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合体双修>第1213章 太极生两仪!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1213章 太极生两仪!

小说:合体双修| 作者:我是墨水| 类别:

当身体所有自我保护限制全部解除,这一刻的宁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也感到了强烈不适。

力量上限、神念上限、法力流速上限在这一刻,全部暴涨了十几倍!

面目青筋暴涨,使得宁凡乍看之下,有些过于凶恶了!

古神的心脏,以一息六七次的频率剧烈跳动,仿佛随时都会爆开一般!

体内的血液,在阴阳二气影响下,成了决堤的江河,在血管里冲撞,失去了控制!

“前辈解除晚辈体内保护限制,用的莫非是这些阴阳二气?晚辈竟从来不知阴阳二气还可这般使用…”宁凡意外道。

“嘿嘿,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怎样,限制全开的感觉如何?”全知老人笑问道。

“很强!我的修为没有任何改变的,但实力却上升到了现如今修为可以激发的极限。”

“不是问你变强与否,那种事情,老夫用眼睛就能判断出来,岂能不知你气息暴涨到了何等程度。老夫问的,是你身体的副作用是否强烈。”

“还好吧。”

宁凡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个不断鼓气的鞠球,他神灵肉身强度极高,故而鞠球可以容纳更多的气,而不至于被轻易撑爆。

“看到那个土人了吗?”

全知老人忽而一指遥远处的一个黄土巨人。

宁凡此刻所处的地方,是全知老人炼制的某处界宝空间,此界专门用于修炼试招,界内随处可见百万丈之高的黄土巨人。

这些黄土巨人不是活物,形貌类似于泥像,功用类似于标靶。那黄土不是凡物,而是一种名为硬甲泥的真界仙料。这种硬甲泥硬度奇高异常,但因材质不能流动法力,故而不能用于炼器、炼傀,真界修士时常拿这种硬甲泥堆黄土泥人,作为修炼标靶来使用。

“看到了。”宁凡答道。

“此土人是以硬甲泥制成,虽无生命,其坚固却闻名真界;更因硬甲泥特有的聚变性质,堆出的土人越是巨大,其土人防御便也愈发坚硬。百万丈之巨的土人,几乎可硬接准圣神通而毫发不损了。你且试试,以你如今实力,可能一拳轰碎百万丈土人。”全知老人道。

能做到吗?宁凡也不确定,毕竟他还是第一次令身体极限全开,这种状态下,他的身体能爆发出多少力量,他自己也不清楚。

十字光环,开!

万古真身,开!

宁凡化作金焰之身,化作一道金虹朝那黄土巨人冲去,而后一拳落。

这一拳没有使用任何神通,饶是如此,爆发出的拳力,仍是以往拳力的十几倍!

这普普通通的一拳,几乎相当于平时打出的古魔破山击了!

如此惊人的一拳打在黄土巨人身上,却只打得巨人剧烈摇晃,片刻后,巨人摇晃停止,其体表竟没有被宁凡打出半点痕迹。

反倒是宁凡的拳头被这巨人反震之后,震碎了虎口,掌心鲜血直流。

不!虎口震碎,不仅仅是巨力反震那么简单,倘若随随便便反震就会伤及自身,宁凡以往打出古魔破山连击,定已不知遭受多少次重创了。

这不是反震,这是…反噬!

这反噬不是外在带来的,而是宁凡身体内部有了损伤!他平平常常一拳,威能堪比平时的古魔破山击,如此大幅度的实力提升,自然需要付出代价,那代价,便是身体承受不住此刻爆发出的极力,有了反噬之伤!

这正是修士体内存在自我保护限制的意义所在!

解除限制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是一种以命搏命的手段!

