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一品仙娇>第一零五八章 大结局(下)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零五八章 大结局(下)

小说:一品仙娇| 作者:文飘过峰| 类别:女生小说

第一零五八章大结局下

“好臭1沐晚拧眉,举起青云剑,直接斩下去。

轮回剑第二式,枯木逢春。

似水的青霜扑天盖地的洒下来,将血雾与羯魔珠层层包裹住,一转眼的工夫,后者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霜团。

时间在那里,仿佛凝固了。

宁扬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再操控自己的神器,不免有些心慌,骂道:“魔女!放开我的神器1

“魔女?”沐晚挑眉轻笑:“这个称谓,透着一股子野性美,本君喜欢。”

这一笑,四周的星空顿时变作苍白。

宁扬心头大震只是轻轻一笑,却如此之慑人心魂,果然是真魔!且道行不在我之下!

于是,他再也不敢小觑,连神器也顾不上了,屏息凝神,专心应对。

魔族的标配是圆月弯刀。月和圣尊是个例外,成名绝技是开山掌。宁扬本来使的是一双判官笔,只不过,他先是堕魔,后是夺舍,所以,弃了判官笔,改为开山掌。

两人就在虚空里,踩着各个界面,你来我往的拼斗起来。

这是真正的生死相搏。两人都恨不得能立时要了对方的命。招招都是拼尽全力。

“砰砰砰……”周边的那些界面一旦被误中,便炸得粉碎。一向清清爽爽的虚空里,顿时左摇右晃,尘土飞扬。

数十个回合之后,宁扬渐渐落了下风,露出一个破绽。

沐晚毫不手软,一剑削过去。

狠!平!快!

“呀1宁扬呼痛,左边的肩膀被削去一大块,现出森森白骨,血流如注。

不过,他的反应也不俗,当即反手从虚空里抓了一把界面碎片当成暗器,兜头打向沐晚。同时,就势身体打横,向后飞掠而去。

沐晚并不着急,挥剑“叮叮当当”的尽数扫落之。

大大小小的界面碎片在虚空里擦出长长的火花,化作流星雨,纷纷坠入八重天。

乘着这个空档,宁扬捂住左肩,掉头就跑。

“呔,休走1沐晚扬剑追了上去。

两人你追我赶,须叟之间,飞过了数十重界面。

眼见着,沐晚就要追上来了,突然之间,宁扬回过头来,诡异的笑了。

不好!有诈!沐晚心中警铃大作。

然而,晚矣!

只见后面陡然红艳艳的,亮了堂。耳后呼呼生风,有一个硕大的火团象闪电一样的,对着她的后背心砸了过来。

一时之间,本来全速前行的她收不住,根本就躲无可躲。

“哈哈哈……”宁扬自以为得手,放慢了身形,“小贱人,去死吧1

托神火之福,当时在凤鸣山的火湖边,他还得了一样好宝贝,就是这枚火灵宝珠。

他知道,沐晚擅长控火术。要是换在平时,沐晚抬手就能轻巧巧的捏碎这枚宝珠。但是,沐晚到底是太年轻了些。今儿占了大便宜,也不知道见好就收,居然要对他斩尽杀绝。连“穷寇莫追”的道理都不懂。

这不,呵呵,上当了吧?要吃大亏了吧?活该啊!

沐晚一点儿也不着急,脚下速度不减,继续追击宁扬。同时,调转真元护住背心。红云战甲豪光大作,象气囊一样的鼓了起来。

笑声戛然而止,宁扬不由瞪大了眼睛该死的,还可以这样挡住火灵宝珠!

计败!

他气急败坏的继续跑路。

不想,就在这时,自紧随在后的青云界里,传出一声清亮的凤鸣。

“唧”

响彻整个九重天的妖界。

一道红色的遁光比闪电还要快,“滋滋”的划破虚空,直击火灵宝珠。

电光石火之间,两团火在离沐晚的后背不到十丈的位置,“砰”的撞到了一起。

刹那间,红艳艳的火光消失了。

一团烧得乌漆抹黑,浓烟滚滚的大炭团飞也似的沉甸甸的直往下坠。

是莫离!

