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玄幻魔法>放开那个女巫>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空骑士之名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空骑士之名

小说: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无冬城,飞行训练常

“快,快!走快点,保持身体的平衡1

“你的腿简直比婴儿还弱1

“方向,注意你的方向1

“喂,你往哪里走?我真该在走道两边放排火盆。”

“要吐到一边去吐,不要吐在木板上,否则就给我舔干净1

“下一个,古德1

“有1古德顿时打了个激灵,他深吸口气,走到一张转椅前坐下。

教官鹰面那张冷酷的脸也映入了他眼中。

哪怕仅仅只是对视,古德也会感到不寒而栗——听说对方原本是北地驻军指挥官,轮换后回到无冬城,马不停蹄地又参加了军队内部的审核,并成为空骑士预备队中的一员。这意味着他不仅经历过教会之战,还放弃了原本应有的假期,投身到全新的训练中来。

换句话说,对方是属于那种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的角色。

被这样的人盯上,他只觉得压力巨大。

刚一坐稳,同队的两名伙伴芬金和海因兹便围了上来。

在他们脸上,古德看到了自求多福的神情。

接着椅子被飞快地转了起来——

这是他加入预备队后,最让人头痛的一项训练:转椅前摆着一根五米长、手掌宽的木板,称之为天桥。而他们得被转上半分钟,再从木板上走过去。

平时谁都能轻易做到的事情,在旋转过后变得截然不同起来,身体仿佛失去了重心,天地都在摇晃,别说是走天桥了,就连保持站姿都不是一件易事。通常鹰面把十次训练分为一组,成绩最差的则会被处以“打扫厕所”、“剪出杂草”之类的惩罚,或是在周末休息时连续转上一整天。

古德就试过一次。

结果其他人都在快乐的吃着晚餐时,他在宿舍里呕吐了一地。

如此糟糕的经历,他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停1

随着一声令下,旋转的椅子被同伴骤然按停,古德忍住猛冲上大脑的晕眩感,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快!别愣着,走起来1

他咬紧牙关,抬高视线,摇摇晃晃地踏上木板,朝另一端走去——经过十来天的练习,他发现了一个小诀窍,那便是盯着脚下反而更容易失稳,还不如正视前方,用身体记忆去控制脚步。

当脚底传来坚实的触感时,古德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完了这段天桥。

“好、好厉害……”

“居然一步都没有落空1

“这还是头一回吧?”

身后顿时响起了一片议论声。

他回过身去,望向鹰面,而后者也少见的扬起了嘴角,“不错,看来你们也不是无可救药。”

“不过1教官顿了顿,语气一变,“到今天才有一个人真正通过,这成绩是所有班里最差的一个!提莉殿下说了,空骑士是万里挑一,如果你们不想被全员刷下,永远在地上干些杂货,就给我打起精神来,加倍去练习——休息五分钟,然后再来一组1

大家顿时发出了一片哀嚎之声。

“喂,你是怎么做到的?”芬金凑到古德面前,挤眉弄眼道。

“记住迈步的幅度,假想自己并没有晕眩,按平常那样走就行。”

“这还能假想的?”海因兹也跟了过来,“那不等于在骗自己吗?”

这两人都是和古德同一批通过考核的报名者,因此没几天便熟络起来,加上空骑按照三人一队的分法将他们归在一起,现在几乎成了形影不离的“战友”。

“你管它有没有骗,只要能通过就行。”古德敲了敲脑袋,“一般来说,越聪明的人越难欺骗自己,你们应该很容易做到才是。”

“得了吧,”芬金不服道,“不就成功了一次而已吗,看把你得意的。”

“打个赌呗,待会一组里,我能成功三……不,五次1

“那你这周要洗的衣服我都包了1

“内裤也算?”

“呃……”

“你们先别争了,”海因兹插话道,“我想知道的是,在地上练这些东西真的能成为空骑士吗?”

两人一时哑然,这个问题也算是所有预备学员一致的困惑。什么走天桥、过滚轮、辨风向……与其说在培养战士,倒更像是一种杂耍。公主殿下的亲自教导也不见踪影,而是将方法传授给第一军的骨干后,再由他们来带班。

加上训练颇为辛苦,从早练到晚不说,入夜后还要进行集中授课,学习读写,如果不是提莉殿下亲口允诺过,只怕大部分人都会怀疑公告的真实性。

可偏偏教官的态度又十分严厉,以至于没人敢当面提出来。

“谁知道呢,”好一会儿芬金才耸了耸肩,“至少这里的伙食不错,能天天吃肉不说,周末还有加餐。”

“我到觉得……殿下不可能骗我们。”古德沉吟道,“那天我们不是得到了一袋子书本么,我的妹妹告诉我,有一本叫飞行原理什么的书……正是公主殿下编写的。等我们完全掌握了读写,或许就能知道这些练习的意义了。”

“你倒是挺乐观的,”芬金咧嘴道。

“如果凡事不往好处想,我早就死在流亡的路上啦。”

“好了,休息时间到1就在这时,鹰面的声音瞬间盖过了所有人的交头接耳,“都过来排队,按之前的顺序再练一次1

“是……”大家有气无力道。

然而意外发生了。

训练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名身穿军装的男子走了进来,附在鹰面耳边说了几句话。

鹰面点点头,对其行军礼后,转身望向众人。

“恭喜你们,后续练习取消,你们可以接着休息了。”

芬金和海因兹松了口气,唯有古德却屏住了呼吸——他分明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里面有讥讽、有戏谑,以及……幸灾乐祸?

“但不是在这里。”果然,鹰面接着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私底下在抱怨什么,可惜以你们那可怜的脑袋瓜,即使解释了也听不明白。不过你们的好运来了——现在有一个机会,能让各位亲眼目睹到空骑士这一词代表的含义。”

空骑士的……真正含义?

古德突然感到心跳的有些快。

“跟我来吧,”鹰面缓缓扫过所有人,“记得待会别被吓尿了裤子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