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农家娘子喜种田>第二百二十:大结局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二百二十:大结局

小说:农家娘子喜种田| 作者:蟹小妞| 类别:女生小说

光怪陆离的梦,带着慕贞把本尊小时候和哥哥的点点滴滴,走马观花式的经历了一遍。

慕贞本就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平白多出一个这么爱她的哥哥,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再加上,凭借着慕贞的哥哥对妹妹的关爱,将来等他从沙场归来的时候,定然会来看望她这个妹妹的。

她总不可能告诉哥哥慕言,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妹子,你的亲妹子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吧。

除非她想被当成妖怪给烧死。

墨效才知晓了慕贞的心思之后,也是十分的心疼她。

但是因为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就算是想娘家了,也没办法。

思及此,心里对慕贞的疼惜又多了一份。

轻轻的伸手,把慕贞搂进自己的怀里,劝慰道:“为夫晓得你想念娘家人了,不过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就算是回娘家,也要等到孩子落地之后再说,那个时候,为夫再陪你回去可好?”

慕贞舒服的靠在墨效才的怀里,道:“到不少想娘家人,只是想哥哥了。当年他为了我远走他乡,奔赴沙场,这么多年了,也不晓得是个什么样的光景了。”

想起墨效才说的那句娘家人,慕贞嗤笑道:“至于娘家人,除了哥哥一个,也没得其他的人值得我惦记了。”

想起慕贞当时和自己成亲的原因,墨效才的心不由得像针扎似得。

“这辈子,为夫终究是亏欠你了。”

夫妻两人,现在说是心意相通,也丝毫不夸张。

听到墨效才这语气,慕贞便猜到了,他所指的是何事。

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笑意,慵懒的往墨效才怀里钻了钻,“相公可不要这么说,只要是能和你结为夫妻,哪怕吃再多的苦,我都愿意。”

看着慕贞懒猫似的动作,真的是软化的墨效才心,笑了笑,却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本来在收到哥哥莫凡这封信的时候,慕贞还以为,和哥哥哥的重逢,还不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没想到世事变幻无常,计划赶不上变化。

转眼到了金秋时节,对于平遥村这个季节分明的地方来说,八月十五刚一过完,眼见着树上的叶子,一天比一天黄了。

屋子的背后,有一棵糖李子树,从搬家到新房子,发现这颗树起,慕贞就眼馋了好久。

顾名思义,既然叫糖李子,就说明这种李子,和一般的比起来,要甜很多。

很小的时候,慕贞也是吃过这种糖李子的。

**月的天气,树上的叶子差不多都开始掉了。

等叶子掉的差不多的时候,书上就剩下一个个酒盅大的糖李子了。

这李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甜,但凡是从树上自己掉下来的,差不多都加蜜蜂给蜇过。

来到这异世之后,除了当季的果木,比如说苹果,桃子,核桃,板栗,柿子之外,一般是很难吃到的。

所以,当看的这颗糖李子树之后,慕贞就动了心思。

反正是秋冬季的东西,离的又近。

每天摘几个解解馋,其他的熟了的,就摘下来,做成果脯,冬天没得什么搭嘴零食,这东西就是人间美味埃

这天,在慕贞继续乐此不疲的守着糖李子树时,又一封书信送到了慕贞的手上。

不晓得为什么,接到这封信,看到熟悉的名字,却不是同一种字迹的时候,慕贞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个把月之前,哥哥才给过她的信,为何这次又送来了呢?按道理说,这么远的路途,她之前回的那一封,还没有收到,这次又送信,这是为什么呢?

索性,慕贞也不是那种畏畏缩缩的人,虽说感觉不太对,她还是把信给拆开了。

信越看,慕贞心里的这股火就越大。

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真的再次向慕贞证实了这句话。

慕贞之前就一直很奇怪,本尊的父亲这么宠幸那位姨娘和她的子女,那为什么本尊的娘死了这么多年了,他却还不把姨娘给扶正。

原来,因为本尊的爹,是一个上门女婿,而娘亲,根本就是被那位姨娘给害死的,而这一切,都是在本尊的亲爹纵容下进行的。

然而两人不晓得的是,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被慕言给晓得了。

然而,这个时候,母亲已经回天乏术了。

想着孩子还小,将死的母亲,就苦苦哀求着儿子,在自己还没有能力的时候,就装作不晓得这件事。

但是现在,那些人仗着把自己远嫁,把哥哥支走,开始霸占属于娘亲的家产不说,还差点谋害了哥哥。

对于慕贞来说,她有头脑,有方法,所以,这些家产,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她不能忍受的是,这些人想要把他们兄妹里往死里逼。

