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崩仙逆道>第三千七百五十四章 时空圣殿!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三千七百五十四章 时空圣殿!

小说:崩仙逆道| 作者:雨暮浮屠| 类别:

当初的修炼始祖,何等强势恐怖,放眼无数的时代之中,都是位列最为巅峰的无敌存在,红尘战仙的存在,也就是在神话世界之中,才是有着这样的存在吧!

而在原始宇宙宇宙之中,也只是有那万古大帝的存在一尊存在而已了。

其他的世界时代之中,便是一尊太古大帝的存在,都是属于无上禁忌,都是属于宛若传说一般的存在。

而红尘展现,更加属于传说中的传说了。

修炼始祖,便是这样的一尊存在,而他却是这时空圣殿的器灵存在,可以想象,他的存在,是何等的伟大,是何等的惊世。

如果不曾遇到,那么或者弥辰不会在乎什么,但是如今已经看到了那时空圣殿的存在,那么弥辰怎么都会进去看一下的。

毕竟,在那太古大帝之中,这时空圣殿,才是真正蕴含了成仙希望的地方。

就这样,这走进,一步之下,便是无数的时空了。

弥辰,已经无比的考验,无限的靠近…

然而这一刻,弥辰却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时空圣殿的存在,不曾在前进哪怕一步了,弥辰,就这样看着,静静的看着。

不是弥辰打算放弃,而只是因为,弥辰发现,自己有就能够无法真正靠近这时空圣殿的存在了。

虽然,明明只有那么一点点了,虽然看似,只是轻轻的一步就是可以到达,但是弥辰知道,那一步,是永远无法靠近的了,那一步,是永远无法到达了。

这时空圣殿,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这面前的一点点,却是永远,永远都无法靠近的。

如果,弥辰此刻已经成为了无敌的存在,成为了那仙王乃至仙帝级别的存在,那么或者这时空圣殿,这距离,也是不算什么了。

只是可惜,弥辰不是,弥辰不是那样伟大恐怖的存在,他现在距离那样的境界,还有着久远的距离,弥辰无法成功,他继续靠近,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失败,彻底的失败罢了。

那是一种时空的玄奥存在,虽然弥辰洞悉了时空的本源,凝练了时空原始之力的存在,但是可惜那样的力量,还是无法让弥辰破开这里的时空玄奥,让弥辰走入到这时空圣殿之中。

所以,弥辰根本无法靠近。

不过,这一刻弥辰却猛然想起了什么。

弥辰,想起了石大爷,想起了曾经时刻,石大爷说过的那些话。

就这样,打开了自己的独立世界,弥辰微微犹豫,还是轻轻的挥动了手臂。

顿时,一块黑铁块出现在了弥辰的手中。

弥辰静静的看着手中的黑铁块,眼中是一种回忆的色彩。

这黑铁块,是当初石大爷要弥辰买下来的,根据石大爷所说,这黑铁块,便是那时空圣殿的要是,是开启时空圣殿的标志所在。

而这黑铁块,便是属于曾经那无敌的存在,那荒兽始祖的骨头。

荒兽始祖的骨头,荒骨的存在…

如今弥辰已经是完全明白了,已经是完全醒悟了。

如果,这是那荒兽始祖骨头的话,那么或者,真的可以成功吧…

荒兽始祖,只是那时空圣殿器灵的一世罢了,这便是等同于,这荒古的存在,其实就是那时空圣殿器灵的骨头!

拿着这骨头的存在,开启那时空圣殿,似乎也是完全可能的事情吧。

曾经,这荒兽始祖的骨头在弥辰的眼中,也只是一块黑黑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东西罢了,根本看不出任何来,但是如今却不同了。

那时候的弥辰,甚至连始祖仙皇都不是,而现在的弥辰,却已经成为了真正无上的存在,他已经可以一眼之下,便是看出这荒兽始祖的骨头不凡之处了。

虽然,这只是那荒兽始祖的骨头,但是这其中,却充盈了一种无法想象的时空真谛,或者这时空真谛,尚未达到那真正时空原始之力的程度,不过却也已经是无限的接近了,并且这荒兽始祖的骨头,充盈的那种深奥极致的玄奥存在,哪怕就是弥辰,也竟然无法彻底的领悟。

“荒兽始祖啊!曾经时空圣殿的器灵…”

“不愧是,是时空圣殿的存在…”

弥辰拿着这荒兽始祖的骨头,看向了远方,那依然处于无尽时空最深处的时空圣殿,终于还是缓缓的迈出了脚步…

这一次,没有在浪费什么时间,之前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却永远无法跨越的道路,而如今,却是如此轻松的走到了…

时空圣殿,这就是时空圣殿的存在!