“祥云1

沐晚大呼。

五彩的祥云嗖的飞了出来,飞也似的追向那团大黑炭。

沐晚看了一眼,放了心:以祥云的速度肯定能追得上而莫离被烧成那样,十之**会涅槃。有火灵宝珠的加持,重生之后,他应该会异变出火凤精血。如此一来,于他,是一场机缘!是大造化!

“你们兄妹俩怎么都是一个德性1宁扬右手握着羯摩珠,啧啧的摇头,“满口仁义道德,关键时刻,总是要旁人牺牲了性命来搭救。

真的是世事难料。他的计策本来是不灵光了的。不想,凤公子舍身救主,让沐晚开了个小差。于是,反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他果断的抓住这个破绽,收回了羯摩珠。

火灵宝珠确实是奇宝,但是,羯摩珠才是神器,好不好!

“小东西,你且纳命来1脸色乍变,他单手举起羯魔珠,右手化掌,竖于胸前,嘴里哼哼唧唧的念起咒语来。

那咒词怪异得很。沐晚完全听不懂他在飞快的念叨什么。只是,这腔调,她倒有些耳熟和尚念经,不就是这个调调吗?

难道羯魔珠除了能喷腥臭的血雾,还有其它的用处?

她狐疑的看了过去。

只见那东西“叱咤”作响,时不时的迸出血色的亮光。

因为对更高层次的时空法则领悟更深,所以,她很快就看出了端倪。

呵呵,原来喷血雾不过是这玩意儿的附属功能。它最强大的功能是抽魂吸魄。

宝无好坏,全在于如何运用。以这件羯摩珠为例,若是落到她的手里,肯定是用来除妖降魔,抽的、吸的全是邪魔的魂魄而它为宁扬的本命神器,那绝对是祸害三界的大凶之器。

所以,留不得!

沐晚心念一动,收了青云剑,双臂缓慢的画了一个圆,调动周身的真元,汇于右掌之中。

这时,宁扬已经念咒完毕,掌心的羯摩珠变得赤红似火。

他大喝一声:“收1

话音刚落,虚空轰鸣作响。羯摩珠前面的虚空突然象麻花一样的扭曲起来。并且,这种扭曲的状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沐晚所在的星位延伸。

转眼之间,已抵达一重界之外。

“哈哈哈哈哈1宁扬端着羯摩珠,得瑟的叫嚣道,“小贱人,这才是神器!大神通!你有幸见识,此番也死得不冤了1

而十几重界之外,沐晚也针尖对麦芒般的动了。她高高的扬起手掌,使出了一记翻天掌,朗声施令:“以星海之力1

星海里,星球们平时都是各自按照一定的轨迹,不徐不急的转动。此令一出,星球们齐齐的陡然提速。于是,形成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孝颜色不同的漩涡。

“嗖嗖嗖……”每一个漩涡的中心都迸射出一道五色强光。

许许多多这样的强光聚合,汇成一道炽白的大光柱,哗的冲进了玉府仙宫之中。

于是,整座仙宫瞬间发出绚丽的五色豪光。

沐晚打了一个哆嗦,在呼吸之间,周身的关节“噼哩叭啦”的响了个遍。

此刻,她再看向羯摩珠迸射出来的吸引力,只觉得又弱又慢,破绽多多。

“宁扬,你且看看,什么才是大神通1她奋力挥起巴掌,对着宁扬拍了过去,“我打1

陡然间,她的掌心现出一团星海的缩影,绽放出夺目的五色强光。整个巴掌不知道放大了多少倍,遮天盖地的拍了过去。

所到之处,电闪鸣雷,腾起冲天的火焰,虚空瞬间被挤压。

周边的界面再也受不住,象下冰雹一样,接二连三的自九重天坠落。

整个虚空都在摇晃。就连安全区里的人们也清楚的感受到脚下的地面在颤抖。

宁扬只隔了十几重界面,首当其冲。顾不得对付沐晚,他艰难的一只脚踩踏着一个界面,身体剧烈的摇摇摆摆着。生怕弄丢了羯摩珠,他赶紧中断法术,将之收了回来,护在胸前。

“沐晚,你疯了1

这是要毁灭整个九重天妖界吗?翻天掌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威力了?星海是什么鬼?是小东西扣在掌心的神器吗……

啊啊啊,这些都不是重点!逃命要紧!