“不对!不对!你这一拳仍旧有所顾忌,不由自主留了力。你身体的限制打开了,心理的限制却还没有打开!你是在害怕受伤吗!老夫虽说让你有所留力,可却没让你完全不用力,你刚刚这一拳,难道就是你的全力吗!老夫可以帮你身体限制,但内心的制约,却需要你自己释放。你一生当中,可有什么时刻不可败,不可输,不可低头1全知老人皱眉问道。

“有…”

“可有什么大敌,非杀不可!可有什么人,愿拿性命守护1

“有…”

“回忆你最弱孝最绝望的那一刻,将这黄土巨人,当成那名令你绝望的大敌,全力轰杀1

“可前辈刚才还让晚辈收力…”

“快点!杀了鸿钧!他在对我勾手指,杀了他1全知又疯了,指着远处那尊黄土巨人,强令宁凡将之轰杀。

哎…

面对区区一个黄土巨人,宁凡实在有点疯不起来,不过为了不让全知继续发疯,他决定满足全知的愿望,轰碎那黄土巨人。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时,宁凡眼中一片无情,看那土人,如看大敌。

而后,他再度一拳打向黄土巨人,这一次用的不是普通拳力,而是…古魔破山击!

此刻极限状态下,他普通一拳便相当于以往的古魔破山击;使用古魔破山击,威能自是更加恐怖,几乎相当于以往的八百连击了!

拳力一开,天地间魔山虚影幻化而出,而后,山崩!

那不是普通的山崩,而是火山自内而外的喷发!

轰!

宁凡这一拳,终于在黄土巨人身上打出了少许蛛网形状的裂痕。

这一击用力过猛,反噬自然比前一击更重,宁凡整个拳骨都粉碎了!

“就算是为了阻止全知前辈发疯,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宁凡苦笑,正打算以自愈手段治疗拳骨,全知老人却先一步出手,替他治疗了。

“四象现!水仙丁出列1

随着全知老人口中念念有词,其周身顿时有了大量的阴阳二气浮动。

那阴阳二气时而上升,时而下降,最终,阴阳二气幻化出了无尽湖海,全知老人踏湖海而立,这一刻的他,外貌在阴阳二气影响下陡然一变,竟变成一个六七岁的童子。

那童子扎着童髻,外貌和全知老人很像,简直就像是全知老人的缩小版、年轻版。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全知老人老态龙钟时,只是一介元婴修士,变成童子以后,修为竟高深到宁凡看不出深浅!

“圣人1

宁凡面色一变,他虽说看不出童子全知的深浅,但却感知的出,童子全知的气息绝对要比梦境中的全盛蚁主更庞大,更浩瀚!

比圣人更强,岂非圣人乎!

“错了,老夫再说一次,老夫不是圣人,只是一介小小元婴。只不过老夫和一般的元婴修士不同,老夫整整修了四十四纪轮回的元婴期,亘古至今,从未有谁在元婴期待得比老夫久。若非如此,也不敢妄称是亘古元婴第一人了。”童子全知解释道。

四十四,只比四十三少一呢…

骤闻此言,宁凡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震惊全知老人的高深修为,居然是在关注某些不起眼的地方。

倘若是普通人说一声四十四,他不会在意,这数字太过寻常,没什么好主意的。

可偏偏,全知的身上有他的因果,如此一来,宁凡看全知的四十四纪轮回,就好似当初看到黑魔派四十二座火山一样。

他好似有了福至心灵的明悟,只是那种明悟,他似懂非懂,更无法用言语说出。

他更恍惚间,想起了当年第一次前往蛮荒时的际遇。他记得他刚到蛮荒时,蛮荒有四十二域,蛮荒的天道灵黑魔,同样和自己因果深重。

当时的他不会深想,为何蛮荒恰好是四十二个蛮域。

可如今他就会多想一层了,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这相近的数字之中,似乎都有因果存在…

于是乎,看到因果的宁凡,华丽地走神了,以至于全知老人接下来又说了什么话,他居然没有听清。

“…宁小友!老夫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若是听到了,给个反应好吗?”童子全知不满道。

“不好意思,请前辈再说一次。”

“老夫刚刚说,老夫这具水仙之象极其擅长治疗,只要天地间阴阳二气不绝,老夫就能保你不死!所以不要怕鸿钧,打死鸿钧这厮,打骨折,打残废!有老夫在后方给你治疗!你怕个鸟,怕给鹤球1

却见,童子全知指诀一掐,天地间的阴阳二气顿时化作星光洒落。

似星术,又不似星术。宁凡唯一知道的是,这阴阳二气洒落之后,他粉碎的拳骨竟一瞬间痊愈了!