弥辰,甚至无法看到这时空圣殿的全貌,因为这时空圣殿的存在,一切都是植根在了无数空间时间的最深处,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这样的时空圣殿,只是外面上,根本看不到任何。

弥辰唯一可能看到的,就是那时空圣殿的门户,那一扇,充满了无尽神秘,闪烁着无尽辉煌灿烂,只是静静存在的门户存在。

手持那荒兽始祖的骨头存在,弥辰轻轻的走动,而这一刻,他终于还是来到了这时空市闹Γ沼诨故抢吹搅苏馐笨帐サ畹拿呕е傲恕

“传闻中,这时空圣殿的存在,是有着通往唯一真仙的路径,是可以成仙的契机所在之地…”

“然而这一切,始终只是传说,或者那些太古大帝,知道了一些,但是却始终不曾有着任何的记载,出现在后世之中…”

当初那些太古大帝之中,最为逆天的存在,曾经登临过这时空圣殿的存在,他们曾经,进入到了这时空圣殿的深处,曾经在其中,得到了惊世的赐予,或者领悟了什么盖世之术,又或者是,感悟了什么可以通往唯一真仙的契机,但是可惜,随着那太古时代之中终结的一战,一切和一切,都是彻底的消失,都是彻底的湮灭和虚无了,已经没有任何,流传下来,已经没有任何的记载,出现在这时代之中了。

所以,在这时空圣殿之中,究竟有着什么,弥辰也是不清楚的。

当初弥辰曾经开玩笑一般的询问石大爷,这时空圣殿之中究竟有着什么,但是可惜,石大爷却不曾回答弥辰,他只是说,自己关于这其中的记忆,都是彻底的消失了,而且不仅仅是石大爷的存在,所有曾经进入到过这时空圣殿的存在,他们关于在这其中的记忆,都是彻底的消失了。

不过,他们在其中得到的那些好处,却还是存在着。

这时空圣殿,竟然有着如此的威能,也是让弥辰,有些无法相信的。

缓缓走动,而后弥辰停了下来,他就这样站在了这时空圣殿的门户之前,静静的看着这时空圣殿的门户。

对于这里,曾经或者弥辰不会放在心中,毕竟所谓的成仙,对于弥辰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任何的难度,当弥辰偶尔想起这时空圣殿存在的时刻,弥辰的心中,也只是认为在这时空圣殿之中,应该有着原始之力的存在。

原始之力,其实就是成仙的契机,所以弥辰认为,这时空圣殿之中隐藏的,就是那原始之力的存在,而那就是所谓的成仙的契机。

但是如今,弥辰才是知道,当弥辰站在这时空圣殿门户之前的时刻,弥辰才是知道,自己之前所想的,真的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只是这门户的存在,虽然不曾进入其中,但是弥辰却已经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玄奥,那是远远超过了任何想象的极致玄奥,甚至之前,在那仙王殿之中,弥辰都是不曾感受到过这样的玄奥存在!

仙王殿啊!

那可是仙王的殿堂,是被仙王炼化而成的领域之地,那里充满的一切玄奥,都是属于仙王的玄奥,但是那里的玄奥,都是无法和这时空圣殿相比!

难道这里的缔造者,或者说这时空圣殿之中蕴含的,是属于那仙帝的玄奥吗!

弥辰的心中,这样的猜测,只是弥辰却不敢这样肯定,如果这真的是属于仙帝缔造而出的话,那么恐怕这里的缔造者,应该就是断代夜皇或者帝王陆峰之中的一尊了吧!

除了他之外,弥辰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存在,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

终于,弥辰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就这样缓缓的触碰到了那无尽的光芒之中!

