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合体双修>第1214章 我真不是好人...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1214章 我真不是好人...

小说:合体双修| 作者:我是墨水| 类别:

光族与一般的北天修真族不同,此族修士姓在后,名在前,族人姓名大多起做某光、某某光。

这名光族准圣便是以申屠光为名。

在紫斗仙域的年代,申屠光倒也算小有名气的人物,年轻时也入过紫斗座下仙帝前八百的序列。可惜岁月无情,他的仙寿早已耗尽,现如今,只能在避天棺中苟延残喘,形同废人。

此人身材干瘦矮小,宛如一个瘦猴,光芒编织的长袍上,闪烁着古猿拜日的图案。他其貌不扬,又因气血衰竭,气息显得死气沉沉,却唯有双目炯炯有神,眼神犹如太阳般闪耀,隐约间,更有离火在眼中燃烧。

与此人目光交汇的瞬间,宁凡双目有了灼痛之感。此人狂妄归狂妄,到底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是申屠老祖!他老人家出手了1

随着申屠光现身此地,光族族地顿时响起阵阵欢呼声,无数修士朝着申屠光顶礼叩拜。

更有数十名黄巾力士打扮的光族巨人,合力抬着一柄小山般巨大的六棱长锤,吃力走了出来。

那长锤太过残破,已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灵光损失十分严重,但其上布满的血锈,仍旧给人煞气冲天之感,赫然是一件先天中品法宝。

“请老祖恕罪,我等耗费三十万载岁月,仍旧无法彻底修复碎仙锤,只能勉强恢复此宝六成威能。”众黄巾力士请罪道。

“无妨!六成威能,足够对付末法准圣了1申屠光老气横秋道。

他一步踏出,周身顿时光芒大作,于光芒之中化作百丈万古真身,将那碎仙锤持在手中,继而迎着宁凡砸了下去!

这碎仙锤足足有三十颗修真星的重量,一锤砸落,整片星空都在剧烈震动!很难想象气血枯竭的申屠光,居然还有力气挥舞如此沉重的兵刃,此人纵然气血枯竭,也绝不弱于仙石一级的准圣!

面对此人蛮力一击,宁凡选择闪避,可问题是,他明明闪开了申屠光的巨锤一击,却不知为何,还是被重重轰飞了!

如同被三十颗无形修真星同时轰中,那种破坏力,直接撞碎了宁凡的防御!

未开真身的前提下,宁凡的‘肉身’直接就被打爆了!霎时间,整个光族全都是欢声!

“太强了!申屠老祖竟只用了一击,就灭杀了入侵准圣1

“这就是与我光族为敌的下场1

“这外族准圣只有这点实力,居然还敢口出狂言,要抢我光族宝物,真是可笑1

并不是所有光族修士都在欢呼,也有人感到困惑。

“太奇怪了,准圣有这么好杀吗?就算申屠老祖很强,也不至于将对方一击灭杀才对…”

申屠光老眼一眯,他当然不会认为宁凡这么容易就能杀死。当他看到宁凡爆开的‘肉身’化作漫天木屑后,神情微微一惊,明白了!

“居然是木之分身!此人何时使用的分身,我竟没有半点发现!莫非此人竟身怀木封号或者木掌位?否则老夫断然不会察觉不到他的分身气息1

却见!天地间破碎的木屑忽得凝聚,顷刻间,宁凡躯体重塑,从木屑纷飞中走了出来。

当然,那只是看上去像是躯体重塑,事实上,宁凡的真身根本没有破碎过,自然也就谈不上重塑了。

当巨锤袭来的瞬间,宁凡在体表变化出了木妖分身的躯壳,整个人藏身于躯壳之内,以分身躯壳来抵消敌人的攻击。

木妖分身居然还能这么用!