明着开始霸占家产不说,他们还买通了人,在战场上差点谋害了哥哥。

难怪她说,这字迹不是哥哥的呢,原来在上次的战役中,哥哥被人给出卖,差点全军覆没。

最后虽然死里逃生,但是,却也是身负重伤。

哥哥在信里恳求她,无论如何也要把娘亲的东西给保护了下来,不能叫那些人给霸占了。

和墨效才商量了这件事之后,墨效才道:“娘子,若是你放心,这件事就交给为夫来办如何。毕竟你现在有孕,长途跋涉对你来说,并不合适。”

看着自家相公小心翼翼的模样,慕贞笑了笑,“相公,在你眼里,你家娘子我就只这么的不懂事吗?不说你的能力是我比不上的,在加上我肚子里的这个,我也不会去冒这个险。”

更何况,上次相公出去的时候,已经和哥哥联系上了,在信里,他也千叮咛万嘱咐,自己不可亲自出马。

听到慕贞这么说,墨效才心里还真的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慕贞想要亲自去解决这件事呢。

感觉到自家相公松了一口气,慕贞不由的轻笑了一声。

其实,自家相公还算是了解自己的。

若按自己原先的性子来说,慕贞还真有可能不管不顾的自己上。

但是,随着经历的越多,她成长的越多。

女人,好强是一回事,但是也要懂得取舍。很多人说,成功的女人不幸福,其实,在慕贞看来,不过是她们没把握好这个度。

而且,现在自己有一个这么有能力,又愿意让自己依靠的男人,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果然,墨效才也没叫慕贞失望,再加上想着慕贞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他也不怎么放心。所以,这回出去,还没有半个月,他就赶了回来。

“大局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剩下的收尾工作,我已经交给了稳妥的人,放心吧。”

听到墨效才这么说,慕贞也就放心了。

果然,不出两个月,在第一场大雪即将到来的时候,墨效才拿出了一叠地契递到慕贞的手上。

拿到手上翻了翻,慕贞这才想起来,原来上次的事,就叫他这么轻飘飘的解决了。

对此,慕贞对墨效才的能力,不由的更加的好奇了起来。

“相公,和我说说呗,这么短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慕贞一脸好奇的模样,墨效才往她嘴里塞了一块刚做好的果脯,道:“乖,多吃点,你不是喜欢吃嘛,明年就让她们多做些。至于我是怎么做到的,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呢,不是说要注重胎教吗?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咱们再说埃”

月份越来越大,慕贞也越来越不喜欢动脑筋,所以,墨效才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她给糊弄过去了。

虽说托着个大肚子,但是,慕贞对吃的执着,可是一点都没有减轻,今天折腾出了果脯,明天又做什么暖柿子。

就是把稍微变黄的水柿子,用开水一滚,然后放在糠里暖上一夜,第二天拿出来,柿子皮的颜色就变成了乌色,咬上一口,有甜又脆。

后天有张罗着说,柿子吃不完,就这么长在书上也糟蹋了,干脆做成柿饼,于是众人又是一番人仰马翻,好歹才算把她要的柿饼给做了出来。

不过,每当众人围着烟囱火炉,台子上面堆着什么糖炒栗子,又或者把核桃塞进柿饼里吃的时候,到不觉得她这是瞎折腾。

慕贞手里所有的生意,基本上都交给自家相公打理了,而她除了时不时的出谋划策,也没有别的事可干了,索性,众人也就由着她这么折腾去了。

将近过年的时候,王财主父子俩和赵明哲也回来了。两地的生意,都是出奇的好,要不是后面慕贞说的限购,并且把价格提高,并且随后用红薯粉补上了,还真是供不应求。

而且,每当慕贞折腾出来一样什么吃食的时候,墨效才也会打量生产,并且在铺子里卖,所以,紧紧是半年的功夫,用王财主的话来说,比他一辈子赚的都要多。

大年初一这一天,众人正打算祭祖的时候,慕贞一直毫无动静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

好在一切准备都还算充足,到还稳妥。

许是平时她就不是个喜欢坐的人,还不要两个时辰,孩子就呱呱坠地了。

因为是大清早出生的,还是个男孩子,墨效才便给孩子取名叫逸晨,结果慕贞非要换成尘。

“这是为何?”

