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恐怖灵异>惊仇蜕>尾声:春暖花开
小说:| 作者:| 类别:

尾声:春暖花开

小说:惊仇蜕| 作者:莲殇| 类别:恐怖灵异

安静的病房里,周耶唐仿佛是悬崖前静立万万年的石雕,只剩下一片森然和黑暗。

病床上的人眼睛紧闭,好像只是陷入沉睡。

周耶唐腰部以上全部让鲜血打湿,“滴滴答答”的滴血声犹如时针转过钟盘。

“则,我不是在阁楼上等待白马王子的公主呢1

是的,逝莲从来不是只会等待的“公主”!

当周耶唐立即调集所有人手亲自赶往南津路口的纺织厂时,只看见逝莲脸色发白的昏倒在汨汨血泊中。

而六个膀大腰圆的“练家子”就倒在逝莲四周,人事不省!

逝莲是用牙齿生生咬掉了手背上一整块皮肉,挣脱了绳索,手背淌血的一直撂翻六个下盘扎实的“看守”,才由于失血过多陷入昏迷,栽倒在一片血泊中。

杨天峰和玄子梁一声不吭的立在病房外巨大的落地窗前。

当二人带队赶到南津路口的纺织厂时,看到了令人无比震惊的一幕,那一幕甚至深深“烙”进脑海,一辈子都无法遗忘。

无数辆黑轿车将公路挤得满满的,犹如大片黑压压的蚂蚁正“趴”在公路上快速朝前蠕动。而最前方的黑色“宾利”犹如一头猎食的非洲豹,飞快窜离公路。

等杨天峰和玄子梁撞开纺织厂的门时,只看见蹲在西南角颤颤巍巍的十多个受害者,还有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鲨鱼”看守。

即使是老道干练调控整个行动的市刑警总队长吴锡也不曾料想:周耶唐令“宏云”集团旗下所有子公司甚至娱乐场所立即停止营业。宁愿将手中的地盘拱手相让给城东及沿海争抢的黑势力。在警方展开对“鲨鱼”的清剿行动中,不惜将所有势力暴露在警方眼前,也要抽空所有人手,亲自带人赶往南津路口

当周耶唐横抱昏迷不醒一路淌血的逝莲出现在医院,哪怕是这个干了大半辈子的老刑警也感到深深的震撼。

对“鲨鱼”的清剿行动相当成功,当吴锡换掉一身警/服赶到医院的时候,只如同最普通的长辈拍了拍杨天峰和玄子梁的肩膀,“这个‘九尾蝎’非常棘手,天峰,子梁你二人都是市刑警总队的骨干,日后还需要卯足干劲儿早日将此人逮捕归案1

玄子梁神情木讷的咬了咬指甲盖,鞋底踢向杨天峰小腿肚。“走1吐出个字,玄子梁扭身利索的离开。

临走前,杨天峰最后瞥了眼犹如坐化老僧那样在病房里不曾挪动过哪怕一分的男人,挠了挠头,不知怎么的竟是想起和玄子梁不久前的对话:

“逝莲和我们不同,她的过去背负太多黑暗。”

“难道逝莲只能一辈子孤零零一个人?”

“只要能找到——”

好像突然就明白了玄子梁那未出口的后半截话,杨天峰咧开嘴笑了起来,忙不迭追上走得只剩背影儿的玄子梁,“子梁你别扔下我哪——”

“对了,吴队临走前那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一.定.以.九.尾.蝎.的.名.义.抓.捕.归.案1医院的楼梯口前,响起玄子梁咬紧指甲盖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往外蹦的声音。

病房中,犹如有波涛翻涌的浪潮将男人紧紧包裹,周耶唐就立在那块暗礁上,深邃的眼睛仿佛是森海里的沼泽,变得深远而静默。

“我不需要你救,如果不是你的出现,那两人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算不上愉快的见面。

“我‘帮’你,你却不需要我‘帮’,你‘救’我,虽然我不需要你‘救’,这样一看,我们大概两相抵消,不管如何,我不习惯欠他人什么。”

“逝莲,我叫逝莲,那么下次‘良辰美景’时再一起享用吧。”

——她开始出现在他的四周,总是以一副太过理所当然的姿态。

“二对一岂不是不公平,不然算上我一个?”

“则,我可以算作邀请吗?”

“一醉方休,我也会在屋里多剩几瓶好酒呢1

“不过不战而逃不是我的作风呢,或者那是你的风格,则?”

“这次我屋里剩下不少佳酿,有兴趣一尝么?”

——让人以为她会就那样,一直都不会离开。

“则,海/洛因可不能发酵,如此月影婆娑的良辰更适合与酒为伴呐?”

“则,耀眼的朝阳会模糊很多陈迹呢。”

“则,原来城西令人头疼的‘新任’地头蛇是你——”

“则,你果真算无遗策1

“则,你不愧是再世诸葛呐1“不,我自然是凤雏。”

“则,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

“则,你想要俯瞰这座城市的雪景吗?”

“则,日出江花红胜火,大抵不过如此吧?”

