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武侠修真>玄门封神>第二十四章:存在的虚无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二十四章:存在的虚无

小说:玄门封神| 作者:亲吻指尖| 类别:武侠修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云娘问过之后这才知道,上清祖师居然带着他们去了伏都大帝的伏都城。

挑战伏都大帝,让人意外的是那伏都大帝居然没有应战。

甚至没有人知道伏都大帝去了哪里,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云娘又开始担心了,因为上清祖师的消息也突然之间断了,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们在哪里。

涂元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涂元在闭关体悟自身与这片世界。

伏都大帝没有出现,这让涂元很意外。

他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孔雀王国还没有覆灭。

在他的心中,孔雀王非常的强大可怕,岂是那么容易覆灭的。

之前在那里封印的世界里,里面的人都说过去了五百多年。

而这里,才不过十年不到。

无论哪边的时间是错的,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世界时间空间的本就是错乱,这里或许一年,那里或许已经百年。

那么,很有可能,其实孔雀王国还在抵抗着。

当他心生这种念头之时,就知道事实定然差不多,如他这般境界,一念不起,一尘不染,当心动念起之时便是冥冥之中的感应,来自于天地的启迪。

于是他突然之间站起来,持七宝如意于身前,闭着眼睛,感应着这片天地,这一刻,他就像一座山,一片海,一朵云。

突然将如意高举,他像是挚天巨柱,手中打下的如意,就如倒塌下来的天。

“轰……”

一下。

再抬起,挥打而下。

又一下。

以涂元为中心闪荡起了汹涌的灵波,这片天地都似皱了。

第三下,如意挥打。

一个窟窿出现。

窟窿出现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座焚烧的城池。

在那城头,他看到了一身金衣的孔雀王,而孔雀王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侧头望来。

而在孔雀王所立城头的上空,一朵朵的云上站着一个个的人,总共竟是有十余位。

其中有一位灰白胡须的老人突然回头,怒喝道:“好胆,敢窥视吾等,找死。”

话落,那位老人一拳朝着涂元打开的窟窿打来,涂元看着离对方极远,但是对方这一拳打出之时,只觉得那一拳离自己极近,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只顷刻之间已经到了面前。

涂元手中如意迎着那拳头打下去。

天空炸裂,刹那之间乌云密布,雷霆滚滚而生。

“滚远点。”透着那还没有完全弥合的虚空,那个老人如金石般的声音传来。

涂元只觉得血气翻涌,神魂激荡。

那人竟是如此的强大,而且与他一起的还有那么多人,而这么多人围攻着孔雀王。他觉得这里的孔雀王比在元阳古地的孔雀王还要强大。

天空之中,雷霆震荡,朝着涂元落下,但是涂元看到的却不是这雷霆,而是那雷霆之中的裂痕。

若是落在身上,自己的肉身如何能够抵御这裂痕,天地都裂开了,在天地之中的身体又岂能够完好。

于是,他手中的如意再一次的挥打出去。

他挥打的动作看上去很慢,但是如意上的意却浓而重。

雷霆的漫延止住了,天地仍然如浪花般的翻涌,只是到了涂元的身边更像是撞在了巨石山涯上。

站在他身后的桐丘明只是衣袍飘扬,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脚下的大山已经崩塌了,他站在那里,思索着。

现在静下来之后,他已经明白自己刚才看到的那景象是什么。

那是过存在于过去的景象,若是以自己为原点,那些是已经发生的了事。

这片原界之中,时空错乱,时间并无先后,而人们想要在这里生存,必须要固定一个点,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建立城池,或者是建立一个个的国度,那每一个城池,或者每一个国度,他们形成了一个有时间维度一体的世界,人们这才能够在里面生活。

而因为每一个建立这些城池或者国度的人不同,所以其世界上的时间流速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涂元他在进入的第一个世界之中,那里的人说已经过了五百年,而桐丘明这里只过了十年不到。

看来那个伏都大帝真的可能收了重伤,或者是被什么事给牵绊住了。

不过,能够找得到伏都城,涂元并不意外,因为与伏都大帝之间是有因果联系的,而要找刚才只见过一眼的那些人所在的城池,却根本就无法找到。

涂元站在那里良久之后,天地恢复正常,原本崩塌的大地快速的恢复着,并不是恢复原本的样子,而是原本的新土快速改变色泽,成为那种被风雨阴阳沁染的老土。

这一片的地貌已经改变,涂元站在那里,来回的走动着。

“这里没有正常的时间流逝,所以在这里,也就没有所谓的不朽与永生。”

涂元在心中梳理着,想到这里,心中突然有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一出现。

“既然这里没有永恒与不朽,那么为什么大家都来到这里。”

“唯有在这有无之间,方能够找到那不朽的奥妙。”

“进一步,是与这片天地融合,但也会被这原界所同化,成为其中一部分,那么,自然就没有所谓的自我意识了。而若退一步,那么就是与这片原界抗争,又有谁能够抵抗得了这茫茫天宇的规律,又有谁能够承受得祝”

“大家建立自己的国度,截取这原界的一片天宇,梳理其中的时空,这样的话,就能够在这里存在。”

涂元伸出双手,看着,这一双手依然晶莹如玉,但是他自己细细的体会,却已经感受到了一种变化。

如果此时将自己的一双手砍下,那么这一双手将会掉在地上,很快与这片大地一样。

他想要将自己的一根手指折断扔到这片大地上,这个念头才起,便有一种特别的危险在心头生起。

这种危险感不是那种强烈如波涛,但才泛起,便觉得深入骨髓灵魂,那种绵绵不尽,缠绕到极远未来。

而在那极远之处,那种危险感却已经化为滔天巨浪。

他明白这种危险,就是自己只站在这里什么也不做,无论是灵魂还是肉身都被这原界给洗刷成脚下的土。

“如果,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记得我们,那我们是不是就不存在?”涂元突然开口问道。

桐丘明有些茫然,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过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们本来就存在的啊,别人不记得,我们不也在这里吗?”

“那如果,我一直没有出现,你们是不是就认为上清祖师其实只是一个谎言,并不存在。”涂元再问道。

“可即使是我们不信,但祖师依然存在于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桐丘明说道。

“我的存在不需要他人的证明吗?这个听上去有道理,但是这里可不同。”涂元心中想着。

  • (快捷键:←)
  • 玄门封神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