这也是宁凡最近才琢磨出来的战斗技巧,身怀木之神格,却不多开发些木之手段,实在有些浪费。

“想不到你的木行造诣竟高到如此程度,看来老夫之前有些太小瞧你了,末法准圣确实良莠不齐,但你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可惜你的对手是老夫!似你这等程度的封号、掌位准圣,老夫全盛之时也击败过一些,如今虽然实力减退,败你仍旧不会有多困难!你对古今准圣的实力差距,根本一无所知1申屠光虽然惊讶于宁凡的木行手段,却还是嘴硬道。

“一无所知的是你才对,我不是准圣,只是一介仙王。”宁凡摇头道。

当他没有实力时,他会故意伪装高深修为,来威慑敌人。

当他拥有实力时,他不介意暴露真实境界,没有必要再作伪装。

“什么?你是仙王?一万七千劫法力的仙王1申屠光终于面色大变。

一个法力纯度虚浮的末法准圣,纵然修出掌位,也不足以令他太过动容!

但一个一万七千劫法力的仙王,就真的有些吓人了!仙王之时就能修出一万七千劫法力,这要是成了准圣,又该是何等强者!末法时代何时出了这等妖孽!

“好了,阁下的本事我已经试探出来了,接下来,我要认真踢宗了1

短暂的一回合交锋,宁凡已经试出了申屠光的深浅。此人的碎仙锤法宝表面上是一件锤宝,实则此锤散发的光芒,都是它的攻击所在。想要躲开此锤攻击,极其不易;被此锤随便打一下,都是三十颗星辰的沉重打击。只一个碎仙锤就不易对付了,申屠光身为准圣,定然还有其他手段。宁凡自忖,若不使用底牌,想要战胜此人,怕是要苦战一番的。

那就使用底牌好了!

他是来踢宗的,要的是速战速决,而不是慢慢和敌人磨蹭!

两仪宗的踢宗传统是什么,宁凡不了解,可他记得黑魔派的踢宗传统,历代黑魔踢宗之前,都要先砸三下对方的山门,抖一抖自己的威风!

恍惚间,宁凡好似又回到了七梅城的风雪中,回到了雨界,回到了少年时,第一次和老魔踢宗时的场景。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意,可做出的事情,一点也不温暖!

他,直接祭出了蚁主道山,朝着申屠光狠狠砸了下来!

“放心,我只砸三下,多一下也不砸。”

宁凡的话语没有多余的情绪,但听在申屠光耳中,却无异于天大讽刺!

“只砸三下,多一下也不砸!这是觉得三招就能秒掉老夫啊!呵,真是个狂妄的小辈,有老夫当年风范呐1

申屠光怒极反笑!

从来只有他狂妄的份,什么时候竟轮到别人站在他面前狂了!

管这小子是不是逆天仙王,管这小子日后是不是前途无量!

老夫今日就要掐了此子所有前途!

“天地光芒,听我号令!化入吾锤,砸碎此山1

这申屠光好生了得,虽非真正的光掌位,但也勉强摸到了光掌位的门槛,竟能以些许掌位之力聚集天地光芒,令碎仙锤威能大进!

这一刻的碎仙锤,仿佛更加沉重了,几乎有了四十颗星辰的破坏力!

申屠光真身持锤,一声长啸,冲天而起,迎着蚁主道山就是重重一锤!

他的真身如此伟岸!

他周身的光芒如此耀眼!

他的准圣气息惊天动地!

他的族人正怀着崇敬的目光,仰望他!

他,要砸碎此山!

他,要教宁凡做人!

他,要…哎呦我去,等等,老夫的锤子怎么碎了!

申屠光面色大惊,他四十星重量的碎仙锤,砸在宁凡祭出的山峰上,粉碎的居然不是宁凡的山,粉碎的居然是他的碎仙锤!

碎仙锤,碎了!

就算此锤残破腐朽,也不至于这么容易粉碎才对,那可是先天中品法宝啊!不是碎仙锤太脆,而是宁凡的山峰太硬!太重!

蚁主道山砸碎碎仙锤后,继而就砸在了申屠光的身上。

申屠光凌乱了!

申屠光险些破口骂娘!

他仅仅被蚁主道山轻轻砸了一下,就狂喷鲜血,从空中坠落了下来,狼狈如斗败的公鸡!

就好似砸他不是眼前山峰,而是成百上千颗修真星!