灭顶之灾啊!

宁扬没有犹豫,再次掉头就逃。

这回是真逃!

快,快,快!他使出了吃奶的力,全力狂奔。

然而,沐晚的巴掌明显比他的速度更快!

电闪雷鸣之中,他煞梢话愕谋湫巍⒓费梗钪毡涑杀”〉闹狡础

宁扬不敢回头去看。因为他不用回头去看,也能感觉到,翻天掌激起的大火象火龙一样,咬着他的屁股追上来了。

突然间,他只觉得背心一热。紧接着,叱咤的惊雷、刺眼的闪电、灼人的大火……统统不见了。

世界猛的清净了。

鼻子尖前有一块拳头大的碎石,眼见着就要撞到他了。可是,无论他怎么躲闪,那块碎石总是停在那里。

咦,这是怎么一回事?

很快,他发现,不止是这块碎石跟定在了他鼻子尖前一样,目力所及的一切事物,皆是如此。

眼前的世界,象是凝固了!

不好!绝对是摊上大事了!

他急得满头大汗,张口大叫:“沐晚,你用了什么妖法……”

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他明明用尽了全力呼喊。可是,他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安全区里,南帝等人皆是呆若木鸡。

天尊哪,大神通!绝对是大神通!

宁扬连同他的宝贝珠子,还有周边的虚空竟然被沐晚一记翻天掌直接拍成了一幅画!

没错,真的是一幅画!

此时此刻,宁扬连纸片人都称不上。十几重界面的虚空变得了一张巨大的纸,而宁扬就象是那纸上画着的人,怀里揣着他的宝贝珠子,作夺路狂奔状。

很有意思哦。他的嘴一张一合的,脸上是见了鬼的惊悚状,脑门上全是冷汗。

跟凡界的皮影戏是一样一样的!

沐晚抿嘴一笑,收掌,又取出了青云剑,将这幅巨画自虚空里裁了下来。

于是,宁扬只觉得眼前的世界猛然旋转了起来。然后,他看到了沐晚提着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放我出来!魔女!放我出来1他发了狂一般的咆哮着。

沐晚看着他那滑稽的样子,“扑哧”乐了,成就感满满的。

参悟了更多的更高层次的时空法则后,反过来,她对三界的时空法则也有了新的认识。于是,便有了翻天掌的变形式。

此招式是更高层次的时空法则的逆运用。一掌之下,能废掉三界里的一个维度。其结果就是象宁扬一样,变成画中人,画中物。

好吧,她也认为这一招变式简直不能再丧心病狂。

当然,耗费也是相当的惊人。以她现在的道行,必须借助星海之力。

也就是说,三界之内,除了她,谁也复制不了此招。

所以,她一点儿也不担心被他人偷师。

随手挽了个剑花,沐晚接连做了三个深呼吸,平复了星海。然后,慵懒的用剑指着画中几近癫狂的宁扬,宣布道:“宁扬,你作恶多端,罄竹难书。现在,我判你死罪,以祭被你害死的万千冤魂。”

她的声音对于此刻的宁扬来说,无异于从天而降的天音。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真神的魔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仙帝。你无权处决我1宁扬大声的反驳着。

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是,他坚信,沐晚肯定听得见。

好吧,沐晚其实也听不见。因为宁扬所处的界面是残缺的,时空法则少了一个重要的维度。所以,从里头传不出声音来。

不过,她会唇语,所以,通过他的嘴形也判断得出,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真神?”她挑眉,“真神是谁?”