那一瞬间,这时空长河之中的弥辰,彻底的,消失了…

站在那光幕之中,站在这时空之中,弥辰缓缓的走去,自己的脚下,是长廊的存在,从开始,走向最终。

弥辰,不知道开始的起点是哪里,因为弥辰此刻站在的地方,就是这长廊之上,他朝前,看不到开始,向后,同样看不到任何。

前后,都是那无尽的虚无,都是那无尽的缥缈,一片茫然,一片为止和迷茫的存在。

起点是什么,终点,又是什么…

弥辰,真的不知道,真的不清楚,他就只是这样,静静的走着,静静的朝着那道路的前方,缓缓的?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者说,不知道走过了多少的时代岁月,弥辰只是不停的在走,那一刻,弥辰似乎看到远方,出现的一道光芒。

那是,照亮了整个天地,照亮了整个岁月的光芒。

只是那光芒的存在,却是位于这长廊的一边,并非是这长廊的尽头。

弥辰走到了那璀璨无比的光芒所在的位置,而知道这时候,弥辰才是看清楚了,这光芒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一道数万丈巨大的门户,静静的存在于这时空之中,静静的存在于这天地之中,似乎是无数时间和空间之中,永恒的唯一存在一般,而且从这光芒之上,弥辰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玄奥存在!

“这门户的存在,根本就是使用,无上的玄奥凝练而成的存在啊1

“弥辰的眼中,是无尽震撼的色彩,他从未想到,会遇到这样一幕,这样惊世骇俗的一幕1

从这时空圣殿之前的门户开始,一直到这里,弥辰看到的两扇门户的存在,都是无比恐怖的门户存在,都是那种玄奥凝结的门户。

但是,这些玄奥凝结的门户,那其中凝练的玄奥,实在让人无法想象啊!

这其中的归纳的那些玄奥,便是比起之前仙王殿之中的玄奥,还要恐怖许多!

当初的仙王,是何等的存在,在那无数的画面之中,在那真正浩劫一战之中,弥辰是曾经见识过的。

仙王的存在,绝对就是仙王级别的恐怖强者,而且还是属于仙王级别的强者之中,最为逆天的存在之一!

甚至,他给予弥辰的感觉,都是堪比那仙帝级别的存在!

降临这一方时空之中的异宇宙仙王存在,数量何等庞大,比起洪荒原始宇宙之中的仙王存在,多出了数倍,甚至是十几倍的存在。但是他们,也只是占据了上风而已,当仙王等几尊同样都是仙王级别的存在归来之后,形式便是瞬间逆转了!

弥辰就曾经看到过,包括仙王在内的几尊无敌的存在,他们一人之力,曾经撼动了整个时代,都是挑战足足数尊对手,强势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之中。

这些存在,何等的逆天,何等的恐怖无上!

而这样的一些存在,他们联合起来,那么诸天都是要彻底颤抖的。

但是,即便是他们这样无上恐怖的存在,他们凝练而出的领域之地,甚至都算不上什么,无法和这玄奥构造而成的光门相比,甚至是远远无法相比的!

这其中的差距,真的太大太大了。

如此恐怖的门户存在,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起码弥辰从未听说过,从未见识过这样的门户存在,而现在,算是弥辰,第一次见识到了吧。

看着那门户的存在,弥辰微微犹豫,不过最终,还是伸出了双手,就这样,直接推开了那门户的存在了…

推开,也不能算是推开,而是弥辰,就这样深处,碰触到了那门户的存在。

那一刻,弥辰终于,还是进入到了这门户之中…

看着,面前这出现的一切,弥辰的眼中,出现了无数动荡的光芒!

那是,无数寂灭朽败的存在,静静的存在于这天地之中,仿佛永恒的伫立,却已经失去了任何生命的存在痕迹。

不,并非是失去了生命存在的痕迹,而是那些,似乎根本就是没有生命的存在,他们似乎,都只是一些幻象的存在,都只是一些不曾存在的存在罢了!

不曾存在,却还是存在,这本身就是极端矛盾对立的,但是弥辰,却就是有着这种感觉!

