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宁王妃:庶女策繁华>第2575章 全文大结局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2575章 全文大结局

小说:宁王妃:庶女策繁华| 作者:卿落落(书坊)| 类别:女生小说

人在濒死的时候,都是能迸发出无限的潜力的,有士兵质问:“那宋将军你说,咱们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援兵怎么还不到?是不是压根就没援军?”

宋叶看向那个人:“大周军人的职责是什么?保家卫国,听从命令!就算真的没有援军,你们也要给我死守在这里1

没错,虽然沉俊旭去找宋叶商量过,但宋叶仍然没有答应退兵。

他们面对的,是看着越来越多的东域兵马。他们的铁骑,马上就要踏破大周的城墙。

因为宋叶的果决,镇压下了大批蠢蠢欲,但还是有些贪生怕死的,怒骂宋叶:“反正也要死了,那有些话,我现在就和你说清楚!我看你就是被放逐久了,生怕出一点儿错。所以要用我们的生命,铸就你的升迁路1

这话听的宋叶一阵心寒,他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没有辩解。

“你们如果都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他也有妻子正在等他回去,谁会不想活下饶时候,需要在自己和国家之前,做出一个抉择来。

宋叶愧对林林,却从不愧对大周的军队和子民!他不信,他的判断依旧是错误的!

如今和东域大军对抗的大周将士们,用苟延残喘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他们的的确确,看不到任何希望。

宋叶唯一的信念,是慕泽不可能放弃他们,但是信念救不了人命,还是有士兵在大片大片的倒下,战力无继。

沉俊旭几次都想劝宋叶,别那么执拗,可看到不吃不喝不睡了几年的宋叶,还是那样笔挺地站在城墙上时,这些话,他就说不出来了。

终于,宋叶也坐在地上,神情疲惫。沉俊旭就在他身边,两个人手中都拿着剑,沉俊旭问:“若是真的死了,你会后悔今日的决定么?”

宋叶摇摇头:“不悔。”我以我血祭轩辕,以我身躯守疆土。

最起码在我活着的时候,东域的那些士兵们,谁也别想往前一步。

城墙上,有人啜泣起来,还有人吟唱着家乡的小调。他们遥遥地望着远方,许下了一个愿望。

希望在有生之年,再也不要有战事了。愿大周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

死寂之中,升起了宋叶没有察觉到的希望。他也在出神,遗憾不能在死前,再见林林一面。

忽然,有人打破了平静,指着远处的军队说:“东域的兵马有动静了1

怀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无数人从城墙上站了起来,包括宋叶。

他使劲儿地抹了一把脸:“怎么,最后的决战要来了么?我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了!让他们放马过来1

其他的士兵也和一样义愤填膺:“对!侵犯我大周者,虽远必诛1

“杀1

“杀1

正当士气大镇的时候,沉俊旭忽然喊着:“不对劲儿啊!他们是在撤军1

“什么?怎么可能?”明明他们已经被*到绝境了啊?

宋叶马上派人去打听情况,原来东域真的在撤军!而且回话的人说:“其实东域那些老弱妇孺们,也早就坚持不住了,但是宇文睿有死命令,让他们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里。是东域的和玉公主站出来,斩杀了宇文睿留下的将领,成功解救了这些老弱病残们1

宋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既然和他们对峙的只有残兵弱将,那东域的精兵呢?

沉俊旭的脑子转的飞快,他颤抖着说:“咱们中计了!这是一个局中局!其实东域的主力,本来就不在这里,我估计……他们是去西北了1

宋叶喃喃地说:“怪不得皇上没派援兵过来,一方面是因为大周抽不出那么多的军力来,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咱们根本就不需要啊1

沉俊旭气冲冲地说:“好一个歹毒的宇文睿,用了一招空城计,就把咱们给耍了!如果咱们能多几万兵马,这次就能杀到他老巢去1

宋叶拍拍沉俊旭的肩膀:“也别说的这么果决,当一个国家要灭亡的时候,百姓们的力量是强大的。而且宇文睿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他能控制这么多老弱妇孺,说明在国内,会有其他的准备。”

沉俊旭“嗯”了一声,“那咱们必须快点告知皇上,这是个计1

宋叶目光灼灼:“恐怕西北已经打起来了。沉俊旭,你继续留下来镇守东域,我率兵赶去西北支援。”

“宋将军!你休息一下!最起码,见见嫂子……”

宋叶思索片刻,一直冷酷的脸上,浮现了温柔的笑容:“等我回来,再和她好好团聚。我走的这段时间,林林就拜托你了。”

沉俊旭朗声承诺:“我一定会保护好嫂子1

很快,宋叶率军离开,军队也只在行进的路上,休息了一下。

至于西北的情况,他预料的没错,战斗的确打响了。

但不是西北主动发起的进攻,而是大周。卫楚秀和容辰装作不知道东域大军在西北的模样,表示他们要拿下西北王庭。

耶律真也假意出来迎战,把容辰和卫楚秀引到一处天险地,然后让暗处亩虼缶稚恚阉歉Я似鹄础

就在他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发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三十率领的军队,又把东域的大军,给层层围住了。

耶律真在包围圈的最里层,惊骇地问:“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已经去东域了么?”