宁扬狂喜:“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先放我出来。”

沐晚冷笑,剑尖稍动。

“滋啦”巨画应声被划掉一角。

宁扬惊恐的看到,被划掉的那个角轰的一下粉碎,散于无形。

“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本君谈条件吗?”沐晚提起剑指着他的鼻尖。

“我说,我说。”宁扬神色大变,飞快的说道,“他是佛陀,也是一尊神,和父神一样的神。是父神的死对头。”

“还有呢?”沐晚皱了皱眉头。

“他想灭掉父神。很早以前,他应该是和父神打了一架。然而,他没能杀掉父神,却留了几道神念在三界里。其中,最强大的那一道神念,被父神封印在凤鸣山底,并创造了凤族世代看守。时间一久,神念化实,成为了神火。其余的神念分散于三界之中。有的消散了,有的机缘巧合的进入了轮回。呃,很多界面的佛祖,就是这么来的。”宁扬说道,“还有一道神念,附在了饕餮的二世祖身上。二世祖死后,这道神念以饕餮一族的守护神自居,号令饕餮一族。谁若是胆敢反抗,杀无赦。前不久,饕餮一族的少主,叫尤淼的那个孩子,就是因为违反了他的命令,被处死了。还有,你也知道的,上生星君就是一只饕餮。我因为修为迟迟不得寸进,被上生星君所引诱,道心动摇,投入他的门下。从此,一步步的走向了万劫不复。除了我,月和也是他的魔仆。他向我们许诺,无论我们谁成了三界共主,他都帮我们夺父神之舍,成就神位。所以,我们三个虽为盟友,却经常相互拆台。我夺月和的舍,是因为他想夺我的天仙之心……”

“说重点1沐晚对他们狗咬狗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宁扬苦苦哀求道:“我知道的,都说了。就是这些,再没别的了。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

“放过你?”沐晚冷笑,“当年,你有想放过我父君,还有北帝府的将士们,以及他们的家眷亲人吗?一直以来,你有放过被你当成牲畜一样宰杀放血的无辜凡人们吗?你作恶习多端,简直罄竹难书,叫本君怎么放过你!本君怎么能放过你1

“不,我告诉了你那么多的真神的秘密1宁扬尖叫着,“你也说过的,浪子回头金不换!我悔过!我改1

沐晚摇头:“你不是浪子。你是大魔头。恶贯满盈的大魔头。比魔月天君还要凶残千百倍的存在。你的悔过,本君不信。只有你死了,本君才能真正的放心。”

顿了顿,她又道,“念在你曾为三界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份上,本君给你一个痛快。你且受死罢1

“不,不要”宁扬绝望的狂叫。

青辉如虹。沐晚挥剑,卷起巨画,用力一绞。

“轰”的一声巨响。

整个虚空抖了三抖,巨画应声粉碎。

原本严重变形、现出一个巨瞬间又被粉末填满了。

而宁扬彻底的消失了。

在虚空快速恢复的过程中,沐晚只觉得眼前一晃,现出了一条金光大道,指向虚空的尽头。

这是……她心中狂喜。然而,大道就是这么一晃而过。眨眼的工夫,不见了。她的眼前只有黑漆漆的一片虚空。仿佛刚才的金光大道只是个幻觉。

沐晚眨了眨眼睛,握拳对自己说道:“沐晚,相信自己。迟早,你能找到这条破开虚空的金光大道,成就神位。”

宁扬被诛,三界免于浩劫。

消息传开,魔界向天庭递了求和表。为了表示求和的诚意,各重天的魔尊们都主动从边境撤军。同时,他们得知风顺是真龙之后,都恭请他做九重天的魔圣尊。

不过,他们的请求晚了点。

因为诛杀宁扬,风顺功不可没,功德圆满,继沐晚之后,成就仙帝。定天尺赐尊号:顺帝。

这次,沐晚很不仗义,学着东帝他们三个的样子,也当起了甩手掌柜。当然,她不上朝的理由很充足:为了诛杀宁扬,她连洪荒之力都使出来了,现在虚得很,得好好养养。

几位仙帝没法拒绝她,同意她回青天界,静养个三五年。

哪知,当天晚上,青天界就不见了。

连同青天界一同消失的还有青帝大人、黑夜、香香、常龙……。

好吧,从此以后,大家都习惯了:青天界是长了腿的,能够满三界里闲逛。包括风顺、张逸尘,还有青帝最尊敬的清沅大仙和星罗大仙夫妇在内,谁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