极端的对立,完全不应该的存在,但是却就在这样,存在这…

弥辰缓缓走动,朝着那深处,看着这无数的存在,有着一些寂灭朽败的宫殿,有着一些虚无,已经失去了任何力量基础的强大兵刃,有着一些,残破的战甲,有着一些,古老的坟墓存在。

这些,都是静静的存在于这天地之中,无数的时间,无数的时代之中,始终都是如此的存在,不曾有过,任何的改变一般…

弥辰,走过了无数和无数,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就这样伸出手,碰触到了一件兵刃的存在。

那是一柄长戟,已经折断,那长戟的存在,似乎连通了整个天地,虽然不是多么的庞大,但是那种气息,那种威严,却是无法想象的恐怖!

那是,仙器,真正无上恐怖的仙器存在!

弥辰肯定,那就是一柄断裂的仙器存在!

他看着那仙器的存在,终究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轻轻的碰触了…

一瞬间,弥辰的脑海,轰然炸开!

那一刻,弥辰的脑海之中,猛然多出了无数的画面!

那是一尊盖世的存在,挥舞着这恐怖的长戟,对抗一切的画面!

弥辰只能看到这尊无上的存在,挥舞着那恐怖的长枪,抹杀一切,但是其他的,却是丝毫看不到了,他对抗的对手,他在什么地方战斗,一切和一切,都是彻底的朦胧,都是彻底的虚幻了。

弥辰的脑海之中,此刻唯一出现的,就是这尊盖世的存在,就是他抹杀一切的画面,就是他,施展的那盖世的杀伐之术的画面…

弥辰不知道这尊存在的层次,但是他却清楚,这尊存在,至少也是一尊仙王级别的恐怖!因为他的杀伐之术,那蕴含了无穷奥妙的杀伐之术,弥辰一时间,竟然是无法彻底领悟的,他只能呆呆的看着,只是呆呆的看着罢了。

短暂的时间之中,弥辰竟然无法领悟这些画面之中的杀伐之术,这在弥辰的眼中,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要知道弥辰的存在,是何等伟大的存在。

他的强大,简直就是颠覆一切认知的无上!

而弥辰的悟性,更加是惊悚的强大,然而弥辰,却无法在短暂时间之中,领悟出这其中的盖世杀伐之术,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果只是唯一真仙级别的杀伐之术,那么弥辰完全可以在最为短暂的时间之中彻底的领悟,但是浙西杀伐之术,却让弥辰,花费了无数的时间,都是无法领悟的,这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然而,一切尚未结束,一切还在进行。

那画面,依然还是在不断的出现,依然还是在不断的演绎!

恍惚间,弥辰开始领悟出,这画面之中一些杀伐之术的含义,开始领悟出,这画面之中,一些杀伐之术,内在蕴含的一切了。

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的时间之后,弥辰还是,彻底的领悟了!

那一切的杀伐之术,都是完全的出现了,都是完全的沉淀累积在了弥辰的脑海之中,让弥辰,终于是完全的感悟了!

这时候,画面,也是彻底的消失了,而弥辰面前,再度出现了那古老荒凉的画面,再度出现了,这无尽惨烈,这充满了死亡气息的一幕了…

结束了,终于还是,彻底的结束了…

弥辰深吸一口气,他终于知道,为何从这里走出的存在,都是宣扬这里,是成仙之地了。

为何这里,隐藏了那么多惊世的秘密存在了!

原来,一切竟然是这样的!

从这里,弥辰看到了无数,弥辰领悟了无数,弥辰的得到了无数!

只是,此刻的弥辰,也是有着一些困惑的,因为他感受到那画面之中的存在,那无上的手持长戟的至少仙王级别的存在,他施展的那些杀伐之术,总是有着一些很别扭的感觉,甚至是那种力量的流动,也是让弥辰感到分外的不适应。

似乎,似乎,似乎那些杀伐之术,那些一切的修炼体系,和自己现在掌控的一切,都是截然不同的!