对于娇妻的话,墨效才很少不同意,更何况就是一个名字而已,这么问一句,不过是处于好奇而已。

没想到,慕贞一本正经的回答,“这个字显气质。”

于是墨家老二的名字,就这么确定了。

不晓得经年之后,做为把大恒王朝推向盛世的君王,得知自己的名字取的这么随意是个什么想法。

随着夫妻俩的生意越做越大,和沈君以及章一成分庭抗礼的趋势也日渐形成。

虽说慕贞的先进思想和新奇的东西,是他们制胜的法宝,是他们制胜的奇招,但是,沈君经商这么多年,手里的人脉也是他们拍马也追不上的。

然而,这样的趋势却叫章家人越来越焦急,于是,背着沈君的时候,便向慕贞痛下杀手。

随着墨效才的恢复,和知晓他的身份之后,沈君也晓得,他和慕贞这辈子再无可能。

从小的兄弟情,也无法让他不去帮章一成。

但是,他帮章一成的条件,就是如果他们事成,坚决不可以伤害慕贞一家。

在墨效才的保护下,慕贞自然不会受什么伤害。不过,墨效才又岂是忍气吞声的人。

随后就找人,把章一成派人刺杀慕贞的消息送给了沈君。

得知消息的沈君,十分的愤怒。再加上,随着沈君爹的过世,他的娘也出家为尼了。

了无牵挂的他,便撂下了手上的挑子,隐姓埋名过起了游山玩水的生活。

没有了沈君这个商业奇才的帮助,生意场上,章一成这一边,顿时显出了节节颓势。

而这边,沈君之所以选择游山玩水,也是他之前听慕贞说,等她老了,就要走遍大恒王朝的山山水水。所以,每到一出,他便把这一处的美景画下来送给慕贞。

然而,有墨效才在,沈君送的东西,如何能轻易到达慕贞的手上呢、

每当墨效才拦下这些字画的时候,都会高价出售给有钱的人家。

所以,当沈君发现,自己在江湖上渐渐有了画仙一称呼的时候,豁然一笑,罢了,有这么一个男人护着她,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自从,再也没有给慕贞画过山水画。

又是一年初春,已经大变样的平窑村,处处显示这繁华的景象,最差的人家,也差不多住起了青砖灰瓦的房子。

“贞娘婶子,逸尘把我家的红椿树烧了,娘亲说,等树发芽了,要掰椿芽给我烧肉吃呢,现在树叫逸尘给烧死了。”

听着奶声奶气的告状声,慕贞赶紧放下怀里刚哄睡下的宝宝,小心的和摇篮里的另外一个放在一起。

悄悄的冲小女孩招了招手,道:“走,和婶子出去说,俩个妹妹刚睡着了,婶子这就去收拾他埃”

看着树底下,堆着还没有烧完的椿树籽,慕贞就觉得自己火不打一出来,“逸尘,你给老娘过来。”

随着慕贞的一声大喊,只见半大的少年吓的一震,撒开脚丫子就跑。

眼看着跑的越来越远的逸尘,慕贞气的大气直喘,确拿他毫无办法。

片刻,只见一个穿着白衣的翩翩少年,提着刚才逃跑的逸尘,施施然朝慕贞走了过来,而慕贞的肩膀上,也搭上了一张熟悉的大掌。

看清来者的面孔后,慕贞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这穿白衣的,不就是三年前,跟着谈然出去游历的逸清吗,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三年。

放下手里的弟弟后,逸清冲慕贞行了一礼,道:“儿子不孝,三年未在娘亲跟前尽孝。”

儿子出去,是经过自己首肯的,而且,这么多年未见,当年最喜欢赖在自己怀里,软软糯糯的叫着自己娘亲的小包子,如今都快是一个翩翩少年郎了,慕贞稀奇都来不及,如何会怪罪呢,嘴里不停的说到,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边,刚从外面赶回来的墨效才,冲着两个儿子挥了挥手,自己则熟稔的拉着慕贞走了起来。

“为夫不在的这段时间,娘子辛苦了。”

三个月前,慕贞刚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却接到朝廷的急报,顾不上照顾妻儿的墨效才,便急匆匆的出去了,这一去,就是三个月。

知晓他是去忙正事,慕贞也没有胡搅蛮缠,“无事,你在外面平安就好。朝廷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你怎么会和逸清一起回来的呢?”

提起大儿子,不由得想起了二儿子,来不及等墨效才说话,慕贞便愤怒道:“你回来了,可要好好管管逸尘,这小子,现在太匪了。”

看着娇妻怒气冲冲的模样,墨效才笑着拍了拍她的收,笑道:“放心吧,把这土匪交给逸清,以后你就清静了。”

朝廷的事,墨效才并不打算告诉慕贞,毕竟这些腥风血雨,除了让她担心,也没有别的作用。

说着,看了一眼满山的桃花,笑道:“为夫走了这么久,咱们先不说这些了,走,我陪你到处走走。”

随手编了一副花环,戴在慕贞的头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身边的这位,却还是如此娇俏。

人说,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看着小媳妇人比华娇的俏脸,墨效才不由感叹到:上苍待自己,到底是不薄的。我愿放弃那些世人所追求的,陪你在这宁静山村,赏这花开花落。

  • (快捷键:←)
  • 农家娘子喜种田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