久而久之,青帝大人成了三界的传说。

四百多年后的一天。青天界突然出现在原来的星位之上。

风顺等人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却只见青天界门户大开,俨然成了无主之界面。

“阿妹1风顺着了大急,抢先冲向青帝府。

也是人去楼空。

府中的摆设和四百多年前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却空无一人。不但沐晚不见了,而且黑夜、香香、常龙他们都不见影踪。

“阿妹!阿妹1风顺急得手足无措。

南帝最先回过神来,猛的一拍大腿:“哎呀,小晚莫不是已经成神了?”

风顺不由愣祝

东帝表示赞同:“小晚一直是仙帝,如果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定天尺肯定会有所显示的。”

司算星君很肯定的说道:“定天尺如常,什么征兆也没有。”

于是,南帝等人纷纷附和:“对,小晚肯定是成就神位了。”

风顺环视四周,喃喃说道:“她为什么不事先说一声呢?”从此,他若不成神,只怕是兄妹两个再无相见之时。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相劝。好吧,其实,大家都觉得青帝大人有点儿不近人情了下界的仙人飞升之前,也会跟亲友们道个别呢。

他们哪里知道,沐晚心里的苦。

没错,四百多年来,她都是一边修行,一边驾着青天界在三界里寻找那条一闪而过的金光大道。

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找了四百多年都不见影踪的这条大道,突然之间,出现在自己的脚下。

她难以置信的试着往上面踏了一小步。

结果,下一息,她便出现在一个浩瀚而又瑰丽的地方。

因为对最高层次的时空法则领悟得更深更透,所以,她一眼就辨析出来了,自己目前所处的地方是更高层次的时空。也就是被她称为“神域”的地方。

“我这是成神了吗?”沐晚难以置信的低头查看自己。

首先,她看到的是星海已然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宇宙

其次,香香他们的契约闪烁不停。

她连忙准许他们联系。立时,香香、黑夜、常龙他们都传讯过来。真的不能再默契,三人都齐刷刷的问了一个问题:您成神了,是吧?

“欢迎你啊,瑾宸。”一个洪亮的声音陡然响起。

沐晚闻声,抬头望去。

只见一名身着黑色战将、披着一头黑发的青年男子,提着一把斧子,大步流星的自前头向她走来。

莫名的,她觉得来人好生熟悉。

“您是?”

说话间,青年男子已经走到跟前,爽朗的笑道:“吾名亘古。呃,你们都唤吾父神。”

啊?“自亘古以来”竟然是这么个意思。沐晚有点接受无能:“我……也成神了?”

“是埃”父神望着她,直言道,“尽管我不是很乐意。不过,我必须承认,你已成为神族中的一员。瑾宸女神。”

“您不乐意?”沐晚一头雾水,“我没有得罪过您吧?”

“没有埃相反,你助我多多。”亘古神情愉快,真看不出什么不乐意的意思。

“那您为什么不乐意?”沐晚被他弄糊涂了。

“傻孩子。没有哪位神,愿意自己的神域里再分裂出另一个神来。”亘古耐心的解释道,“就象你有一个饼,本来就只够你一个人吃,你还会分给别人吗?”