弥辰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弥辰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一旦当自己走出这里,于原始世界之中,施展出这些杀伐之术来的时候,这些杀伐之术的威能,远远无法和画面之中,那惊天动地,那泯灭一切的而无上威能相比的。

弥辰真的充满了困惑,充满了疑问…

不过,虽然这些杀伐之术,可能威能上,真的不如那画面之中一般的强大和恐怖,但是他们的玄奥程度,却还是难以想象的。

起码弥辰可以熔炼其中的一些精华,将自己的杀伐之术,进一步的完善和强大起来了。

微微扫视,周围的一切,还是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一切还是那种充满死亡,充满了宛若枯寂死亡的深渊和寂灭的世界。

弥辰没有犹豫,又一次走出,直接来到了旁边的一处恐怖巨大的战甲旁边。

那战甲的存在,同样也是充满了斑驳的痕迹,似乎已经是彻底的寂灭腐败了一般,似乎,随时都是要彻底的崩灭了一般。

弥辰知道,那战甲的存在,曾经的主人,必然是一尊,真正无敌时空的存在,一尊真正无上恐怖伟大的存在。

而他的战甲,就这样,遗落在了这天地之中,经过了那无尽惨烈的战斗之后,彻底的出现在了这里。

弥辰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到了那战甲的旁边,伸出手,碰触到了那战甲的存在。

一瞬间,脑海之中,再度出现了那无数的画面,再度出现了,之前和触碰那战甲的时刻,出现的同样的画面。

那是,无数的画面存在,那是无数战争杀伐的画面存在!

依然,弥辰还是无法看到任何,只能看到的,就是其中的那些战斗,那些惊世的杀伐之术存在。

这些杀伐之术,都是不断的出现在弥辰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回放着,然给弥辰时刻都是在观看。

弥辰知道,这尊存在,也是一尊无上的恐怖强者,也是一尊,堪称无数时代之中,最为极致的强大霸主存在。

这,必然也是一尊真正俯瞰一切生灵的无敌恐怖强者!

他的强大,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他的恐怖,也是无法形容的。

这尊存在,最少,最少同样也是一尊,仙王级别的存在啊!

一尊,仙王级别的存在啊!

弥辰此刻真的对于这时空圣殿,感到彻底的震惊了。

他不知道这时空圣殿的存在,究竟是什么,为何隐藏了这样恐怖的惊世,为何会隐藏如此之多的盖世存在栖息之所。

不说其他,只是这里,这看似无穷无尽的宛若埋葬之地的存在,其中的价值,就是无法估量的,哪怕就是弥辰在原始圣地之中得到的那五百传承,和这比起来,也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不是一个级别啊!

弥辰的心中,充满了震撼,充满了震惊。

只是,弥辰却没有继续走去,没有继续在去感悟什么。

也许,有一天,弥辰会再度来到这里,但是却绝对不会是现在,虽然在这时空圣殿中,弥辰感受不到时间的存在,但是他却不敢真的这样确定,一旦在这其中经历的时间,于外界之中,同样也是在经历时间,那么这样的话,威胁就是太大太大了!

在这里,弥辰或者会迷失自己的存在,让自己沉沦在这里,而忘记了外面的事情。

如果在自己沉沦于这无数的杀伐之中的时刻,外界发生了天大的变化,那么弥辰恐怕真的就要彻底的疯狂了吧!

所以,弥辰还是离开了。

朝着来时的方向,弥辰快速的走去。

那光芒的存在,依然还是那样的醒目,于这充满死亡和沉沦气息的世界之中,那光芒的存在,似乎就是一盏明灯,照亮了一切,让弥辰可以清楚的看到任何。

缓缓的靠近,就这样直接走进了那光芒的存在,弥辰轻轻碰触。

那一瞬间,弥辰又一次出现在了这长廊之上。

深吸一口气,弥辰没有任何的停留,继续朝前走去。

终于,又是走了无数的时间之后,弥辰又一次停下自己的脚步。而这一次,弥辰再度看到了。

弥辰,又一次看到了一个同样无比巨大的光芒存在。

弥辰清楚,他明白,恐怕那光芒的存在,肯定是和之前他遇到的一样的存在了,虽然不敢肯定,但是弥辰,却还是走了进去…

那一刻,无数的光芒闪烁,而等待弥辰反应过来的时刻,已经出现在了另外的一个世界之中。

这个世界,同样也是一个充满了死亡,充满了寂灭,充满了沉沦的世界。

这是同样也是一个,不应该存在,一个被彻底埋葬的世界存在!