三十冷漠地说:“你以为,只你们会藏?”

宇文睿在发现他们竟然被宁军给反包围了后,也震惊非常,他和慕阙商量道:“让我亲自去领兵,还有一线生机。”

慕阙这两年,表情更少了,乍一看,和早年的慕泽非常像:“去吧,等你凯旋。”

三水见宇文睿也现身了,骄傲地说:“你们的诡计早就被皇上识破了,束手就擒吧1

耶律真和宇文睿策马站在一起,成败在此一举,谁能退却?

“那又如何?”宇文睿冷冷一笑,“今日就让你们看看,我东域的将士是有多骁勇1

东西联军和大周的军队,就在西北的土地上,开战了。

这场战斗,几乎是投入了三国全部的兵力,各种战术变化,风波诡谲。

慕泽还和当年一样,不光是排兵布阵,更亲自领兵,上战场杀敌。

这一点宇文睿和耶律真不想落了下风,也以身作则了。

关于元绣玉的那封信,慕泽和元锦玉通读了,但是却没有等着东域出手。

他们率先出击,一是为了振奋士气,二是*迫东域临时改变战术。

但是在后续战斗中,元锦玉也看得出来,元绣玉的确没骗她,宇文睿在很多布阵手法上,和她在信中写的一模一样。

元锦玉是不上战场的,她在后方,进行策应。

往往几天,就见不到慕泽和容辰等人的身影,到处都是硝烟战火弥漫,受伤的士兵呻吟着被抬回来,还有些直接死在了战场上,连马革裹尸都做不到。

风叶白也跟他们到了前线,对于处理这些伤势,他很有经验。而且在京城尚医局的几年,他还培养了一批医术精湛的大夫,有他们的帮助,大大减少了大周士兵的伤亡。

旷日之久的战斗,持续了整整半个月,多数的时候,战斗都是在胶着着,偶尔宇文睿和耶律真联手,也能小小的坑慕泽一次,但很快就会被慕泽回击。

眼看着慕泽歼灭了他们大部分的军队,宇文睿和耶律真冷着脸回到主将营帐,在沙盘边,和慕阙商量对策。

耶律真脸色Y沉得可怕,他问宇文睿和慕阙:“你们以前就是和这样的怪物作对?我和容辰交手也几年了,都没觉得他有这样棘手1

宇文睿同样看着慕阙:“你还有什么办法么?再这样下去,咱们必输无疑1

营帐中的气氛很低沉,毕竟在开战之前,大家信誓旦旦地认为,他们会是最后的赢家,结果慕泽给他们上了一课,想赢了宁军,他们还早了几百年呢!

慕阙也很气愤:“我当初在连横你们之后,也曾狠狠地打压过玉泽,想让他们在百姓中失去公信力。但是有元锦玉在背后撑腰,加上个难缠的李豫和璃潇,不管我用什么计策,都很难把玉泽打垮。”

宇文睿也气冲冲地说:“本以为大周这几年经济衰退,可是在玉泽的支撑下,他们竟然能拿出这么多粮草供宁帝打仗1

耶律真一想到在战场上,看到宁军兵强马壮的,就非常嫉妒。

慕阙和他们商议了之后的战术后,让他们先出去了。

等这两个人离开,慕阙脸上的焦急,全部消失不见,只有深深的怨恨和势在必得。

暗处慢慢走出了一个人来,衣袍宽大,背影削瘦:“没想到,最后我会和你联手。”

慕阙冷冷地说:“只要能赢,没什么不可以。”

“你答应我的事情,会做到吗?”

“如果你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我劝你趁早退出。”

暗处的人不说话了,慕阙也不关心这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天下是一个棋盘,而他才是笑到最后的下棋人,一切的一切,都会成为他的棋子,铺就他成功的路。

……

短暂的休战,慕泽和元锦玉休息在营帐中。

不过就是半个月的奔波,元锦玉见慕泽胡子拉碴,风尘仆仆,还瘦了两圈,心疼得不得了。

慕泽洗战斗澡的时候,元锦玉就在他的浴桶边,帮他擦背。

她轻柔地说:“等回京后,我一定要御膳房好好给你补补,你看看你,这么憔悴。”

慕泽闭着眼睛,感受着她的柔软,问她:“为何一定要回京?在这里也能补。”

“怎么补?玉泽的商队可都用来运送粮草了,没运过补品。”

哗啦一声,慕泽从浴桶中跨出来,然后一把抱住元锦玉,往床榻走。

元锦玉捏紧了手中的帕子,狐狸眼望着他:“九哥,你做什么?身上都是湿的呢。”

慕泽低头看她,喉结动了动,眼神更深沉:“进补。”

“嗯?”