有道理哦。沐晚不由点头:“那您……”眼下,她不还是走到了这里?显然,父神把自己的“饼”分给了她。

“因为你是例外埃”亘古笑道,“我们道教与佛陀教那边爆发了战争。在一次战斗中,我受了很重的伤。而你很意外的成为了我的唯一生机。我要想活命,就只能处处维护你。本想等你修至金仙境,最多让你合道,成就三千大道中的一道。不想,你识破了三界的本质与真相,执意走神道。等我重伤初愈之后,你的宇宙已经成了气候。我的神域已然容不下了。所以,只能让你成神,开辟出一个全新的神域。”

沐晚一时无语。

亘古说完,大大方方的伸出右手:“一切都过去了。好孩子,我是特意来接引你的。真诚的欢迎你的到来。”

沐晚怔怔的望着他的手,心里莫名的激动万分父君!这个伸手的动作,与父君好象!

亘古清了清嗓子:“没错,你的父君是我的一道神念转世。那一战,我的本命守护军,也就是你们说的真龙一族,为了护住我,全军覆灭。而我也昏迷不醒,命在旦夕。洪天大神为了救我,抽取了我的一道神念,化入三界,转世成了一枚龙蛋。也就是你的父君。他本是天命之子,旨在重振真龙一族,驱除残留在我体内的佛陀神念。然而,当时我的情况实在太糟糕了,所以,天道式微,附带着你父君的能力也大打折扣。他没有完成任务。无奈之下,洪天大神只好强行逆转时空,回到最近的一个机缘点。不想,此举却成就了你。呃,你唤我一声父神,也是实至名归。”

那您还一心想着让我合道……好吧,神的世界,我目前还存在着一些理解障碍。沐晚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父君的残魄,您还要不要?”怪不得她有办法让五色石重新聚魂,转世重修,而同样的办法却于父君的残魄无效。至今,父君的残魄都只能孕养在养魂木里。

“你留着也无用。给我罢。”亘古笑道。

“是。”沐晚乖乖的从星海里取出了那道残魄。

亘古将之放在掌心。那道残魄便象一滴水融进了大海。

沐晚信了,暗中松了一口气。左手捏成的剑指悄然松掉。

这丫头!亘古轻笑。

接下来,亘古说,要带她去神殿报道。

在半道上,有一名白袍战将急匆匆的自前方走过。

哇,那人,好帅!沐晚不由多看了一眼。

不想,本来已经走了过冉将下一息又掉了个头,欢喜的向他们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亘古。你是去神殿吗?”

“哦,是的。”亘古点头。

“这位是?”白袍战将看向沐晚,好看的丹凤眼流光溢彩。

沐晚不禁脸上飞红。呃,心跳得有点快。好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她是刚刚正位的瑾宸女神。我来接引她,去神殿报道。”亘古介绍道,“丫头,这位是……”

白袍战将笑得象朵花儿一样:“你好,瑾宸妹妹。我是洪天,负责神殿穿越事宜的。大家都叫我穿越大神。你要去神殿吗?正好,我也要去。而且,神殿我最熟悉不过。我带你去好了。”

亘古瞪着他。

洪天冲他挤了挤眼睛:“那个,亘古大叔啊,你不是还有事吗?你先忙去好了。”

“我?大叔?”亘古石化了。这位明明比他还先正位一千年,好不好!身为神殿的资深大神之一,您的节操呢?

“扑哧1沐晚没忍住,乐了。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说道:“您好,我是沐晚,很高兴认识您。”

“沐晚?”洪天伸手将亘古推到一边,笑得合不拢嘴,“真是好名字。啊,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去神殿吧?”

“好埃”沐晚爽朗的应道。

亘古大神……蹲在一边画圈圈。

分界线

男主出现了!某峰郑重宣布,本坑是有男主的!

另,历时一年半,将近三百五十万字,本坑今天完结了!此坑已走完大纲,虽有不足,某峰也没打算留着它过年了。就到这里吧。

某峰真诚的感谢亲们一路相伴,不离不弃。谢谢!

最后,某峰给亲们拜个早年,祝:新年快乐!合家团圆!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再一次,感谢亲们!

文飘过峰说

某峰多谢书友商别离离别殇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小叶子1991、、凯西岚烟、沉迷kt、徐小工兵、真贞、那兰红叶、娜娜狗、小小狗&amp骨头的月票,谢谢!

  • (快捷键:←)
  • 一品仙娇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