这里的存在形式,和之前的存在形式,都是差不多的,而且这里充盈的,在这里,弥辰甚至看到了无数的骸骨,那是一些恐怖通天,巨大无比,便是已经成为了骸骨的存在,依然有着无尽威严气息的恐怖存在。

那些骸骨之上,流动着一种种死亡的气息,流动着一种种寂灭的气息存在。那强大的威严,让人无法想象,只是存在,似乎就是可以压制历史,压制时空,压制岁月一般!

弥辰深吸一口气!

这样的惊世气息,难道这惊悚巨大骸骨的主人,曾经,是那仙帝级别的存在吗!

或者,也唯有那无敌的仙帝存在,便是在陨落之后,便是在死亡之后,才是可能有着如此恐怖的威严吧!

其他的存在,任何的存在,都是不可能具备这样强横无上的恐怖的。

弥辰犹豫,终于还是走到了这和骸骨的旁边,终于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臂,终于还是触碰到了这骸骨之上…

一瞬间,那惊世恐怖的咆哮,在弥辰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回荡,那种惊世的大恐怖,那种震撼整个时代,亿万时空岁月的劳觯钌畹亩凑庾牛钌畹挠跋熳琶殖降拇嬖凇

没有杀伐之术,没有任何惊世的画满。

只是那吼声的存在。

但是那吼声的存在,给予弥辰的感觉,却仿佛是可以寂灭万界一般的恐怖!

终于,当脑海之中响彻了无数这样吼声存在的时刻,弥辰完全的知道,完全的理解了!

这,就是一种杀伐之术,一种无法想象的杀伐之术存在!

而这种恐怖的杀伐之术,就是那吼声的存在!

后者,弥辰也清楚,这可能不算是一种纯粹的杀伐之术吧,而应该称之为,一种神通,一种无敌的恐怖神通存在!

终于,听到了不知多少亿万次的吼声之后,弥辰的脑海之中,似乎也是渐渐的出现了这吼声的存在,弥辰的脑海之中,似乎也是完全的镌刻了这恐怖吼声的存在了…

一切,都是彻底的消失了,弥辰静静的站在原地,他的眼中,不断的出现无数的光芒。

终于,当一切都是渐渐的平息之后,弥辰也是渐渐的恢复到了之前的那种安静的状态之中。

深吸一口气,弥辰知道,自己终于还是领悟了…

不过…

弥辰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过,这吼声的存在,虽然在那画面之中,给弥辰的感觉,无尽恐怖,似乎一声之下,连时代岁月,都是可以的镇灭一般,但是弥辰却书感觉到,于这方时空之中,那吼声的存在,好像也是没有多少的威能存在。

虽然其中充满的那种强大的力量,那种玄奥的凝结,那种恐怖无比的破坏力,也是也是惊世骇俗的。

但是这吼声的存在,却并不具备,之前感受到的那种无敌威能。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弥辰再度皱眉,他更加的困惑和不解了。

这里发生的一切,这里出现的一切,但是违背了弥辰的认知。

这些杀伐之术,在弥辰看来,都是无比恐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杀伐之术的存在,在这时空之中,却完全没有那该有的威能一般!

当然,这些杀伐之术,如果是被一般的存在领悟,甚至是那些唯一真仙级别的存在领悟,也都是有着难以想象的威能存在,可是在弥辰的眼中,却真的很一般。

起码,比起同为仙王存在的那些杀伐,威能就是要弱了一些的。

“难道,那些都只是一些故意编造的,都是一些,可以凝造的虚假画面吗?”

这是弥辰想到的,唯一的可能了,除了这种可能,弥辰没有其他的想法。

不过,这种可能,却瞬间还是被弥辰排除了,因为弥辰可以看到,画面之中,同样那些杀伐之术,绽放诞生的时刻,那种强横恐怖的威能,是何等的震撼!

那是可以覆灭一切,那是可以泯灭无穷的无敌杀伐之术啊!