他的鼻尖捧着锦玉的:“你就是我的补品。”元锦玉登时羞红了脸。

……

一夜过去,等第二天元锦玉醒来的时候,慕泽已经没在了。她用被子蒙着头,笑得很甜蜜。

只是这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跳,让她的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坐起来,拍拍她的脸,元锦玉告诉自己:“九哥一定会赢的。”

慕泽这次也是亲自率军,堵截宇文睿和耶律真,这两个人,已经被他*到绝境了。

他们全力奔跑着,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耶律真心里叫苦不迭,要不他现在投降了吧?慕泽会不会留他一命?

宇文睿则是怨恨着慕阙,都到了这种时候了,慕阙还龟缩着吗?东域的基业,就要毁在他手上了啊!

渐渐地,两个人被慕泽追的没有了前路。他们勒马停下,眼神复杂地看着慕泽。

成王败寇,他们决定认栽了。

慕泽和他们半句废话也没有,让他手下的人,绞杀了这两个人的亲卫,再让三十上前,绑住宇文睿和耶律真。

变故,就是在三十离开慕泽身边后发生的。

等慕泽察觉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人包围了。从身材上看,他们和耶律真差不多,但是要更壮实,他们身下所骑的马,都比慕泽的小红枣要大上两圈。

通体纯黑的战马,还有这么多,恐怕这些东荒的人!

耶律真是西荒,也称西北人,但是原本这里是一个整体,叫做北荒。

慕泽的先祖将西北收服,东北则是固守他们的领地,也从没和大周宣战过。

夺嫡的时候,他们是蠢蠢欲动了,可是还没等出手,慕泽就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现在,他们竟然又出现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一定是慕阙说服了他们!

三十也大惊失色,拔出宝剑:“护驾!护驾1

为什么大周这么多年,都和东荒的人相安无事?只是因为他们老实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骁勇善战,以一敌百!

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的东荒士兵,形势对慕泽相当不利!

而这些人和慕泽是一个性子,要的就是敌人的命,才不会和你多说一个字!

转瞬之间,两拨人就打了起来,慕泽身边的亲卫,一个个地挥剑,再一个个倒下。

耶律真和宇文睿趁机跑远,观战的时候很兴奋:“原来慕阙还有这一手准备!真是把你我都给瞒住了1

宇文睿听到耶律真的话,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默认了,慕阙和慕泽两个人,都比他强。

战争到了这一步,已经不知道设了多少个局中局了。若是他早就知道东荒的人会来,制定的计划也会不同。

那样,就会慕泽轻易识破。

现在,慕泽已经在困兽之斗,慕阙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因为人数和武功上的优势已经不在,慕泽节节败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三十为了救他,身受重伤,他在斩杀了数人之后,明白了情况不能这样将持续下去!

因为既然有人来截击他,肯定也有人去攻打宁军的大本营了!而锦玉,还在里面!

稍微一分心,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就砍在了他的身上!

三十凄厉的声音响起:“皇上1

攻击了慕泽的那主将冷冷地用刀指着他说:“战斗的时候分心,很容易死的。”

慕泽懂了,这些人都是在刀尖上换来的命,面对一个,他能轻易取胜,但面对千百个呢?很难。

尤其是他还受了重伤……但是他会放弃么?为了他的国家,为了他的亲人,他也绝对不会放弃!

慕泽提着剑,嘶吼一声,推开三十:“你现在回去,支援锦玉1

“皇上,我不走1三十疯了一样要冲过来,“您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您生,属下就生,您死,属下也死1

慕泽孤身一人,却有着千军万马的气势,他冷冷地看着三十,脸上是粘稠的血污:“既然你的命是朕的,那你就要听从朕的命令1

三十大喝一声,吓得东荒人以为他是要冲过来了,没想到,是慕泽为三十开辟了一条道路,让三十冲出了包围圈!

而慕泽,则被东荒人团团围住,三十最后的转身,是慕泽身中数刀,倒在了血泊中……

他擦了一把眼泪,一路狂奔,心中不断地祈祷,皇后娘娘,千万不要有事啊!

