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恐怖灵异>我就一阴阳先生>第九十五章我就一阴阳先生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九十五章我就一阴阳先生

小说:我就一阴阳先生| 作者:邪鸦妖雀| 类别:恐怖灵异

七叔公还在揪着那个老头子不放,赵凌安劝不住,我只得走上前,掏出阴曹帝都玺,对着这个老头子的脑门子拍一下,顷刻间,这个老头的虚假的身影顿时被打成碎片,然后化成一道黑光,消失殆荆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七叔公这才松了手,愣了一下,然后叹口气:“这一切,原来都是心性作怪。”

我收走了七叔公的镜子,揣在怀里:“这东西,还是还给地府,还有这混沌之境,这倒是上古妖混沌留下来的最后的东西,只是这个地方,那也只是个虚妄的空间,还是一起用镜子包起来,给地府解决。”

七叔公不说话,但是精神有所好转,四下一打量,没出声。

老庄凑到我跟前来,冲我问道:“老陈,这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我说:“可不是结束了么,怎么,你还嫌这事情不够乱?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跟我七叔公兵戎相见,最后来个你死我活?”我揉揉脑门,哼出声来:“这样就挺好,皆大欢喜,现在出去交了差,这事情,我就不管了,我一个阴阳先生,管这管那的,我累不累啊,还真想打死我埃”

我不耐烦的冲着还站在这里面的人喊:“走了,走了,都别在这站着了,事情还没完呢,出去以后,我免不了又得跟阎王那边费一番口舌,不过前面事情都谈妥了,地府这么大个地方,那肯定也不能反悔,让他们说去。”

走到了进来的地方。我们都排着队往外走,我站在最后面看着,等到他们都出去了,我再把这地方用这镜子的虚假实像包起来,然后再顺带着一起收进去,一打包,给地府送过去。

人都出去了,就差七叔公了和赵凌安了。

他俩还离着我老远,慢悠悠的往这里靠过来,一边走。俩人不知道在那嘀咕什么。

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

我嗖一下就站到俩人跟前,然后瞪着眼睛看,原来是赵凌安和七叔公这时候正顺着这里看外面的情形,他们这么一番闹腾。外面可真是乱了套。这时候他们清醒过来。不知道看到这情形,作何感想。

七叔公看到外面情形,连连摇着头:“想不到。我居然因为这个混沌之术坏了心性,把外面弄成了这番模样,就算地府不追究我,我这心里也是不安埃”

我嗤一声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管怎么说,现在事情结束了,也算是亡羊补牢了,虽然这个窟窿有点大,但是勉勉强强,还补得上,我看老头子你也别惆怅了,再怎么惆怅,那也没用埃”

七叔公抬头看向我:“是啊,一错再错,现在看破了这事情,混沌的内心平复,那也是于事无补。”

七叔公眼神变得有些复杂,我猜不透他这时候的心理,兴许是老头子心里有愧,我没必要去猜他要做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催促他赶紧出了这地方,混沌之境一打包,阴召鬼镜一归还,管他想什么去。

走到出口处,老庄抻着脑袋往这里看:“老陈,你快着点,我们都在下水道挤着等你出来呢。”

我喊一声别催,然后站在这面等七叔公过来,赵凌安抬脚走出去,七叔公也出了这地方,我这才如释重负,也一抬腿跳了出来,眼前瞬间一黑,变得昏暗,在这地方,那还真亮堂不起来。

人都出来了,我掏出阴召鬼镜,就准备把这个混沌之境用阴召鬼镜映出一个空间包起来,然后打包收起来。

我手一甩,镜面一翻,像是变出一个口袋一般,把混沌之境慢慢的聚拢起来,一点一点的收起来。我正收着,七叔公突然走到我眼前,跟我说了句话:“我们陈家侃门阴阳,就全担在你身上了,你虽然对自身的道行并不看重,但是如此甚好,省得你和我一样,这山望向那山高,反而丢了我阴阳一门最初的目的,迷失心性,我陈家侃门可就全看你的了。”

老头子莫名其妙的冲我说的这话,让我没回过神来,以至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诧异的盯着七叔公看。

我还没回过神来,七叔公又冲我一笑,然后突然推了我一把,我这才大叫一声不好,赶紧去抓老头子的手,结果却被赵凌安拦在身前,七叔公居然纵身一跃,蹭一下又跳回到了尚未被我收起的混沌之境之中。

我看得一惊,停下手里的动作就要再把混沌之境放出来,却被赵凌安伸手抓住,然后他手一拧,整个混沌之境瞬间被阴召鬼镜映出的空间包了进去,紧接着收回到了镜子中。

老头子搞什么呢?!

