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武侠修真>天刑纪>第七百九十六章 阳邑岛上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七百九十六章 阳邑岛上

小说:天刑纪| 作者:曳光| 类别:武侠修真

感谢:eso53、gav日il、看看0001、小黄的爸爸、yuanhuo性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无咎声称为了闭关,要前往集镇购买丹药。他倒言出必行,真的找到了修士所开的铺子,买了几瓶丹药,又买了图简、精玉、纸符等物,却游兴不减,继续在镇子上溜达。或许是置身异地,好奇所致,他踏遍了每一条街道,时而出现在酒肆门前,时而又出现在寂静无人的海边。直至夜深时分,他才顶着一轮弯月,返回到了住处,也就是那个山脚下的院落。

韦合不敢外出,始终守着院子,所幸那三个山庄弟子吃亏之后,没有过多纠缠,而是叫骂几句,已相继离去。而某人独自逍遥半宿,让他颇为郁闷。不过,他尚未发作,又连连点头,脸上露出笑容。

无咎拿出几坛酒,奉上一盆烧鱼,堵住了韦管事的嘴,也平复了他心头的怨气,然后走进小屋,不忘叮嘱道:闭关之际,切勿打扰。

韦合有吃有喝,懒得多事,何况院子已修葺完毕,韦玄子师祖到来之前,他也要趁机歇息几日。

无咎进了小屋,封了门户,根本没有心思闭关,而是收敛气息,隐去修为,掐动法诀,倏然沉入地下的深处。他没敢逗留,也没敢四处查看,而是直奔大海的方向遁去。须臾,一头扎入海中,随即施展水行术,继续远遁。直至五百里之外,这才悄悄跃出海面,却已耗去了几个时辰。他见身后没有神识追踪,祭出冥行术,转瞬之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当他赶到广山等人躲藏的海岛,也就是阳邑岛,已是天近拂晓。如此煞费周折,也是没法子,无极岛高手众多,不能不多加小心。

广山等十二位汉子见到长者返回,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又见成堆的烧酒、鱼肉,更是欢呼不已。

无咎依旧是懒得啰嗦,命众人躲在洞内吃喝,他本人则是坐在海边,皱着眉头暗暗琢磨。

“广山,过来——”

广山拎着酒坛,抓着煮肉,满手满嘴的油腻,呵呵笑着走了过来:“先生,兄弟们从未这般痛快……”

“少说没用的,我且问你,你与兄弟们有无尝试修炼仙法?”

“我月族天赋异禀,且有银甲护体,铁叉铁斧御敌,如此足矣……”

“你会飞吗?”

“不会……”

“你能上天入地吗?”

“翻山跳涧,深潜入海,倒也寻常……”

“倘若遇到高人,如何应对?”

“披甲,结阵……”

无咎摆了摆手,韦合转身离去,而他兀自坐在海边,翻手拿出所购买的几块精玉。随着剑光出手,精玉瞬间变成十几块。他默然凝神良久,拿起精玉尝试着炼制起来。

广山与他的兄弟们,虽然天赋异禀,力大无穷,倘若披甲结阵,对付地仙高手也不在话下。不过,一旦分开单打独斗,或面对更为厉害的高手,则难免遭遇凶险。

而既然接纳了这群汉子,便不能敷衍了事。至于长者的身份,月族的兴盛与衰落,返回天外的故土,等等,且抛在一边。帮着众人活下去,才是他最大的一个心愿。

而自己活着,已属不易,如今还要带着十二人不懂修为的汉子,又该耗费多少心思!

一腔赤诚难负啊,无先生也是心软……

从天明、到天黑,无咎始终坐在海边打出法诀,炼制着精玉。见他忙碌,广山与兄弟们不敢打扰,只管躲在山洞内,吃饱喝足之后,便躺下来睡觉。

如此这般,接连数日。

无咎终于舒了个懒腰,拿出酒壶灌了一口酒。恰是午夜,月明星希阵阵浪涛拍岸,却遮不住那深沉的鼾声。

“广山——”

随着一声呼唤,鼾声顿消,转瞬之间,海边涌出一个个高大的身影,皆神色警惕,彪悍的杀气呼之欲出。

“先生……”

“出了何事,尽管吩咐……”

无咎站起身来,伸手示意:“此乃云履,仙凡均可使用,只须加持灵石,便可御空飞行一个时辰,由我炼制改造,换了五色石,足以支撑十余日,诸位请看——”

沙滩上,摆放着十二双,共计二十四块玉片,皆一寸多长,三寸多宽,七分多厚,如同涯形状,显得颇为粗糙,却又嵌着五色闪烁的晶石而显得有些古怪。

记得初到飞卢海,遇到一位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凝月儿,还见识了一种叫作云履的法器。当时很好奇,曾琢磨一番。那是一种仙凡均可使用的法器,炼制简单,威力一般,却匠心独到。却也仅仅只是好奇罢了,并未放在心上。而如今为了让广山与兄弟们变得更强,突然想起了云履。虽说此云履,非彼云履,而若是能够让这汉子飞起来,岂不是如虎添翼?