慕泽被包围,已经无力回天的消息,传到了慕阙的耳中。

他掸了掸衣袖,冷冷地说:“该出发了。”

京城一役之后,元锦玉第一次见到慕阙。他身边没什么亲卫,只有一个带着兜帽的元绣玉。

元锦玉担心地看着远处,没有慕泽的身影,容辰和卫楚秀,已经集结了军队,抗战东荒人去了。

银杏挡在元锦玉的面前,被元锦玉轻轻推开。随即,她听到元锦玉用冰封千里的声音质问慕阙:“九哥呢?”

慕泽淡淡地说:“谁知道呢?大概已经死在荒原上了吧。”

元锦玉使劲儿地咬着牙,不让慕阙看到她一丝一毫地软弱:“不可能!九哥是最强大的,他不会死1

慕阙指了指远处的东荒人:“你以为,碰上这样的怪物,他能活着?”

元锦玉的确不愿意相信,但是她看到了血R模糊的三十。她急匆匆地跑过去追问:“三十,九哥呢?”

三十下马,直接跪在了元锦玉身前,他无颜面对元锦玉,只能哽咽着说:“皇后娘娘,皇上派属下来护驾1

元锦玉抓着他的衣服,像是要吃了他一样:“本宫问你,皇上呢1

三十虽然不想说出实情,但是此刻的元锦玉太可怕了,他哽咽着说:“皇上为臣杀出了一条血路,臣最后回头,见他被数刀砍伤……那样的伤势,除非有奇迹……”

元锦玉狠狠地推开他:“你别诅咒我的九哥!他是最强大的男人,才不会就此倒下1

可是说着说着,元锦玉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三十没必要和她说谎,她肯定也是相信了这个说法。

“传令下去,分出一部分的士兵,去支援九哥!剩下的,给本宫杀了慕阙1

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慕阙,元锦玉恨极了,她怎么没在最初重生的时候,就杀了慕阙!以至于让他走到了今天这步?

慕阙见元锦玉疯了,压抑的情绪终于释放,哈哈大笑起来:“锦玉,看到了吧?慕泽不如我!我从最开始,就是最爱你的,也是最应该拥有你的!容辰,卫楚秀,五个孩子,你在意的一切,我都会毁灭给你看!然后从此以后,你只能依附着我活着1

元锦玉冷冷地盯着慕阙:“那你肯定要失望了。慕阙,九哥若是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可是在那之前,我要先杀了你1

忽然,元锦玉就想明白了。她和九哥的感情,绝对不是生死能够阻隔的。

上碧落,下黄泉,慕泽在,她就在!

她捂着心口,那里放着他们最珍重的感情。“九哥,你等等我,报仇雪恨后,我就随你而来。”

至于慕阙身后站着的人,也露出了脸,竟然是元绣玉。

她正朝着元锦玉嚣张地笑:“哈哈,你没想到吧,还是我最初和他提议,让他去拉拢东荒!现在慕泽死在了我们手里,马上也是你的死期了1

元锦玉早就知道,元绣玉就算是剖开了心,也是黑的。她不愤怒她自以为聪明的欺骗,而是愤怒她竟然敢嘲讽九哥!

只是这次元锦玉无视了元绣玉,她抬头,冷声道:“玉煞听令1

“刷刷刷”!无数隐藏在暗处的人,都跪了下来。

“在1

元锦玉又道:“唐门听令1

“在1

“武林人士听令1

“在1

浩荡又繁杂的队伍,因为元锦玉,集结在了一起。她玉手指着慕阙和元绣玉:“杀了他们!祭奠那些死去将士的在天之灵1

“属下明白1

震天的吼声响起,慕阙慢慢地往后退,有东荒人挡在了他面前。元绣玉脸色灰白可怕,她完全想象不到,元锦玉竟然能集结这么多的人,来对抗她。

幸好她最后站在了慕阙这边,今天过后,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慕泽和元锦玉了!哈哈!

这些人的武功路数是不同的,但是联手的时候,非常恐怖。

玉煞负责暗杀,唐门负责下毒,那些武林人士,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元锦玉冷冷地注视着一切,从她口中,不断有命令下达。

她现在就是个飞速转动的齿轮,巨大的背上,被她掩埋在心中,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燃起了生机,实际上,她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这样状态下的她,对于战场的把控,更加精准。

慕阙渐渐察觉,他在元锦玉的手上,竟然占不到什么便宜。

元绣玉还在催促他:“最后一刻了,咱们必须孤注一掷!把筹码都押上,不然会失败的1

慕阙定定地看向元锦玉,这种时候,她依旧是那么耀眼。

最后,他沉声说:“把一切兵力都调过来,给我全歼了宁军和容家军!除了皇后娘娘元锦玉外,一个不留1

元绣玉得意地笑起来,快点,快点胜利啊!

