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玄幻魔法>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第3426章 千亿娇妻3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3426章 千亿娇妻3

小说: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作者:很是矫情(书坊)| 类别:玄幻魔法

果然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呀。

连纯洁的女主都要为了钱低下头啊?

一边屈辱地承受着,一边数着钞票,又为了苦衷容忍着。

一边自卑着默默爱着,忍受着所爱之人的人轻视和凌辱。

如此复杂的心理历程,宁舒光是想想都觉得好累。

平凡人努力工作,累身累心,而女主忍受着这些,得到了一大笔钱。

不受点苦,就能够得到了这么多岂不是让人诟玻

这爱情的背后所带来的利益很明显呀。

宁舒觉得带着面具很闷热,楚天风倒是撑得住气呀。

反正她是不会再出价了,她买了说不定会生出什么变故来。

他们爱怎么虐恋情深都不关她的事情,的任务是找到进化的契机,并且要铲除其中的阻碍,帮助位面进化。

说起来这种任务说难很难,因为根本就抓不住位面进化的契机,说简单也简单,因为根本就没有委托者,不需要完成委托者的心愿。

宁舒百无聊赖地看着这些男人竞价,大约是主角光环的缘故,这个女主吸引了不少男人竞争。

大约楚天风会最后一举拿下女主,带回去恩恩爱爱的。

楚天风真是好这一口呢,不正正经经交个女朋友,居然到这里来拍卖一个女孩子。

这跟嫖.娼有啥区别。

这么一想,楚天风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霸道总裁风格一下就随风飘散了,变得好猥琐啊!

再多的美化都遮掩不住楚天风嫖.娼的事情。

宁舒想了想也举牌,准备将价格在往上升一升,这样到时候楚天风出价,肯定会劲爆全常

宁舒这是在帮楚天风出风头,嘿嘿嘿……

楚天风终于举牌子了,开口道:“一千亿。”

宁舒:……

哎,这个世界的钱真是草纸呀,怎么这么不值钱。

动不动就几千亿,土豪的世界不懂不懂。

面具虽然遮着脸,但是露出了下巴,光是轮廓分明的下巴,就知道这个人很帅。

尤其是通体的气质更是做不了假。

温歌看着这个男人,脸色开始发红了,这么高的价格,大约已经没有人再出价了。

楚天风的价格成功让在场的人哑巴了,毕竟这么多钱买一个女人,是不值得的,女人嘛,多得是。

这就是一个棒槌,花这么多钱?

宁舒伸了一个懒腰,接下来就该是金屋藏娇了吧。

看来无论是什么时代,买卖人口都是常态,即便是现在这种社会已经很平等了,但是平等背后的黑暗是依旧存在的。

这个女人被抬下去了,到时候会送到楚天风的面前。

哎,这个侄儿也是寂寞了,需要女人了。

宁舒出了会所,在门口等着,等着楚天风出来。

楚天风出来的时候,后面亦步亦趋跟着一个女人,是刚才被拍卖的女孩。

女孩非常害羞,低着头走路,一下撞在楚天风的背上,连忙惊慌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宁舒拉下车窗,对楚天风笑着说道:“风流公子为美一掷千金,好魄力好魄力。”

看到宁舒,楚天风的脸一下就拉了下来,现在冷静下来了,楚天风也觉得自己但是脑子发热,看到这个女孩有种莫名的冲动。

看到她被人关在笼子里,身上穿得很少,被人这么看着,颇为不悦。

用大价格买下了。

现在又被情妇的儿子察觉了,如果跟爷爷告状,少不得要被爷爷责备。

宁舒打量着穿上衣服的女主,“长得好看,大约是有什么苦衷才忍着这样的屈辱吧。”

“我猜猜,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得病了,需要一大笔医药费,还是家里人欠了高利贷?”

不可否认,这是来钱最快的方式,是一条捷径。

其他的工作都来钱太慢了。

而这种地方,来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钱对于这些人来说不算什么。

温歌感觉有点难堪,确实是这样的,她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楚天风很厌恶这个男人,一个情妇生的孩子,堂而皇之进入楚家,以楚家人自居,不要脸。

宁舒笑了笑,越发像一个小白脸了,“侄儿,我劝你还是不要把这个女孩带回家去,带回去了爸爸肯定心脏病发作。”

“尤其你花了这么多钱,公司一个季度的收益就这样被嚯嚯了,爸估计要气得吃不下饭。”

“换个地方金屋藏娇哦。”宁舒对两人眨了一下眼睛,两指在眉尾一挥,“再见了,我的好侄儿,这件事叔叔会替你瞒着的。”

楚天风冷冷地说道:“不需要你假好心。”

“好吧。”宁舒将车窗关上了。

温歌见买主周身的气势冷凝,心中有些怯弱,“我是不是给你带来麻烦。”

“上车。”楚天风冷冷地说道,温歌立刻乖巧地上了车,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想了想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我只是卖初.夜。”

楚天风嗤笑了一声,冷冷地说道:“你有这么值钱吗,收那么多钱就卖初夜。”

“你要跟着我多长时间,是我说了算。”

“我花了这么多钱,就一个晚上?”

温歌的眼中顿时含泪,自尊心顿时被践踏成泥,忍着屈辱说道:“当初说好只是初夜的。”

“你已经买给我了,多久是我说了算,什么时候我厌倦你了,交易才算是结束了。”楚天风因为宁舒关系,现在正在气头上,说话也格外不客气。

可怜的温歌成了出气筒,气得浑身发抖,亏她以为是一个好人,却没有想到他这么坏。

而且完全不按照交易来,她不是说过了只卖初.夜了,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交易结束。

要等到买主厌恶了,可是什么时候会厌恶。

这个买主摘下面具的时候,俊美无铸,让温歌的心中稍微有点安慰。

她只有这具身体了,如果能用这具身体为家人做点事情也是好。

与其跟恶心的男人,如果**于这样的男人,自己也不算亏。

可是只是一夜现在发展到不定期,让温歌很难接受。

“你不能这么做。”温歌垂死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