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武侠修真>魔门败类>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玄天寒蚕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玄天寒蚕

小说:魔门败类| 作者:惊涛骇浪| 类别:武侠修真

当林皓明随着素兰走了至少有两三百丈,等到他都有些受不了的时候,在一处较大的洞窟之中,终于见到了冬寒。

此时的冬寒卸下了王妃高贵的服侍,穿着一身白色罗裙,虽然脸庞神情依旧威严,但却也多了一份妩媚。

不得不说,冬寒作为女人,是极美的,云儿和黛儿虽然也很美,但与之相比,明显要差一个层次。

“师姑1林皓明忍着寒意,上前行礼。

冬寒则直接丢出了一个储物袋到了林皓明手中,跟着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打坐修炼,这是你的储物袋,除了师弟给我的二十坛酒,其它的东西都没有动,你若是受不了寒意,就喝一口酒,我那师弟,真是什么都想好了,免得我费心。”

冬寒的话让林皓明也明白不少事情,没想到季老给自己的酒居然在这里使用的,看来季老真的早算计好了。

冬寒说完,跟着就离开了,而在她离开的同时,林皓明感受到一层法力波动,似乎是打开了某个法阵禁制,看来这位王妃之所以特意来这里,恐怕多半是因为此处地方只有她有办法打开禁制。

看看往里的洞口,林皓明相信,恐怕里面还有什么更加不简单的东西,只是以自己的情况,那东西显然和自己无缘。

对于机缘,虽然林皓明会追求,但也不会强求,修道虽然是逆天之事,但就算有逆天之心,也未必一定要处处逆天而行。

此时走出寒冰洞的冬寒,单手一扬,寒冰洞彻底被封住了。

一旁素兰望着里面,似乎有些不舍道:“夫人,玄天冰蚕相助修炼的方法很多,真的要如此做?要知道,这可会让玄天冰蚕元气大伤的1

“三师弟给我开出的条件不低,而且距离太妙境开启也没有多久,不这样做根本不可能达到三师弟需要的要求1冬寒也有些无奈。

“只是可惜,如此一来,少主进阶神玄之后,必须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修炼了1素兰可惜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田耕那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阶神玄,这点时间还是等得起来,好了,这件事也不要再提了1冬寒有些不耐烦道。

“是1素兰听了,也不敢在说什么。

寒冰洞之中的寒气,对于林皓明来说,相当于当初在寒潭下潜百丈。

比起当年,林皓明自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依旧冰寒刺骨,但至少能够忍耐很长时间。

虽说这种地方能够考验自己,让自己潜移默化之中有所增进,但这种速度并不快,这让林皓明多少有些疑惑。

虽然疑惑,但林皓明依旧安心在这里打坐吐纳,毕竟林皓明也想不出对方要害自己,若是真有歹意,以对方的实力,根本不需要演戏。

随着时间推移,林皓明倒是逐渐适应了这里环境,中间也喝了不少酒,缓解身体状况,可就在小半月之后,他突然感觉到,洞窟之中的冰寒似乎更强了,好像在更深的地方,有一股股寒气在喷吐出来。

这让林皓明不得不再次喝了一口酒,抵御刺骨寒气,而还没有等他把酒力化开,忽然,听到有什么响动从更深的洞口传来。

突然的变化让林皓明立刻停下了打坐,起身朝着那边洞口走去,才刚刚看到洞口里面,就见到一条蓝汪汪的东西,真朝着这边而来。

那东西一眼看上去,仿佛一条寒蚕,不过个头却仿佛一条巨蟒,足有五六丈长。

见到此物,林皓明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着出口方向而去,可才走了没几步,竟然撞上了一层看不到的禁制,此时想起之前法力波动,难道就是启动这一层禁制?

冬寒是有意为之,这让林皓明脑海中浮现许多念头,但很快还是让自己沉住气,毕竟在他看来,冬寒真要把自己喂这虫子,根本不需要装模作样。

就在林皓明盯着那寒蚕的时候,巨大的寒蚕忽然朝着林皓明喷出白色的丝线来。

林皓明想要闪避,但这里已经不是之前盘坐的石窟,而是不宽的通道,那里有躲避的地方,至于要对敌,眼前的寒蚕散发出的气息,远远超过自己认知的凶兽,并且对方喷出的丝线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已经缠住林皓明了。

林皓明刚想挣脱,却感觉到一股冰寒刺骨,瞬间就被冻住了。

没多久之后,通道之中林皓明原来所处的位置上,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蚕茧,林皓明彻底被包裹进去了,冰蚕在昨晚这一切之后,似乎也没有再理会林皓明的意思,挪动着自己肥胖的身体,消失在了通道之中。

随着林皓明冰封,时间也一点一滴的流逝。

在这期间,冬寒曾经也出现了,只是看了一眼被裹住的林皓明,随后就离开了。

冰洞之中,看不到日夜变化,也没有四季之分,在被蚕茧包裹的林皓明周围,更是没有一样活着的东西,仿佛这个冰洞也处于时间的禁止之中,直到突然间,蚕茧忽然被一只手打穿。

林皓明努力的撕开包裹住自己的蚕茧,身上的衣衫,似乎因为过于寒冷,也脆弱的化为了冰屑,可就算一丝不挂,站在这冰洞之中,林皓明似乎都感觉不到这冰洞的刺骨,而在林皓明的胸前,寒焰珠深深的嵌在心口的位置,仿佛成为林皓明身体一部分,只是此刻的寒焰珠变得格外晶莹,犹如一枚最美的水晶一般剔透。

林皓明靠在冰冷的岩壁上,摸了摸胸口的寒焰珠,一点寒冰浮现直线,瞬间洞中的温度又冷了不少,而林皓明自己却没有多少变化。

林皓明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揉了揉胸口,寒焰珠跟着消失了。

低头望着重新恢复原样的胸口,林皓明心中暗道:“好大的机缘,平白无故承受莫大好处,前路艰险1

衣衫虽然碎裂,但储物袋还在,林皓明这回有了准备,从里面取出一身衣衫穿上,跟着有拿出一坛没有喝完的酒,连给自己灌了几口。

等身体感觉舒坦之后,林皓明这才把所有东西收起来,也不看地上蚕丝的残渣,朝着禁制猛的砸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