就在她还美滋滋的时候,忽然有两把剑,齐齐朝着她S了过来。好在距离有些远,只是擦着元绣玉的脸飞过去的。

她大惊失色:“怎么回事!保护我1

两把剑的主人,也有些诧异,因为别人都在攻击慕阙的人,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样,目标是元绣玉。

遥遥望了一眼,两个人。

因为她们正是丁燕,和“死去”已久的丁莺!

丁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狠狠地揉了一下,踉跄地往丁莺身边走:“你不是……怎么会……”

见丁莺身上穿着玉煞的衣服,丁燕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没有什么一心为她着想的傻子,只有元锦玉安C的眼线。

丁莺也觉得愧对丁燕:“当初,是我骗了你。其实你只是我的一个任务,对不起。”那声姐姐,最终还是被她封在了口中。

丁燕擦干了泪水,露出了一个笑容来:“没事。不管怎么说,是你陪我走过了那最昏暗的岁月。你能活着,就足够了。”

想到了一件事,她问:“不过你为何要杀元绣玉?”

丁莺定定地看着她:“为什么杀她,你不知道吗?”

丁燕如遭雷击。难道是……为了自己?

肯定是了,元绣玉是她的死敌!

忽然有箭舍来,丁莺拉着丁燕一个旋山场的局势说也说不准,可能今天就是她生命的最后一天了。

她不再犹豫,问丁燕:“我还能叫你一声姐姐么?”

丁燕猛地哭出声来,死死地抱住丁莺:“当然可以1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听你叫我姐姐啊!

丁莺抱了她一会儿,推开她:“姐姐,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咱们还有个共同的仇人呢。”

“对。”丁燕恶狠狠地看着元绣玉,“也到了让她付出生命的时候了1

“杀啊1

“冲啊1

慕阙隐藏起来的最后兵力,是他的心腹和东荒的主帅精兵。这些人的存在,连一般的东荒军队都不清楚。

这一队鬼骑兵,是他费尽千辛万苦才同意和自己合作的,当他们加入战斗后,局势果然又变了。

元锦玉的人,渐渐地抵挡不住,节节溃败。容辰和卫楚秀死撑着,背对背商量:“容哥,还有没有办法?”

容辰面色冷酷:“除非咱们也有援军,不然很难撑太久。”

卫楚秀的眼睛都气红了,这个慕阙,到底是留了多少后手!

“能撑一刻是一刻!想要攻下大周,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1

卫楚秀这次的话,却没得到容辰的答应,她抬头看了一眼,身体忽然被容辰钳制住了。

因为她对容辰不设防,如今想挣扎也挣扎不开。

容辰还把她狠狠地往后一抛,传令他的心腹:“护送夫人离开1

卫楚秀痛心地看着他:“容哥,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让我先走?”

容辰转身的背影,决绝又凄凉。他抱歉地说:“秀秀,对不起,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死。”

就算是慕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反应不是自己逃命,而是让三十回来护驾,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我要你幸福快乐的活着,战死沙场,不适合这么漂亮的你。

卫楚秀的泪水模糊的眼眶:“容哥,不行……求求你,别让我走……”

容辰的属下道了一声抱歉,将卫楚秀放在了马上,策马离开。

卫楚秀看着战场距离她越来越远,撕心裂肺地喊着:“容辰,你要是敢死,我就改嫁!成为别人的妻子1

容辰的眼睛也红了,他小声说:“如果那样你能开心的话,也好。”

风沙太大,元锦玉也不停地揉着眼睛,可是丝毫没有效果,她还是一直在掉眼泪。

慕阙见局势对他非常有利,在一众人的护送下,慢慢来到了元锦玉不远处。

他对她伸出手:“慕泽不值得你哭,来我身边吧,你照样是大周的皇后。”

元锦玉慢慢地看着慕阙,那双眸子里,没有对他的丝毫爱意:“除非我死。”

她大喊:“我元锦玉,此生此世,生生世世,都是宁帝慕泽一个人的妻子!今日我誓要和宁军共存亡1

她的话,振奋了太多的士兵,所有人都齐声吼着:“杀杀杀1

慕阙却暴怒非常:“什么时候了,你还要为他守着这份贞洁?元锦玉,一定是我之前对你太温柔了,现在,我决定强硬起来了。”

他指着她:“谁把她给我抓住,我赏金万两,加官进爵1

银杏急匆匆地拦着她:“你们想做什么?”

其他的士兵也冲了过来,包括三十,但是他们不是慕阙的对手。

元锦玉被左右撞着,几次都快倒下了。终于,慕阙的人,到了她面前,对她伸出了肮脏的手。

她死死地看着那掌心,手中拿了一把簪子。若是这个人敢伸手,她就把他的掌心戳穿!