何况待在无极山庄也是难以安心,且尝试炼制一番。忙碌几日,终于有所收获。奈何自己的炼器之道,从来都是不循常规,眼下的十二双云履又能否使用,尚未可知。

广山等人低头打量,看不明白。

无咎挥袖卷起一双云履,“啪啪”贴在脚底,然后抬脚一踏,猛然闪个趔趄。所幸身子轻盈,堪堪没有摔倒。而两块玉片,却倏然飞了出去,直至十余丈外,犹在海面上打着盘旋。

“先生,好手段……”

“果然飞了……”

“大开眼界……”

“倘若先生无事,兄弟们散了……”

广山等人依然有些糊涂,虽交口称赞,却禁不住打起哈欠,便要返回山洞睡觉。汉子们不会虚假客套,也着实弄不清那打着盘旋的玉片有何用处。左右一个懵懂,倒不如睡觉来的实在。

“且慢1

无咎很尴尬,却无从分说,抬手一招,那盘旋的玉片倏然返回。见众人老老实实站在原地,总算是挽回几分颜面。他翻着双眼稍加思索,手中多了几套旧衣衫,就势猛然一甩,“砰”的炸开无数的布条。他将布条拴上玉片,尚未尝试,又让广山过来,给对方绑在脚上,接着顺手一推,大喊道:“兄弟们再看——”

广山不明所以,任凭摆布。而被推了一把,刚刚挪步,脚下突然涌起两股力道,竟将他高大的身躯托举起来。他毫无提防,身形摇晃,惊得他双手乱舞,失声道:“先生……”

却听无咎连声喊道:“稳注给我稳篆…”

广山急忙腰杆用力,双脚下沉,顿时稳住身形,而整个人却已缓缓离地飞起。他颇有胆量,旋极镇定下来,转瞬之间,直飞百丈。居高远望,夜色苍茫,低头俯瞰,阳邑岛尽收眼底。他终于明白了云履的用处,不禁哈哈大笑:“妙哉——”

颜理等汉子也看出究竟,早已心痒难禁,纷纷抓起地上的云履套在脚上,海边顿时热闹起来。不时有人摔倒,或栽落海面,而相互借鉴,更多的人飞了起来,夜色中笑声回荡不绝……

无咎则是松了口气,坐在礁石上,摸出酒壶,默默独饮。

这群汉子之所以听从吩咐,只为遵循祖训,敬重长者,而非他无咎这个人。对此,他心知肚明。而他并不在意什么随从,他缺少的是兄弟与伙伴……

天明时分,十二位汉子均已能够驾驭云履,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更加的娴熟自如。而为免泄露行踪,各自返回山洞躲藏。

无咎早已坐在洞前等候,命众人效仿他盘膝而坐,并拿出布帛交给广山,上面有他抄写的练气口诀。既然月族中人天赋异禀,倘若修炼起来也应该事半功倍。他要传授吐纳之法,让这群汉子多上几分自保之力。

广山与兄弟们折腾半宿,只想歇息,却架不住无咎的催逼。无奈之下,各自勉强坐着,而尚未看清布帛上的口诀,已禁不住东倒西歪而睡眼迷离。

“醒来——”

无咎大声呵斥,众人急忙端坐,而不消片刻,鼾声响起。他撇着嘴角,神色落寞,旋即摸出几坛酒,顿时惹得十二双眼睛齐刷刷看来。他变得极为耐心,示意道:“饮了酒,随我修炼吐纳之法——”

广山带头答应,抓过酒坛便是一阵痛饮。而兄弟们忙乱之后,刚刚看向布帛上的功法,随即打起哈欠,一个个心不在焉的样子。

唉,这帮家伙比起风华谷的孩童还要难以管教。

无咎抬手抓过布帛,弹出火球烧了。

广山等人只当躲过一劫,又东倒西歪而哈欠连天。

无咎并未作罢,而是起身走向广山,并伸出手指,点向对方的脑门。

广山瞪着大眼珠子,任凭施为。

无咎却微微一笑,再次屈指拈着一点光芒而倏然按入广山的眉心识海。不过瞬间,对方也露出笑容,旋即尝试着双手结印,有模有样吐纳调息起来。

凝神拓印,乃是小法门,常用于玉简,或传音符。如今将功法凝聚于一点神识之中,再纳入识海,倒是省却了传授辛苦,这便是修为神通的便利之处。

谁让本人当过教书先生呢,启蒙心智乃是本分所在。

无咎如法炮制,分别将功法强行传授给余下的众人,又摸出十二块灵石,塞到各人的手中。倘若这群汉子能够修炼,他将不吝传授各种功法与神通。而尚未等他有所庆幸,鼾声接连响起。

广山与兄弟们得到功法,却不懂修炼,仅仅静坐片刻,相继打起瞌睡。

天呐,比我当年还要懒惰!

无咎转身走向海边,仰天长叹一声……

……

ps:感谢各位的谅解与支持,一般不愿啰嗦,怕耽误大家的阅读,晚上去买饭,见电梯门边贴着通知,明后两日上午停电,而下午与晚上码字应该来得及,而我住的是十八楼啊,明天还要下乡一趟,中午必须赶回来,因为……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