那样的杀伐之术,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但是为什么,那样的杀伐之术,在我看来,虽然声势浩大,但是威能,却远远无法和那画面之中的杀伐之术相比呢…”

弥辰,真的想不明白了。

不过,既然想不明白,那么就不去想了。

想多了,也没有什么用途了。

弥辰转身,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朝着那来时的光芒走去。

既然这里和之前遇到的都是一样的,那么弥辰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瞬间之后,弥辰又是回到了那走廊之上。

而这一次,弥辰再度前进了不知道多少的时间多少的空间,终于他又一次看到了一扇无尽玄奥凝结而成的光芒的存在了。

那光芒的存在,让弥辰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震撼!

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了三次了,但是每一次看到,弥辰的心中,都是会多出一分的震撼来。

而这一次,也是如此…

没有在意这光芒的存在,弥辰继续朝着前方走去,速度奇快无比,根本不曾有着任何的停留。

走过了一扇又一扇的光芒存在,弥辰走了不知道多少亿万的距离,终于他,还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因为,弥辰的前方,那长廊,依然还是无穷无尽,依然还是看不到终点。

弥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走到这长廊的终点,不过他却知道一点,那就是即便他可以走到终点的存在,那么也是需要,无数的时间了。

时间对于弥辰来说,是最不能浪费的。

所以,弥辰选择了放弃。

不过,就在弥辰打算离开的时刻,却微微傻眼了。

因为弥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离开这里!

是啊,刚刚进入到这里之后,弥辰就是身处那长廊之上了,看不到起点,同样看不到终点的存在。

只有前进的道路,只有后退的道路,但是却不曾看到,离开的道路!

而现在,同样也是如此。

弥辰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离开这里才好了…

难道,真的要在里呆上无数的时间,等到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破开这方时空之后,才是可以离开这里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恐怕已经过去了无数的岁月了。而显然,弥辰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的。

这一刻,弥辰真的有些着急,不过着急,也是没有任何用途了。

到底,应该如何是好呢…

弥辰迷茫,充满了无尽的困惑。

他此刻在思考,那些曾经进入到这里的太古大帝,究竟是如何离开的…

“离开,离开…”

“他们,究竟是如何离开的呢…”

弥辰喃喃出声,看着自己脚下的时空长河,已经无比的着急了…

时空长河?

弥辰瞬间反应了过来,他猛然抬起了头,看向了远方。

就在那远方,那时空圣殿的存在,静静的伫立在那里,宫殿的全部存在,弥辰已经无法看到,他能够看到的,只是那将一切和一切,都是植根在了这无数时空世界深处的时空圣殿存在!

他,出来了…

弥辰此刻,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出来了!

竟然,就这样诡异无比的,出现在了这时空长河上空,出现在了之前进入到那时空圣殿的道路之上了。

“我,是如何做到的…”

弥辰有些困惑,不过就在一瞬间之后,弥辰敢到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什么玄奥,正在进入到自己的脑海之中!

无数的画面,之前弥辰在这时空圣殿之中经历的一切,所有的经历,似乎都是一种莫名的力量或者玄奥,正在不断的蚕食,正在不断的毁灭一般!

那些玄奥和莫名的力量存在,正在不断的吞噬虚无弥辰曾经看到的一切,弥辰终于知道,为何曾经从这里走出的那些存在,最终都是会彻底的忘记这里经历的一切了。

原来,都是那种莫名玄奥和力量存在,将那些曾经的来到过这里的太古大帝,他们记忆之中的一切,都是彻底的抹去了…

弥辰,不想失去这些记忆的存在,但是奈何,现在的弥辰,却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止这种力量的侵袭。

不过,就在弥辰放弃的时刻,他的身体之中,那原始之力,那四大原始之力的存在,那终结原始之力的存在,那造化之力的存在,却都是瞬间出现了,瞬间,将弥辰脑海之中,那些想要吞噬毁灭虚无弥辰记忆的力量或者玄奥,彻底的覆灭了…

全部,都是彻底的消失了。

之前经历的一切,之前经过的所有,依然还是清楚的存在于弥辰的脑海之中。

弥辰,依然还是无比清楚的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