太、太重了!

这是什么鸟山,怎得重到如此程度!百星沉重?千星沉重?不!这不是物质层面的重量,而是道重!这他娘的是道山!这他娘的是圣人道山!这世上居然有第二步修士掌握了圣人道山的镇压手段,开什么玩笑!

“老、老祖居然挡不住那山峰一击1整个光族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惊得无法言语,信仰碎了一地。

“假的!假的!老夫不信这是圣人道山!一定是感知错了1

坠落中,申屠光强行稳住身形,怒吼一声,将天地间的光芒凝聚成一只千丈光龙,踏着光龙再度迎着天空上的道山,撞了过去!

轰!

他第二次和道山撞在一起!

他第二次被道山撞得吐血,从空中坠了下来!

“竟是…真的…”

申屠光绝望了!

这他娘的…真的是圣人道山!他怎么可能是圣人道山的对手!

轰!

是申屠光重重砸落地面的声音!

轰轰轰轰轰!

是蚁主道山同样砸在光族大地,将整个光族大地砸出无数裂谷的声音!

道山一次砸落,将光族族地砸出数百道纵横交错的巨大裂谷!

第二次砸落,那裂谷数量增加到了数千道!

第三次砸落,整个光族族地破碎成了无数碎块!

这可是光族的族地啊,地脉之中不知有多少强大守护阵纹,便是北天的二阶准圣都不一定能毁灭此族地。但,这族地仍旧还是被宁凡砸了个稀碎!

这一切,申屠光根本无力阻止,甚至于,倘若不是宁凡手下留情,就连他本人都会被砸得肉身毁灭。要知道,他的肉身、元神早已油尽灯枯,经不起太多损伤了,肉身若毁,元神消亡也是迟早的事情了。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我光族,认输了,道友想要我族何物,我族愿拱手献上…”

申屠光从废墟之中爬出,苦涩道,同样从废墟爬出的,还有一干光族修士,一个个表情失魂落魄,深受打击。

但没有任何一个光族修士死于波及,显然宁凡完美控制了道山砸落范围,同样手下留情了。

申屠光终于还是决定服软了。他之前言语有多狂,此刻服软姿态便有多狼狈。

可不服软不行啊,光族的主力都在界河征战,留在族地的都是年轻人,是光族的未来。不服软,难道要让敌人灭了光族未来吗!

“哎,此子来势汹汹,也不知是想来抢什么东西的。果然,此子是盯上了行光秘卷吧,又或者,他是冲着我族珍藏的古国交易阵阵法残卷而来…”服软归服软,一想到族中珍宝要被宁凡抢走,申屠光还是大感肉疼。

见申屠光服软,宁凡也就不再动手了,对着蚁主道山随口吩咐了一句,蚁主道山就飞回玄阴界。

而后他取出全知老人给的材料单,仔细名目,道,“我要一百颗阴光石,一百颗,一颗也不能少。”

阴光石这种东西,宁凡也是第一次听说,想来是真界的珍贵仙料吧。

果然,一听说宁凡是来抢阴光石的,申屠光直接愣住了,而后,满面悲愤,怒指宁凡方向,一副想骂却整理不好措辞的姿态!

见状,宁凡微微皱了眉,心道这阴光石对光族如此重要不成?不然为何申屠光会气着这副模样。

“你说是你是来抢阴光石的1申屠光终于开口了,口气愤懑无比。

“是。”

“就为了区区一百颗阴光石,你就把我光族砸成了支离破碎?1申屠光因为过于愤怒,语调都有些尖锐了。

“区区?”