赵凌安这是又在玩什么呢?!

我冲着赵凌安一瞪眼:“赵凌安,你干什么呢,没看见我七叔公进去了1

赵凌安不说话,使劲推了我一把,顺势还夺走了我的两个镜子和那阴曹帝都玺,然后往后退了一大步:“算命的,七爷这是为了你好,况且这外面被弄得一团糟,七爷心里根本过意不去,他要留在这混沌之境中,这样的话,你也就不必和地府如此相对了,阴阳侃门和我阴阳天门,那也就会在你手中得以保留1

我骂道:“赵凌安,你干什么呢1

赵凌安一推手,一道火神符打在我脚下,顿时挡住了我上前夺回镜子的脚步,我一抬胳膊挡住脸,瞪着眼睛盯着他看。

赵凌安用另一个镜子把这个包裹住混沌之境的镜子如出一辙的包起来,然后收进去,再然后,他举起阴曹帝都玺,猛然一磕,那阴召鬼镜顿时被打碎,落了一地的碎片,混沌之境连同我七叔公算是没了踪迹。

他做完这一切,又冲着我抿嘴一笑:“算命的,七爷和我虽然都只是因为对混沌之术的好奇而迷失心性,但是这事情我们终究还是难逃其咎,七爷只有如此做法。”他说完,把阴曹帝都玺给我扔了回来,然后身子一仰,整个人顿时消失不见。

我瞪着眼睛盯着他看,一时之间脑子里空白一片。

狐狸跳到刚才赵凌安站的地方,巡视了一下,然后摇着头靠过来:“他刚才所站的地方,是下水口呢,很深,这个时候,怕是找不到他了,估计已经被冲走了呢,怕是永远找不到他了。”

老庄他们赶紧围上我,一把搀住我:“老陈,你没事?”

我愣了半响,扭头看看周围,叹口气:“都上去,别挤在下水道里了,老头子既然这么做,那就让他带着混沌之境一起消失,如果真的要让他这样坦然面对自己的错误,我觉得依着老头子的脾气,那还不如这样,还有赵凌安,他愿意躺在这下水道里的污水里,就让他躺着,他们逃避,那总得有人面对,把这个烂摊子收了不是,老头子说到底,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埃”

出了井口,外面已经是放晴了的天。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就看到阎王站在我身前,冲着我乐呵呵的笑:“小陈啊,你把事情都办好了?”

我应一声,把一把的镜子碎片递给阎王:“就这样,我们就捡回了这么多,你要是还觉得不够的话,可以再下去找找。”

阎王诧异的看着手里的镜子碎片,一皱眉头看向我:“陈景玄那个老头子……”

我说:“就这样,也算是老头子那边有所交代。”

阎王盯着我迟疑了片刻,把手里的镜子碎片收起来,拍拍我肩膀,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去。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

次日,我站在街上,听着几个鬼拿着一份地府日报在那嘀咕,“诶?那什么混沌的事情,地府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这么一个大事件,怎么连点声响都没有?”

一个鬼说:“机密事件?”

另一个鬼喊道:“陈先生来了,这事情,得问问陈先生啊1

我见那几个鬼都望向我,咳一声:“这事情,根本上不了头条嘛,你们看看头条是什么,那才是关键,研究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

那几个鬼点着头说是,然后翻两下,冲着我一乐:“诶有,我们说呢,原来头条是陈先生啊,那这样的话,那就说得过去了嘛,陈先生要上头条,那些破事肯定要扔到一边去嘛!你看看,阴阳先生陈壶底力挽狂澜,拯救三界于水火之中,阎王特赏赐大奖状一个1

我拍拍那几个鬼的肩膀:“你看,这事情也不是没有提及,不过我的这事情才是主要介绍的,相比之下,那事情,就不叫事了嘛,只是为了衬托我而存在的。”

几个鬼点头应和,我冲他们一乐,一扭头,走了。

这事情,地府倒是没追究什么,就这么揭过去了,我本来以为阎王会有什么别的打算,结果,他的打算还就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事情过去的第三天,阎王又发了文书,聘请我为地府专业阴阳先生顾问团,别说,这待遇还挺高,地府还真是客气埃

虽然不管怎么说,我再怎么谦虚,这事情,其实还真就是我力挽狂澜,这都是我应得的。

不过,我心意已决,最后还是毅然决然地把这事情连带我的地府执事官推掉了——我就一阴阳先生,这种事情,那还是找别人去,地府的烂摊子,可别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