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校小保安>第3944章 正面交锋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3944章 正面交锋

小说:女校小保安| 作者:素手添香(书坊)| 类别:

但布开畅殊不知红魔鬼小队成员早已经接收到了杨逸风的吩咐,让他们不要跟布开畅起冲突,尽量掩藏实力。

当时他们还不懂,此刻,他们才明白,是为了麻痹布开畅的神经。

“我是个武痴,经常喜好跟人切磋手艺,方才也只不过是跟大家开的一个玩笑,希望张总别介意。”布开畅难得说句好听的。

张兰庸冷哼,看向辛天干揶揄道:“你的手下还真是喜欢开玩笑,但我张某心脏就只有一个。”

张兰庸拂袖朝前走去,情绪状态还拿捏的很到位的。

实际上他只不过是心虚害怕,想尽快结束这折磨人的表演。

辛天干十分恼火,他狠狠瞪一眼布开畅,示意他安分老实,随后他抓紧跟上去,“等等我张总。”

到达房间门口,张兰庸的保镖为其刷卡开门,待张兰庸和辛天干朝里面走去,布开畅和他身边四个保镖都想跟着的时候,其中一个红魔鬼小队成员装扮的保镖拦下布开畅和那四个人,“你们不能够进去。”

“为什么?”布开畅当即不乐意。

“两位老总谈合作,你们当下人跟着进去合适吗?”那名红魔鬼小队成员继续阻挠。

这句话却是惹火了布开畅,布开畅刚要发火。

辛天干指着布开畅开口,“这样好了,我只带着他一个人进去,其余的我都不带。”

红魔鬼小队成员倒也没再开口,只是点点头,当他们走进后,红魔鬼小队成员立马关上大门,准备伺机对那四名保镖下手。

屋内。

辛天干看着装潢不错的套间,满眼都是喜色。

只是当辛天干看到坐在沙发的一个人时,他变了变脸,“这位是……”

“哦,他是律师。”张兰庸笑着说道。

辛天干刚刚泛起的警惕,立马松懈。

布开畅却是眉头紧锁,他不放心地走进。

杨逸风此时还在看报纸,通过余光,扫瞄到那双皮鞋一步一步向他靠近,一抹杀气自眸子滑过。

他放下报纸,缓缓抬头,浑身透露阴佞,“两位好久不见。”

一句话,一副真容现,立马令布开畅和辛天干脸色大变,心中警铃大作,他们纷纷后退。

“是,是你1辛天干指着杨逸风,气的浑身哆嗦。

杨逸风扔下报纸,站起来,偌大的空间顿显逼仄,“老子找的就是你们1

辛天干顿时反应过来,转头狠狠瞪向张兰庸,杀气滚滚的眸子顿时把张兰庸吓个不轻,他嗖的撒丫子跑向杨逸风的方向。

布开畅杀气顿起,旋起飞镖朝张兰庸甩去。

眼看着要射中张兰庸,张兰庸吓得眼睛变成斗眼,脸上退却血色,几乎都忘记跑了。

布开畅趁此拉住辛天干两个人抓紧往门口跑去,想要逃跑。

结果发现,门居然被锁死。

布开畅大为恼怒,他催动内力,将锁给破坏,门松动。

另一边,杨逸风已经出手成功击落飞镖,救下张兰庸。

随即杨逸风转手就对布开畅下手。

布开畅发现背后杨逸风的攻击,当即做出反击。他冲辛天干大喊,“快走1

辛天干立马打开门,跑出去。

而就在此时,原本躲在暗处看好戏的叶紫潼和萧妍纷纷现身。

“这帮可恶的家伙。想逃绝对不可能1叶紫潼抓紧追出去。

萧妍也是如此。

杨逸风冷凝瞪向布开畅,冷嗤道:“想不到盗贼团伙还里,还有你这种忠心护主之人,我算是开眼了。”

布开畅戴着面具,冷冷一哼,“少废话,想要对我下手尽管来!但能不能抓住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杨逸风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冷笑话,“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我杨逸风做人的习惯埃”

“谁?杨逸风?你是杨逸风?”对方大惊失色。

看到对方的反应,杨逸风冷笑道:“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号,呵呵,那更好。”

一句富带杀气的语气冒出,杨逸风旋即发出猛攻。

只是一招,震得布开畅连连后退,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他眼中闪烁惊愕,十分的后悔。

远处,张兰庸趴在沙发后面,捂着脑袋,看着这一幕,瑟瑟发抖,生怕被波及。

“我劝你趁早投降,再这样做无畏的斗争也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你们别忘记你们干的是偷盗M稀土的违法勾当,行为情节相当恶劣!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政府和国家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1杨逸风怒斥,自从发生偷盗战略资源事件以来,他整个人为此寝食难安,如今终于有机会手刃敌人,他绝对不会错过!

“我还是那句话要杀要剐随便来1布开畅也是硬气,与此同时,他注意观察周围的环境,打算伺机逃走。

杨逸风将他的小举动清楚地看在眼里,立马出手怒喝,“别想着逃了,我已经派人将这里包围,围堵的是水泄不通,你们跑不掉的1

布开畅艰难躲避杨逸风的拳头,但终究还是没能幸免伤到。

“杨逸风,你何必对我们苦追着不放?我们也不过是为此讨口饭吃而已。”布开畅眼睛泛着猩红,出招也越发的狠了。

杨逸风扣住布开畅袭击来的拳头,用力一握,眸底迸射犀利寒光,“讨口饭吃,你们将个人的利益建立在损害国家利益的基础上,这就是大大的不道德行为,你们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1

话音刚落,与此同时还伴随一阵凄厉的惨叫。

杨逸风旋即一脚踹过去,布开畅反应也较为迅速,抬脚向抵挡。

结果力道不敌杨逸风,重重向一侧后退,撞在墙上,还带倒一侧的装饰品,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远处躲在沙发后面的张兰庸看着心疼的要死,那东西就是给他也比砸了强埃

“老实交代,你们究竟把M稀土运往何处?贩卖给了何人?”杨逸风狭长的凤眸一眯,满身寒烈,以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向四周推进。

布开畅靠在墙上,刚刚咬牙将脱臼的手合上,脑门上出了不少的汗水,一阵冷气袭来顿时令他寒毛乍起,心中倍感压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