还有慕阙,她是不可能屈服的!她对九哥的感情,坚贞不渝!以前敢跳祭天台,这次就敢自尽!不信就试试看啊!

元锦玉已经下定了决心时,忽然见到,有一个通黑的铁剑,直直地砸了下来。

而它S穿的,是那个要抓她的人的手!只听一声惨叫,他的手竟然被钉在了地上!

元锦玉猛地抬头,因为这是熟悉的剑意!是九哥的!

终于,她看到了远处有浩浩荡荡前来的军队,领军的,正是九哥!

虽然看不出他受伤了没有,但是黑色的铠甲,肃杀深沉,还是那样威风凛凛。

元锦玉激动地喊:“九哥1

慕泽已经勒马,他深深地看了元锦玉一眼,之后问慕阙:“你想对朕的皇后做什么?”

慕阙吃惊地看着他:“不可能!你不是已经被杀死了吗?怎么会……”

慕泽冷冷地说:“朕在开战前就知道,你连横了东荒的人。怎么,你以为只你会局中局么?”

慕阙虽然是盯着慕泽,却指着元锦玉:“可是她都相信你已经死了……”

对此慕泽有些悔恨,在看到元锦玉脸上那巨大的悲怆,恨不得自尽的情绪时,他觉得,自己对锦玉太残忍了。

“她太了解我,我诈死的事情,不光是她,连三十都不清楚。若是他们知道了,还怎么骗出你全部的兵力来?”

慕阙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目光转了两圈,忽然抓住了一个东荒人问:“你们不是说他被围困了,受重伤了吗?现在他怎么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

那个东荒人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结结巴巴地说不上话来。

慕泽的确是受伤了,但是没看起来那么重,毕竟他早就知道会有东荒人来杀他,当然有准备。

那些伤,看着恐怖罢了,他找好了角度,其实连血都没流多少。毕竟这些东荒人,再骁勇善战,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而现在,他已经把慕阙的一切底牌都掀起来了,新仇旧账,可以一并算了。

本来沉浸在喜悦之中的耶律真和沉俊旭也明白了,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什么统一大陆,都是梦。再看着慕泽的时候,他们深深地懂得,这个男人,谋略深,下手狠。

慕阙绝望地说:“你就不怕得知了你的死讯,元锦玉会直接随着你而去吗……”

慕泽摇头,满目深情地看着她:“正是因为相信锦玉,我不在的时候,她也会撑起大局,所以才有了这一环扣一环。慕阙,不要负隅顽抗了,你觉得,你还是我的对手吗?”

慕阙自满什么?是滔天的母族,精英的教育,忠心的心腹,还是雄厚的兵力,深沉的心计?

而慕泽,一点点地把他所有的骄傲都给碾碎了。从身体到心灵,虐到他连渣渣都不剩。

慕阙无心再战,轰隆一声,跪在了地上。他真的败了。

至于宇文睿和耶律真,和他是一个反应。

其他人见主将们都跪了,他们还能有信心打下去吗?慕阙的联军,成为了一盘散沙,想奔逃都没有力气。

东荒的人见大势已去,还试图和慕泽讲讲条件,笑眯眯地说:“我们都是被慕阙迷惑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愿意当大周的附属国……”

结果还没等说完,慕泽一剑,就斩断了他的头,冷漠地说:“大周不需要附属国。想活命,就彻底变成大周的领土和子民。”

没有人敢忤逆这样的慕泽,不知道是从谁开始,丢掉了武器,之后,叮叮哐哐的声音持续响起。

这些战俘们跪在地上,重重叩首:“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1

丁燕和丁莺也突破了重围,来到了元绣玉身边,两把剑,全部都比在了她的脖子上。

元绣玉想求情,她泪光破碎地说:“丁燕,当初的一切都是误会,我也是被*的碍…”

见丁燕无动于衷,她对远处的元锦玉喊着:“锦玉,你救救我啊,我是你的姐姐啊1

元锦玉对她没半点心软,冷声说:“聒噪。”

这是已经默许了丁燕和丁莺的做法,两姐妹对视一眼,齐齐一动,元绣玉死不瞑目的头飞得很高,鲜血溅了丁燕和丁莺一身。

她们不觉得脏,只觉得很爽快!

至此,大仇终于得报!