宁凡本以为天帝的黑星术已经十分厉害了,但这童子全知的阴阳二气治疗术似乎完全不弱于天帝!

有童子全知在一旁治疗,宁凡自然不必再担心反噬受伤了。他打出了更多的古魔破山击,黄土巨人的身上,裂痕越来越多,蛛网越来越密。

古魔破山击连击越多,威能越强,但由于此刻宁凡力量毫无限制,那反噬自然也是一拳比一拳重。

一千连击时,宁凡每一拳出,都会毁去一条手臂!

三千连击时,每一拳的反噬都会让他失去半边躯体!

六千连击时,每一拳都会令他肉身整个毁灭,只剩元神苟存!

九千连击时,每一拳都会令他元神消散大半!

极限状态下和人对决,太危险了!若不是有童子全知逆天的治疗术在一旁辅助,宁凡根本打不到九千连击,他可能打个一二百连击就会承受不住伤势累积,反噬身亡!

当宁凡打出九千连击时,连他自己都被此刻的拳力震撼了!

这是何等毁天灭地的一击!

这是很多二阶准圣都打不出的威能!

硬如百万丈黄土巨人,也终于被宁凡这一拳打爆了。

见状,童子全知仰天大笑,好似真的看到宁凡击毙了鸿钧一般,可大笑之后,目光复又归于茫然,摸摸脑袋上的童髻,有些不明白自己刚刚在笑什么。

继而注意到被宁凡打碎的黄土巨人,大吃一惊,“你疯了吗!好端端的,你为何要和区区一个土人搏命!老夫不是说让你收着你打吗!能打碎土人的攻击,该有何等恐怖的反噬啊,倘若你直接被反噬崩灭,岂非死得冤枉1

“…”宁凡无言以对,明明是你逼着我打碎土人的好吗,为何你每次记忆一乱,都要找我背锅,我们有仇?

“说起来,我为何连四象都显化出来了,我竟半点也不记得了…”童子全知茫然道。

“极我已经理解了,前辈先后说了两次四象,这四象又是何物?”宁凡解除了万古真身、十字光环,回到童子全知身边问道。

“四象是…四象是什么来着,不记得了…”全知的记性果然不靠谱。

一阵茫然后,全知忽然大呼小叫道,“等等!且慢!容老夫缓缓!你刚刚说什么!你打碎土人这短短时间内,便领悟了老夫所说的极为何物?这才一炷香不到吧?”

“是。”

“你且说说,老夫口中的极是何物!老夫当年从听说极到理解极,可是耗费了五百年的时间,饶是如此,已经被两仪宗上下称作资质逆天了。你若真能一炷香领悟极,岂非资质超出老夫千百倍?这不可能1

宁凡也不作答,只微微一笑,并指如剑,在全知变化出的湖海水面,写下两个巨字,波纹开,字却长存不消失。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这一句真言,时常在修真典籍中出现。

全知老人师承两仪派,口口声声提到极字,又提到四象,宁凡自然会和太极、无极等道法概念联系在了一起。

这倒不是他悟性有多惊人,实在是全知老人疯癫状态下,给出的提示太多了。

从前宁凡看到典籍中的这一句,对于太极、无极是何物,同样感到费解,但今日,他似乎有些懂了。

太极,指的是修真者的极致!

无极,则是太极的极致!