“你何不早说!何不早说啊!早知你只是想要阴光石,莫说一百颗,便是一千颗,一万颗,老夫也给!也送!就为了那种不值钱的破玩意,你居然毁了我光族耗费数世累积打造而成的族地地脉!我族族地毁得冤啊,毁得不值啊1申屠光悲道。

“就算我事先道明来意,以阁下的性格,怕也不会拱手相送吧,阁下一露面就说了,要直接不问姓名将我擒拿呢。”宁凡不以为然道。

“这…”申屠光一时无言以对。确实,不打这么一场,不知道宁凡的厉害,就算宁凡想要是只是一根草,他也不会拱手相送的。凭什么堂堂光族要向一个外人低头?这是原则问题、脸面问题。

最终,宁凡从光族得到了十万多颗阴光石,满载而归。

申屠光目送宁凡离去,直到宁凡远到神念都感知不到了,他才松了一口气,确信对方真的离去了。

等等,似乎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这个连圣人道山都能驭使的绝顶强者,这个将光族族地打得支离破碎的人,是谁…

“哎,老夫闭关太久,竟不知北天出了这等人杰。有谁知道,此人是谁?”申屠光微微尴尬,向族人们问道。

“回老祖的话,我等也不知此人是谁。”众光族修士皆是一脸茫然。

倒也有几人知道宁凡。

有几个人恰好看过黑魔派的大比,知道宁凡是北天黑魔派的修士。

有几个人之前巡逻时,遇到过宁凡和雷泽老祖携手进入光祖地渊。

另外一些人则是通过水宗发布的悬赏令知道宁凡的。

申屠光整理了一下各路情报,对于宁凡的基本信息终于有了了解。

“黑魔派?宁凡?踢宗?砸对方三下山门?老夫知道了!此人的黑魔派身份只是掩饰,此人是两仪宗的人!难怪啊,难怪此人行事如此霸道,抢个阴光石都要毁我族地;可此人霸道之中分明又极有分寸,从始至终未杀我光族一人,这正是两仪宗当年的作风!此人怕也不是末法小辈,而是和老夫一样,从亘古活到今日的两仪宗老怪1

“只是,老夫怎么不记得两仪宗成名老怪中,有人是叫宁凡?果然,这个名字只是化名。又或者连他的相貌都是伪装,如此特意伪装一番,怕也是因为此人是老夫当年熟识之人,抢劫之时顾忌脸面,故而有所遮掩,不会错,定是如此1

“还有一点,此人究竟是何修为?他虽说自己是仙王,但仙王有可能厉害到如此程度吗?果然,他又说谎了,他根本不是仙王!此人纵不是二阶准圣,也绝对是一阶之中极强的那种存在!哼,想欺骗老夫,门都没有!既然是两仪宗的人,又对我族手下留情,这笔账只能这么算了。哎,谁叫我族当年欠了两仪圣因果呢,总不能对人家的徒子徒孙赶尽杀绝吧?你们听好了,此事到此为止!谁都不准报复这个化名宁凡的老怪物!此人可以无礼,我等却不可以无义,要铭记两仪圣当年的恩惠!日后此人再入光祖地渊,尔等也需以贵客来对待,明白了吗1

申屠光一脸严肃,对光族族人们令道。

莫看申屠光话说得漂亮,可若不是宁凡的圣人道山太厉害,他还会不会顾忌两仪圣的些许恩惠就不知道了。

“明白了1光族族人们小鸡啄米般点头不止。报复宁凡?他们有那个本事吗。嫌命长?没看准圣修为的申屠老祖都被虐了个可怜?

至于水宗颁发的悬赏令,则通通被光族修士撕掉了,自此彻底无视。

“我,已经拥有挑战秘族的实力了么…”

遥远星空外,宁凡忽然顿住脚步,感叹道。

他曾独自一人挑战暗族,但那只是说来好听,他根本没有凭一己之力碾压暗族全族,甚至,他连战胜黑绳都侥幸。

这一次则不同,他轻易就击败了申屠光,碾压了光族全族。好吧,光族的准圣主力其实不在,但这也足以说明,如今的他有了正面和秘族叫板的资格。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根本不是凭自己实力碾压光族的!你用的是本宫的道山好吗!而且你根本没有驭使本宫道山的修为,你只是用花言巧语,哄骗了道山!哄得她对你惟命是从!若不用道山,你可还有本领碾压光族?根本没有。”识海中,蚁主不断挖苦道。