慕泽下马,快步走到元锦玉身边,重重地抱住了她。

元锦玉扑进她怀中后,还在担惊受怕地检查着:“九哥,你肯定受伤了吧,为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儿……”

“没关系的……”慕泽亲吻她的耳后,小声说,“昨天晚上,你已经给我进补过了。”

元锦玉破涕为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不正经1说着说着,她又开始哭,“三十一身鲜血回禀你情况的时候,你知道我最后悔什么吗?我后悔早上睡得太熟,连送送你都不曾……”

慕泽抱着她,眼圈也红了:“傻姑娘,不打扰你休息,是因为我确定,我能平安回来埃”

“嗯1元锦玉搂着他的腰,“回来了,就再也别走了。”

“不走,永生永世陪着你。”

慕阙满目疮痍地看着这一幕,众叛亲离,功亏一篑。等到他的,绝对不是慕翎那种能活命的结局。

当有人要来带走他的时候,他回手就抽出了剑来。

随着他的动作,其他人也拔剑比着他,非常警惕。

慕阙悲伤地笑了一下:“都这种时候了,我还能有什么威胁呢。我不过是……”他看向元锦玉,“希望你能亲手了结了我的生命。”

一见钟情,误了一生。你让我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爱和恨。

哪怕到最后一刻,我仍旧不会怨恨你,伤害你。只是我最后的愿望,你会满足吗?

元锦玉当然不会。恍惚间,眼前的场景,好像是和上一世重合了。

她说:“你如果不想活了,就自尽吧。”

上一世我对你愧疚,这一世……或许感情更复杂了些。只有你死了,才能把一切划上句号。

慕阙遗憾地低下头:“也好。杀人这种事,不适合你。”

说罢,他将剑横在脖子上,最后看了元锦玉一眼,了结了自己。

最后的温柔,是他背过了身子。死亡的样子会很恐怖,我不愿意吓坏了你,我最爱的姑娘。

其实不等他转身,慕泽就已经捂住了元锦玉的眼睛。

他的手掌,有着淡淡的腥味,却很宽厚温暖,是她的最爱。

西北,东域,东荒被彻底击破,连带着那些和慕阙勾结的小国,慕泽一个都没放过。

大周举国同庆,人们纷纷说,宁帝果然还是当年的样子,只要他上战场,就会带来胜利。

艰辛的过程,会渐渐被人掩埋在心中,而凯旋的喜悦,会一直被传颂下去。

……

虽说战争胜利了,但是打扫战场,处理后续问题,哪个都很棘手。慕泽之后有大概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怎么和元锦玉见面。

宇文睿和耶律真都被处死了,西北群龙无首,自然是大周囊中之物,但是东域朝中却突起了一个人物,和玉公主。

她年纪的确不大,但是在众位大臣的辅佐下,赔偿了大周一半的国土,换来了另外一半的独立,她也成为了这个小国的女王。

东荒慕泽也没放过,但是征讨一个骁勇善战的民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苦差事,慕泽已经交给容辰了。

听说卫楚秀还在因为一个月前,容辰把她从战场上带走的事情生气呢,一直都不肯见容辰。

直到容辰和她说,要带她去一个人的坟墓,她才肯露面。

容辰带她去的,是在原西北王庭中的,他祖母的坟墓。

卫楚秀站在坟前,怔愣地问:“这就是那位……被掳走的祖母?”

“嗯。”容辰跪在了墓碑前,重重磕了几个头,“两代时间走过,祖母,孙儿总算是能把您和爷爷葬在一起了。”

卫楚秀的心中不胜唏嘘。和他们比起来,他爷爷肯定是遗憾的。

容辰借此机会,也和秀秀道歉:“那日我的确是不顾你的感受了,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不要不理我好吗?我真的承受不住和你分别的痛苦。”

卫楚秀沉默片刻,打了他一下,看着很重,其实她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力气:“你还真是无耻,当着你祖母的面,我能不答应吗?”

容辰开心地抱住了卫楚秀:“谢谢你。”

能拥有你,真是地我最幸福的事情。管他西北还是东荒,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又过了一个月,总算是能启程回京了。元锦玉也可以有时间坐下来,和慕泽好好说说话了。

明日是启程的日子,今天晚上,元锦玉和慕泽坐在西北辽阔的草地上,不用仰头,就能远远地看到布满星子的天空。

慕泽率先和她道歉:“这些日子,冷落你了。”

元锦玉摇摇头:“我不怪你。不过有个问题我想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慕阙和东荒勾结了的?”

慕泽说:“你忘记东域之中,还有咱们的人了?”

“谁?”元锦玉没想到太中用的埃

“连逸埃”

“什么?”元锦玉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的大功臣,竟然是慕连逸!他是怎么瞒过自己,把消息传递给九哥的?