而无极之上复无极也,故修真之路永无极限,更无尽头。

倘若真有人修出了无极的尽头,令无极有了始,有了终,则那人多半也有了睥睨天下圣人的实力,可剑指第四步逆圣开天了。

或许两仪宗的开山祖师两仪圣能做到此事,或许不能,宁凡没见过两仪圣,他不能确定此事,也懒得打听这秘闻。

“你竟懂了,真的懂了…”全知大受打击。宁凡一炷香时间,做到了他五百年才做到的事情,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蠢了。

“不,其实我不太懂…”

“宁小友,你就不要谦虚了,没有必要顾忌老夫的感受。老夫知道,你比老夫聪明,脑袋比老夫好使,所以师父当年才会重视你超过我,哎…”全知老人又在碎碎念说胡话了,说一点,忘一点,等说完了一大堆话,他甚至不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

“我们刚刚…聊到哪里了。等等!且慢!容老夫缓缓!你居然打碎了土人!你要不要这么疯,要不要这么拼命,这只是一次修炼,不是生死相搏!你非得逼老夫担心你是吗!你非得把自己反噬死是吗1

“…”宁凡沉默了,果然他和全知老人无法愉快聊天。

“对了,你刚刚问老夫什么是四象?真想知道?”话题微妙地回到了正规,跳跃性好大。

“是。”

“你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

“听过。”

“咦,谁在水面写了这太极二字,字迹好丑!写得跟狗爬鹤啃的一样1

“…”

“说到太极,就得说一说两仪,所谓的太极,正是老夫想要教给你的东西,老夫之前解除你所有身体限制,使你达到了极限状态,这是极没错,但却远远不是太极。太极有生灭两种方向,非阴阳调和不可称作太极,生中有灭,灭中有生,方为修之极致。你刚刚体会的,是阴阳二气催出的太极生境,是纯粹的生境,没有任何灭境限制。接下来,老夫会让你体会灭境。”好神奇,话题又回来了。

童子全知一声喝令,周身上下又有大把阴阳二气浮动了。

“四象现!火魔乙出列1

在阴阳二气的影响下,童子全知的外貌有了改变,周围地形也有了改变。

湖海消失,变成火海,童子全知化作一个中年修士,屹立于火海中。

中年全知周身由火焰凝聚,完完全全是一个火人;他的外貌仍旧和全知相似,修为同样惊天,给宁凡一种圣人之感。

但偏偏,全知声称自己不是圣人,只是元婴,考虑到此人记忆错乱,宁凡实在无法相信一个元婴能修得比圣人更厉害。

“你,是谁!老夫,是谁1全知更疯了,这一回他忘了宁凡是谁,甚至忘了自己是谁。

“…”宁凡真的无力吐槽了。

“嘿嘿,老夫和你开个玩笑。其实老夫认得你,你是老夫师弟。”

“…”开玩笑呃,您老人家真有闲心。

“你是老夫师弟,老夫是韩…韩什么来着?算了不重要,我们接着聊太极灭境。你尚无法自主进入太极生灭境,所以老夫会和之前一样,助你一臂之力,令你强行进入到灭境状态。灭境很好理解,就是生境的反面。生境可令你潜能全部激发,灭境则相反,会令你实力全部回归虚无…”

随着全知老人神通一展,一股阴阳二气扑面而来,将宁凡体内生境逆转,转换到了灭境。

灭境的宁凡,和生境的状况完全相反!

力量上限、神念上限、法力流速上限在这一刻,全部缩水到了万分之一不到!

面目死气沉沉,无精打采,好似八万年没睡过觉一样!

古神心脏变得几十息跳动一下,宁凡气息变得无比悠长,甚至近乎龟息!

体内的血液在阴阳二气的影响下,好似凝固了一般,都快不流动了!

弱!太弱了!

灭境之下,宁凡能感受到自己的弱校生境能令他拥有轰碎黄土巨人的实力,灭境则令他弱小到连渡真修士都打不过了。

随手灭境之下空前弱小,可宁凡反而觉得,自己某些无法察觉的方面,变得更强大了。一生一灭,恰为彼此反面,生境之时他虽说实力强大,可每一拳都是搏命、都在反噬;灭境若是相反情况,莫非…

不待宁凡做出猜测,火人全知已经祭出宝剑,朝宁凡斩了下来!