“不,就算不用道山,我也能碾压光族,我还有三张圣人雷符没用。”宁凡笑道。

“可恶!那雷符也是本宫的东西!有种你连雷符都不用,把光族镇压了1蚁主气道。

“什么你的东西我的东西,连你都是主人的东西!你入了主人的识海,就是主人的婢,要铭记自己的身份1这一次开口的,是宁凡识海中另一位客人,阴姬。

“放肆!小小灰尘仙安敢口出狂言!本宫乃是堂堂圣人,你竟敢说我是婢!就算是婢,我也只当鸿钧主子的婢1蚁主不再理会宁凡,而是跑去和阴姬掐架了。

这就是她最近没有和宁凡吵架的原因,她最近忙着和阴姬掐架呢,哪有时间搭理宁凡,今日也是心血来潮,才讽刺了宁凡几句,谁料还没说几句,就又和阴姬掐上了。

“对呀没错,我就是灰尘仙,可我骄傲,我自豪。因为我是眼泪哥哥一滴泪点化而成的灰尘仙,你呢,你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蚂蚁,你还不如我。”阴姬得意道。她口中的眼泪哥哥,自然是那个无脸巨人了。

“哼!我也是鸿钧主子点化的蚂蚁,我也骄傲,我也自豪,这骄傲更胜你灰渣子千百倍!要知道,我的主子可不是你眼泪哥哥比得了的1蚁主争道。

“不许你说眼泪哥哥坏话!他比你鸿钧主子强千百倍1

“不许你说主子坏话!他比你眼泪哥哥强一亿倍1

“你闭嘴1

“你才该闭嘴1

“我打死你1

“本宫和你拼了1

宁凡默默将识海中的吵闹声屏蔽。倘若日日都听这两个女人掐架,他还怎么静下心做其他事情。

话说,这是成年人在吵架吗?怎么有点像两个小孩在比谁的父亲厉害,听起来无聊又可笑。

宁凡摇摇头,将杂念驱散,取出材料单,看了看。

除了光族以外,材料单上再没有准圣势力了,接下来的材料,都十分容易入手。

“下一个要踢的,是海沙宗,宗主是六劫修为的海沙大帝,要抢的是太阴神沙半斤…”

北天,海沙宗。

近日正是海沙大帝迎接大天劫的日子,海沙大帝已经很老很老了,修为却始终卡在万古第六劫,不敢朝第七劫迈入。

突破万古七劫,他连半成的把握也没有,强行突破,绝对会死。

可此次大天劫,海沙大帝同样没有多少把握渡过,约莫只有三成把握渡劫成功,余下的七成,同样是死。

整个海沙宗上下一片紧张气氛,谁都不知道自家宗主这一次渡劫能否成功。

暗处更有数名北天大帝盯着海沙宗,倘若海沙大帝死于天劫,海沙宗的地位必会一落千丈,跌出仙帝势力范畴。到时候,整个北天不知会有多少大帝,将海沙宗瓜分得片瓦不留。

“为什么!为什么宗主不付出代价,请人帮忙渡劫!那样的话成功率不是更大么1此刻,海沙宗某处,一名海沙宗新弟子不解问道。

“你是新人,有所不知,事实上宗主前几次大天劫就有些过不去了,一身积蓄早已散尽,这才请来帮手,侥幸渡过了前几次大天劫。可这一次,宗主已经没有多余宝物请人出手相助了。宗主的大天劫次数太多了,早已是末劫威能,没有足够的报酬,哪个大帝会蹚这趟浑水…”另一名海沙弟子回答道。

“可我听说,福泽真君就曾放话,愿意无偿相助,宗主为何不同意呢?那可是福泽真君啊,末法时代屈指可数的准圣大能!有他出手,就算是末劫,也能轻易渡过了。”

“你是不是傻,福泽真君的话你也敢信?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千多万年前,也曾有一名北天大帝面临渡劫困境,那人请了福泽真君相助,劫临之时却被福泽真君吞噬了元神,死得可怜…准圣畏惧因果,轻易不涉红尘,倘若踏入红尘,必定有所图谋,不可能真的无私的1