慕泽抱着她,轻轻地敲了敲她的小脑袋:“因为他把消息传递给了墨清寒埃”

元锦玉明白了,墨清寒并非是自己的人,而且也只有他,才能把有这等深入东域的本事。

这会儿南宫守还和墨依依一起,在东域赏花赏月呢,忽然打了两个喷嚏。

墨依依帮他拽了拽衣服:“非到城墙上来赏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以为夜里很热呢?”

墨清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今晚肯定有美景。”

墨依依正要讲话,发现城墙下,有人经过。这么晚了,还有谁要出城?

等看清楚后,她愣了一下,竟然是慕连逸。而且他不是坐在轮椅上的,是骑马!看得出来,他的双腿很有力!

墨清寒小声问道:“没想到吧?”

“这孩子……”

“他的腿的确是受伤了,但是并不是完全废了。这孩子也是坚韧,偷偷地训练,最终恢复了正常。那种痛苦,连大人都难以承受,但是他做到了。不过他一直都坐在轮椅上,谁也不知道他的腿痊愈了。这次他能帮助传递消息,也是布局了很久,派人盯着元绣玉,在最后一刻,得知了元绣玉和慕阙的目的。”

墨依依有些钦佩起慕连逸来。他真的只有十几岁吗?也是个不输给慕连阳等人的天才啊!

“这一代,还真是恐怖……”

“对啊,连东域的女帝,年纪也和连逸相仿呢。”

慕连逸是孤身出城,可他还没走远的时候,有个女孩儿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慕连逸,你等等1

他听出来了,这是和玉小公主的声音,不对,现在应该叫和玉女帝了。

站定,他慢慢地转身,看向了和玉,眼里除了冷漠,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和玉的确是匆匆而来,身上还穿着要就寝时的衣服。她不舍地看着慕连逸:“为什么要走?留在东域不好吗?”

慕连逸说:“我的家乡是大周。”

和玉很难过:“可是我本以为,你帮助我解救了那些困苦的士兵,又扶持我登上帝位,是已经原谅我了……你是不是,还在怨恨我……”

“没有。”慕连逸怕和玉不相信,还笑着重复了一句,“真的不怨恨了。”

“那咱们……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吗?”和玉哽咽着说。

慕连逸说得含含糊糊:“若是有缘,自会相见的。”

说罢,他不忍心再看哭得一塌糊涂的和玉,策马离开了。城墙上的墨依依托腮对墨清寒说:“这小子,明明也是不舍得这个小姑娘的,真的走了?”

墨清寒拥着她亲了一口:“你觉得缘分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吗?”

“不然呢?”

墨清寒说:“我不觉得。”他低头看着还在原地哭泣的和玉,“若是有感情,缘分就能被握在手中。”

……

元锦玉和慕泽,此刻还在草原上。元锦玉也有些冷,慕泽把外衣脱下来给她,裹得严严实实。

她靠着他,忽然天边又流星划过,虽然只有的一瞬,却异常美丽。

“九哥,你说生命相遇的意义是什么?”

慕泽没有思索,低头看她,眼眸中是自己的温柔眉眼:“别人我不知道,我的话……为了遇到你。”

元锦玉的心房,又一次被扣响。

是的,她也无比确定,自己重生的意义,就是遇到九哥。

这样强大,优秀,坚韧,深情的慕泽。带她走出雾霭荆棘,走向无比幸福璀璨明天的他,也在这个过程中,拥有了情感,爱恋,亲人。

他们到底是谁成就了谁,已经分不清楚了。

此刻她对着流星许愿,若是生生世世,都有人和她相遇,那她希望每一次都能在人海中,一眼就看中这个男人。

只有他,才是她的繁华盛景。

————————

大结局是个1万2超级大肥章~大家发现了咩~

繁华从14年9月0号开始正式连载,到如今18年1月21号,走过了年零4个月,终于全文大结局了。

其实从去年开始,我就在构思完本感言,但当我真的动笔,却发现很多话,我是难以用文字表达出来的。

繁华这本书陪我走过了留学生涯,陪我回国工作,后来陪我全职,见证我成长。她对我的意义,已经不单单是一本书,更像是我人生的过渡期,转折点。

可以说,没有繁华,就没有现在的我。

写书不是一帆风顺的,更新繁华这三年多,当然也遇到过挫折。数据低迷,卡文,激情消退……但更多的还是收获。感谢繁华,让我拿到了我写书最多的一笔稿费,感谢繁华,让那么多读者可以认识我,记住我。感谢阅文这个平台,让我能勇于追求梦想,并以此安身立命。

繁华年4个月的不断更,780万字,是我给自己最好的答卷。

我喜欢写书,喜欢给大家展现一个又一个我脑海中的世界。

所以我会继续写下去,《毒妻难逃:仙尊,太强势7下个月也要完本了,请大家同样支持我,支持后续的新书。

繁华不老,我们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