先天上品宝剑,两仪护宗阳剑!

居然是上品法宝,全知前辈为何杀我!

等等,这剑不是断了么,什么时候修好了?先天上品法宝毁了以后,这么容易修复?此事是否和此剑耐久度过低有关…

宁凡本能地想要闪避全知的攻击,可全知只说了一句,就让他按住了闪避的想法。

“信我1

宁凡自是相信全知老人的,那种信任深入骨髓,不知从何而起,所以纵然全知做出要斩杀他的动作,他仍然没有闪避。

这是先天法宝的一击,使用法宝的人,更是气息超过蚁主的火人全知。

这样一剑斩落,怕是足以秒杀远古大修的,可古怪的是,这一剑斩在宁凡身上,竟好似斩在了黑洞之上,所有力量都被吞噬了一般,归于虚无,消失无踪。

宁凡毫发无损!

他原地不动,硬接圣人先天上品一剑,竟然毫发无损!这什么太极灭境,竟厉害到了这等程度!

生境实力暴涨!

灭境不死长存!

倘若生中有灭,灭中有生,则既可实力暴涨,亦可不死长存,那便是修之极致…太极生灭境!

全知要传他的,居然是…如此可怕的绝学!

“是谁!是谁斩了你一剑!我杀了他,杀了他1全知一秒失去记忆,又疯了。

“咦,宁小友,你居然自行进入到太极灭境?这不合理啊,你体内阴阳二气明显不够做到此事,为何竟能如此…莫非你天资逆天到不利用阴阳二气也能做到此事?”全知继续犯傻。

“…前辈,是你斩的我。”

“哈哈哈!宁小友你就是爱说笑,好端端的,我斩你作甚,你又不是我的夺父仇人。”全知老人果然不记得了。

“…算了,前辈要传给我的东西,我已经理解了。理解归理解,我终究无法凭自身本领踏入太极生灭境,这其中需要的阴阳二气数量太庞大了,我想要修出这等数量的阴阳二气,却不知需要多少年。”宁凡叹道。

“怕个鹤球!师兄带你去踢宗,按道理是该师父带你踢宗的,可师父究竟是谁呢,哎,想不起来了…”

“踢宗?”宁凡神魂微微一震,这简简单单的二字,却勾动了他深藏于心的某种情绪。

“对,就是踢宗!这可是我两仪宗的传统!走,我们离开地渊,去北天转转1

“可前辈不是有镇压蚁主的事情要做?听前辈前度口气,似乎无法离开地渊,否则便会致使蚁主苏醒。”

“哎呀,不小心忘了此事,这可如何是好?师兄不能亲自带你踢宗,那便只能派人领你去了。派谁去好呢?象兄是阳封重要一环,驴兄坏了还未修好,雕兄修为太弱,凤梨兄前几天被我吃掉了,河豚兄正处在修毒的关键时刻,泥巴闺女最近诅咒刚解,扶不上墙,不宜出战…果然,还是师弟你一个人走一趟吧。给,这张名单拿去,上面的宗门全部踢一边!列出的仙料全部抢一遍!少一个都不行!来,让师兄在这张名单上按个血手印,知道这是什么手印吗?这叫投名血誓令,倘若你不踢完这些宗门,师兄便会违反血誓,自爆而亡!为了不让师兄死掉,你一定要挨个踢光所有宗门,夺尽名单上的天材地宝…”

宁凡无力吐槽!

这世上有哪个师兄,为了逼师弟抢东西,拿自己的性命作威胁!

他见识过各种魔头,对付各种二货都有丰富经验,可唯独对全知老人无计可施,不是不知如何处理这二货,而是面对此人,他狠不起来,很多手段便也无从使用了。

开什么玩笑!

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为了保全一个陌生老头的性命,跑去北天宗门大肆劫掠!

他干嘛要在北天大比第二轮开始的前夕,跑塞个北天!

他!有!病!吗!