“什、什么!福泽真君竟如此不顾信义!他怎能如此!四溟宗就不管管此事吗1

“信义?要是顾念信义,福泽真君可修不到如今境界。至于四溟宗,好端端的,他们干嘛要为一个已死仙帝问罪准圣?嘘,那可是准圣大能,不是我们可以非议的,此言到此为止,小心为海沙宗惹祸。”

“是极是极,我等还是莫要论了。”

这两名海沙弟子正打算回房休息,忽得见到一道黑气直冲星空,登时面色大变。

不只是这两名弟子。

这一刻,整个海沙宗处处都是惊声。

“不好!宗主的末劫来临了!时辰不对,早了数个时辰1

“这才是问题所在!宗主已经完全控制不了末劫降临的时辰了!这一次末劫怕是三成把握都不够1

“如何是好!倘若宗主出事,我海沙宗必定自此衰败1

“闭上你的乌鸦嘴!宗主不会有事!宗主一定不会有事1

这一刻,无数海沙宗老人跪在地上,虔诚替海沙大帝汽们修为太低,无法直接入劫相助,只能以这种手段祈求上天开眼,再救宗主一回。

海沙宗上下,所有人眼中都存着一丝希望,希望有奇迹出现。

却只有海沙大帝本人,眼中满满透着死气与绝望。

“两成,不,一成五都不到…这一次真的要死了么,老夫不甘心,老夫不甘心呐1

轰!

一道碗口粗细的黑色雷霆忽得劈了下来,直劈海沙大帝天灵。

没有时间绝望了!海沙大帝明白,他必须立刻静下心,全力渡劫,方能提升些许生机!

千重劫云下方,海沙大帝掀起海浪滔天,誓要再与上天争一分气数!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道传送门忽得直接开在了千重劫云之间。

这是有人突然入劫了!

见状,海沙大帝骇得面色如土,倘若有他人入劫,会导致天劫威能大增的。

果不其然,因这传送门的突然出现,海沙大帝的天劫威能直接暴涨了一倍不止!

他原本就不大可能渡劫成功,这下子简直就是必死无疑了!

“我命休矣,我命休矣!定是仇家害我,故意遣生灵入我劫。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呐!是谁,是谁入劫害我1海沙大帝老泪纵横,愤慨道。

“不好意思,没想到道友在渡劫,打扰到你了。其实我是来踢宗的…呃,这些天劫好生烦人,算了,踢宗的事等等再说,区区劫雷,还不给宁某消散1

宁凡法力一催,一万七千劫的法力好似狂风盖世,直接就将海沙大帝的千重劫云吹散了!

海沙大帝惊得合不拢嘴,那可是他的末劫啊,竟直接被来人的法力吹散,这是何等浩瀚的法力!这等法力数量,绝对是准圣!且不是一般准圣能够拥有的法力!

来人竟是一位一阶准圣之中的高手!

“主人,这些劫雷都是末劫劫雷,可不可以喂给灭道雷婴吃?白白散掉太可惜了。”宁凡心神中,忽然传来黑魔的请求。

“可以。”

于是宁凡又做了一件惊人之事。

他召出了灭道雷婴,吞掉了四散的劫雷雷力!

海沙大帝揉了揉眼,不可置信!

那可是灭道雷婴啊,天道魂中一等一的存在,为何会像仆从一般,对修士言听计从,就算是准圣,也不可能令灭道雷婴屈服的!这太假了,一点也不真实!

“多、多谢前辈助晚辈渡劫,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前辈但有所求,晚辈绝不敢不从1海沙大帝毕竟是活了无数年的老人,虽然对来人本领感到吃惊,倒也不至于忘了礼数。

整个海沙宗数万门徒更是跪倒一片,对宁凡千恩万谢,他们祈祷的奇迹出现了!宁凡是好人啊!是拯救了海沙宗上下的大恩人!

这下子,就轮到宁凡尴尬了。

他是来踢宗的好吗!

怎么一不小心成了海沙宗上下的大恩人!