“则,不要死1

——仿佛,永远都不会离开

仿佛深埋在土壤里的种子历经磨难终于钻出厚实的泥土,周耶唐跨前一步,深邃的眼底有滚滚而来的黄泉汹涌,却又逐渐归于一汪平静的湖泊。

当他横抱起逝莲时,从她兜里滑出薄薄的相片,相片上两年前的他眼睛深邃,五官深刻。

“你为爱放逐了过去,我只是叹惋,无法走进你的生命”浅浅的铅笔字迹仿佛是学生时代青涩的信筏。

周耶唐掏出连边沿都开始泛黄的相片,相片上女孩甜美的笑容在岁月的打磨中早已变得模糊不清。男人点燃打火机,火苗“倏”的窜上相片,霎时吞噬了女孩的面容。周耶唐食指和中指一松,相片轻飘飘的滑落,在火焰中卷曲,燃烧,逐渐化为灰烬,风一吹就散了。

男人跨向逝莲,在病床前蹲下,干燥的手掌覆上逝莲那只缠满纱布的手背,一点点握紧与之十指相扣,周耶唐执起逝莲那只手一直拉向心脏的位置,嘶哑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安静的病房中,“逝莲,你早已走进了这里,”男人低哑的声音褪去了那一分尖锐,变得柔和下来,“所以逝莲,请你快点醒来,我还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

春日的暖阳缕缕洒向安静的床头,病床上的人仿佛听见了男人的呼唤,眼皮似有所觉的跳了跳,逐渐睁开。逝莲眨了眨眼,视线在绕过病房一圈后,终于停在和周耶唐十指交握的手上。从未有过的笑容霎时从逝莲脸颊扬起,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更紧的握住了男人的手,缕缕金色的阳光在这时终于撕开冬日沉积的寒气,暖洋洋的一直洒满病房——

她知道,她的生命,从此,不再是一个人的故事

许多许多年后,久到连屡破奇案,屡建奇功的新任市刑警总队总队长杨天峰和他的搭档兼副队长玄子梁都已经退休。道上开始流传出一个“九尾蝎”的传说

传言那是个在幕后一手操控了整个北方地下势力的男人,甚至令警方多次的跨省追捕都无功而返。

传言此人来历成谜,广为流传的只有那道能止小儿啼哭的狰狞伤疤和“九尾蝎”的赫赫威名。

传言不论男人身在何地,身处何时,四周都会出现一个一身松垮垮大衣的人,当男人回头,那人会跨前一步与他十指交握,并肩而立,眉角弯弯的唤他,“则1

《惊仇蜕》——全剧终1“不,我自然是凤雏。”

“则,你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吗?”

“则,你想要俯瞰这座城市的雪景吗?”

“则,日出江花红胜火,大抵不过如此吧?”

“则,不要死1

——仿佛,永远都不会离开

仿佛深埋在土壤里的种子历经磨难终于钻出厚实的泥土,周耶唐跨前一步,深邃的眼底有滚滚而来的黄泉汹涌,却又逐渐归于一汪平静的湖泊。

当他横抱起逝莲时,从她兜里滑出薄薄的相片,相片上两年前的他眼睛深邃,五官深刻。

“你为爱放逐了过去,我只是叹惋,无法走进你的生命”浅浅的铅笔字迹仿佛是学生时代青涩的信筏。

周耶唐掏出连边沿都开始泛黄的相片,相片上女孩甜美的笑容在岁月的打磨中早已变得模糊不清。男人点燃打火机,火苗“倏”的窜上相片,霎时吞噬了女孩的面容。周耶唐食指和中指一松,相片轻飘飘的滑落,在火焰中卷曲,燃烧,逐渐化为灰烬,风一吹就散了。

男人跨向逝莲,在病床前蹲下,干燥的手掌覆上逝莲那只缠满纱布的手背,一点点握紧与之十指相扣,周耶唐执起逝莲那只手一直拉向心脏的位置,嘶哑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安静的病房中,“逝莲,你早已走进了这里,”男人低哑的声音褪去了那一分尖锐,变得柔和下来,“所以逝莲,请你快点醒来,我还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

春日的暖阳缕缕洒向安静的床头,病床上的人仿佛听见了男人的呼唤,眼皮似有所觉的跳了跳,逐渐睁开。逝莲眨了眨眼,视线在绕过病房一圈后,终于停在和周耶唐十指交握的手上。从未有过的笑容霎时从逝莲脸颊扬起,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更紧的握住了男人的手,缕缕金色的阳光在这时终于撕开冬日沉积的寒气,暖洋洋的一直洒满病房——

她知道,她的生命,从此,不再是一个人的故事

许多许多年后,久到连屡破奇案,屡建奇功的新任市刑警总队总队长杨天峰和他的搭档兼副队长玄子梁都已经退休。道上开始流传出一个“九尾蝎”的传说

传言那是个在幕后一手操控了整个北方地下势力的男人,甚至令警方多次的跨省追捕都无功而返。

传言此人来历成谜,广为流传的只有那道能止小儿啼哭的狰狞伤疤和“九尾蝎”的赫赫威名。

传言不论男人身在何地,身处何时,四周都会出现一个一身松垮垮大衣的人,当男人回头,那人会跨前一步与他十指交握,并肩而立,眉角弯弯的唤他,“则1

《惊仇蜕》——全剧终

  • (快捷键:←)
  • 惊仇蜕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