“什么!是谁拿着我的手,在这份名单上按下了投名血誓印?难道是鸿钧!好你个卑鄙的贼秃,堂堂玄门第一人,竟如此算计我这等元婴小辈!竟一丝香火之谊都不顾吗!鸿钧,你枉为逆圣尊师1

“…”宁凡扶了扶额头,叹息,所以这一次轮到鸿钧祖师背锅了吗。

他为什么有点幸灾乐祸想笑。

“师弟,救我!鸿钧想把师兄算计死,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吧!去劫掠,去保全师兄的性命1全知泪眼汪汪恳求道。

“你,赢了…”

宁凡重重一叹,接过名单,身形一晃,朝地渊外飞去。

他的取向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所以这是他第一次为一个男人赴汤蹈火么…真是令人尴尬。

在他飞出地渊的瞬间,顿时就有数十名光族修士围了过来,一见宁凡相貌与某张通缉令上的画像不谋而合,顿时神色不善!

“拿下他!此人就是水宗要抓的人1

宁凡目光一寒。

围住他的光族修士不乏女修,他窃言术一开,直接从这些女修内心之中读取到了一些情报。

却原来,在他傻乎乎留在地渊给全知老人做研究的时候,水宗道子扶苏尘竟在整个北天范围,对他下了悬赏令!

扶苏尘没有告诉外界宁凡是何身份,那不重要!

他也没有许诺多余的赏金,仅仅是给出水宗三诺这一诱饵,但这却已比任何赏金都要诱人了!

水宗三诺意味着什么?

非仙帝者,可先水宗老祖请求,助其成就帝位!

非准圣者,可请求助其感悟准圣瓶颈!

便是一阶准圣,也可以对水宗有所求,毕竟水宗的老祖,可是堂堂二阶准圣,且还是二阶当中极强的那种!

只要杀了宁凡这等无名小卒,就可得水宗三诺,如此重赏,自有勇夫愿意围剿宁凡。

宁凡目光扫了扫全知给出的名单,好巧啊,光族居然也在劫掠之列!

倘若之前宁凡对于无端打劫还有所抵触,此刻便没有了任何顾虑!

凭什么只需别人欺我,不许我反击!

光族惹我在先,则必须付出代价!当然,看在光族为了北天存亡强者尽出、死守界河的份上,宁凡可对光族稍稍留情,以全英雄颜面;但必要的威慑,还是得有的!否则整个北天岂不是人人都道他宁凡软弱可欺了!

可惜,他的道偏偏就是以刚克刚,以硬碰硬,对方想杀他,他就以同样血腥的手段报复!精明如斯者,睚眦必报也!

“宁某今日踏光族,取一物!尔等挡路了,滚1

宁凡一声魔吼,那些原本打算擒拿他的光族修士,顿时被震得吐血狂退,一个个的肉身更是在狂退之下崩溃,只余元神不杀。

这,便是手下留情了,若宁凡愿,这一吼之威,直接能震死半数光族低阶修士!

这是一万七千劫法力的一吼!

随着吼声传开,光族域内顿时开始山崩地裂,无数闭关苦修的光族老怪破关而出,面色震怒。

那些老怪当然感知地出来,敌人是一万七千劫的‘准圣’,可这又如何!

堂堂秘族,是随便哪个末法准圣能够挑衅的吗!

“老夫倒是哪个不知死活的梦界蝼蚁,来找我光族麻烦1

光族地底深处,忽有一尊棺材飞出,继而一个骨瘦如柴的光芒老人从棺材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名一万一千劫的准圣,修为虽非光族最高,资历却是极老,是一个从紫斗仙域活到今日的存在。

由于藏身于避天棺,这名光族准圣无法前往界河战场,只能留守本族。

他本以为所谓的留守,就是闭关苦修,想不到这世上真有傻子来挑衅光族的威严,呵呵,真是不知死活!

“老夫不问你是谁,只问你一句,你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让老夫打到你不能动再抓你1这个光芒老人傲气冲天道。

他,可是身份显贵的秘族准圣!

他,何须对一介末法无名准圣客气!

  • (快捷键:←)
  • 合体双修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