这种气氛下,他还怎么抢东西?伸手不打笑脸人好吗…

“我真的不是来帮你的…”宁凡想要解释一二。虽然这种气氛之下,就算他直接开口,对方想必也愿意将他要的东西拱手相送,可那样一来,就不符合两仪宗的踢宗传统了,老魔知道了会生气的。

“前辈施恩不望报,真大德也1海沙大帝感激涕零,整个海沙宗上下同样感激涕零!

“可我没有帮你的理由…”宁凡更头疼了。

“对啊,前辈明明没有帮我的理由,为何要助我渡劫…”海沙大帝一愣,继而一拍白发苍苍的脑门,明白了!

他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宁凡眉眼,也只看眉眼!

他不认识宁凡的容貌!

可他怎么看宁凡的眼神怎么眼熟!

扑通!

海沙大帝这一回直接给宁凡跪下了!

“赵、赵简前辈!是你,不会错,是你!你曾在蛮荒救我一回,今日,你居然又出手救我,两度再造,晚辈何德何能,能令前辈如此厚爱!理由?不需要!因为你是赵简前辈,因为你是仁义无双的赵简前辈,你只需心之所善,便可以舍身救人!你救人从来不需要理由,你的高尚,令我辈修真者汗颜1

原来海沙大帝曾参加过蛮荒那一战,曾被眼珠怪附身的宁凡救过…

他实在想不出宁凡这等强者出手救他的理由,于是歪打正着,想出了一个理由,最巧的是,他居然还猜对了!

宁凡真的是赵简!

他这一句话,直接道破了宁凡隐藏多年的身份!

“…”宁凡无语了。

能不无语吗!

海沙大帝所有推理逻辑全是错的,然而结果却蒙对了!世上居然会有这种事情…

“难道前辈不是赵简老祖?难道晚辈猜错了…”海沙大帝其实也不是十分肯定,见宁凡迟疑,顿时暗呼不好,猜错对方身份,未免也太失礼了。

宁凡一叹,他可以对赵简的身份瞒而不说,但若是对方认出来,他却懒得多此一举撒谎。

他如今,已经有足够的自保实力了,便是多曝光一些事情,也不至于惹祸上门。

“你猜对了,蛮荒救你的人,确实是我,难怪我会觉得你有些眼熟,却原来早在蛮荒便见过…”

“真的是赵简前辈!来来来,孩儿们,给赵简前辈磕个头!老祖宗可都是靠着赵简前辈一次次苟活至今的!磕一个头不够,要磕一百个,一千个1海沙大帝闻言,再度感激涕零。

海沙宗上下的气氛更和谐了。

宁凡更加无法开口打劫了…

迷之尴尬…

暗处。

几名想要图谋海沙宗的仙帝,此刻已经吓得说不出话。

“不会错!抬手灭天劫也就罢了,关键是,此人居然可以驭使灭道雷婴这等天道魂!非远古大修岂能做到!一万七千劫定然不是此人法力极限,他只用了少许法力,就灭了此地天劫!他是一名远古大修1

“想不到海沙宗竟与远古大修赵简有交情,如此重要的情报,世人居然不知!可笑我等竟还不知死活,想要图谋海沙宗,莫看那赵简此刻不理我等,事后必定会一一上门问罪,届时定是灭门之祸!速走!持重礼来向赵简前辈谢罪,否则必有灭门之祸1

这一日,一则则消息再度惊爆了整个北天的万古圈子!

那些曾被‘赵简’救过的北天仙帝,全都坐不住了!

近百名仙帝、仙王、仙尊持重礼赶往海沙宗,想要拜谒传说中的远古大修!

上一回宁凡去了纯阳宗就走,使得很多想要拜会大修的人到了纯阳宗后空手而归。

这一次则不同!

宁凡被海沙大帝强留留住了,定要大宴十日宴请宁凡!

这下子好了,所有想要拜会宁凡的人,全部直奔海沙宗而来!

“说好的踢宗呢,这下子,还怎么踢?现在海沙宗上下一见了我,就跪在地上千恩万谢,我,下不了手…”宁凡真是哭笑不得。

他已经给海沙大帝解释了一百遍,他不是好人,可人家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