干部二局局长曹也兴吃个饭,到时候请老婆陪同,不知行不?”

项瑾听说梁健要回来,心里开心:“这个可以有。”

这时候,梁健感到手机中有电话冲进来,一看是省纪委书记章平心,心下不由一愣,他找自己有什么事?

  • (快捷键:←)
  • 权路迷局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