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恐怖灵异>茅山后裔>黄仙【五】
小说:| 作者:| 类别:

黄仙【五】

小说:茅山后裔| 作者:大力金刚掌| 类别:恐怖灵异

架构策划:李蔚然;情节创意/编写撰文:大力金刚掌;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哼哼,果然不出我所料……”此情此景,这石洞仙似乎并不意外,“黄元礼啊黄元礼,你若敬酒不吃吃罚酒,便休怪我石洞仙翻脸无情1说罢只见石洞仙双手一撑轿柄便窜上了轿顶,双手交叉闭目而立,口中念念有词,随着石洞仙口中念咒,一道道黑光顺着石洞仙的袖筒凌厉而出,直奔四周狼群,起初还目露凶光的狼群瞬时四散奔逃,顷刻间便跑没了影。

睁开眼睛,石洞仙面带微笑,回头想差遣身后官军继续赶路,但一回头却差点从轿顶上栽下去,只见身后的官军车夫,无一例外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一望无际的车马队此刻还睁着眼的除了自己便只有拉车的马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石洞仙的眼珠瞬时瞪的溜圆,一时间气急败坏却又不知如何发泄。刚才自己用的那招道法叫“驱兽法”,是道家驱散野兽的法术,其原理是利用法咒调遣施法地点旧有的游魂野鬼去吓跑野兽,游魂野鬼这东西人看不见,但野兽的灵性比人高,是可以看到游魂野鬼的,而此时不知为何,原本对人体无害的“驱兽法”虽说成功的驱走了狼群,却把人了放倒了。

“大师兄别来无恙否?”张洞文的声音来自天空,石洞天抬起头,却并没看见天上有人。“张洞文!你这是习得了什么妖法?竟敢与朝廷作对?”石洞天向着天空一阵暴吼,气急败坏。

“妖法!?再妖怎比得你欺师灭祖之妖!?”话音未落,一直雀鹰落于轿顶,瞬间幻化为张洞文的身形,“大师兄,我只想问你句实话,师傅,到底是怎么死的!?”

“果然是你1见张洞文现身了,石洞仙冷冷一笑,“张洞文,你我宿无冤仇,我给你一个机会收了妖法快些逃命,念在同门多年的份上,我暂且不追究你对抗朝廷之罪,如何?”

“给我机会?”张洞文冷冷一笑,缓缓抽出了宝剑,“既然大师兄你给我机会,那我不妨也给你一个机会,自刎于此以谢师恩,我可为你超度投胎,否则我打散你三魂七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1

“就凭你?哈哈哈哈……”石洞仙哈哈大笑,伸手也要摸宝剑,就在这时候,只见一团红光破地而出,刷的一声擦过石洞仙的身子停在了二十仗之外。

“陈洞武1石洞仙恶狠狠的摸了摸腰间,原本挂在腰间的宝剑此刻早已不见,二十张外,陈洞武拿着石洞仙的宝剑一个劲的挑衅,“姓石的,你个王八羔子,我早就看你不顺眼,记不记得这把剑本来是师傅传给我的,硬是让你给骗了去?”说实话,比起骂街,陈洞武可是有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功力,当初和张洞文学说汉话,最先学会的就是骂街。

“老三,你怎么……!?”见师弟陈洞武竟然也出现了,张洞文简直比石洞仙更吃惊,明明没告诉这小子今天要来找石洞仙算账啊,这小子怎么……

“你们两个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碍…你以为偷了我的剑,我就没辙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石洞仙猛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葫芦,啪的一声打开了葫芦嘴,冲着陈洞武一拍葫芦底,还没等陈洞武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连人带剑被吸入了葫芦。

“追命葫芦……怎么会在你手上……”看到石洞仙手中的葫芦,张洞文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葫芦是当年楚真人在崂山与崂山道掌教左心水左真人共同炼制的宝贝,名曰追命葫芦,但此宝贝练成后一直藏在崂山,被奉为崂山道的镇道之宝,并未随师父带到茅山,不知道为何此宝会出现在石洞仙手上,此宝的特性是收妖而不斩妖,伏魔而不灭魔;碰到搞不定的妖魔鬼怪,便可以用这个葫芦来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宝虽然炼制程序及其复杂繁琐且要耗费大量的修行之力,但容量却相当有限,收那么三四个妖怪基本上就装满了,并不是很实用,所以楚左两位真人只炼制了一个便没再炼制,但因为毕竟是融聚了两位真人毕生修为的至宝,所以自从练成之日起,两位真人就从来没舍得用过。

“这么说连左真人也……”张洞文恨的牙根痒痒,心说你个石洞天背叛就背叛,祸害自己师门也便罢了,干嘛要去祸害其他教派?人家招你惹你了?

“哈哈哈哈……”收了陈洞武之后,石洞天仰天大笑,继而把葫芦口对准了张洞文,“跟我作对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同门一场,我也不想为了他浪费这宝贝!这都是他自找的!师弟,念在咱们同门多年,我可以给你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以你我二人的本事,只要肯追随魏公公为国效力,将来必有一番事业!如何?”

“我呸1张洞文气的牙根痒痒,挥起一剑分心便刺,随着剑招挥出,只见张洞文的袖筒里同时发出了一阵黄雾,轿子四周瞬间瘴气弥漫。这是黄仙连夜传授的仙法瘴气法,这本是逃跑用的方法,而此刻却被张洞文用在了进攻上,此法可释放瘴气,施毒的同时,还能让对手视线受阻;看着张洞文挥剑刺来,石洞天刚想躲避,却发现四周全是瘴气,视线已然糟糕到低下头看不见自己脚的地步,就算躲都不知道往哪躲合适了。

“又是妖法,你也给我进来吧1石洞天把葫芦嘴对着刚才张洞文挥剑的方向,照着葫芦低啪啪了拍了好几下,却并未见到有东西被收进葫芦,似乎张洞文借着瘴气已然换了位置。就在这时,石洞天感觉身后一阵恶风,赶忙躲闪,之感觉宝剑的剑刃顺着衣服擦了过去。

“道法学不好,跑去学妖法1石洞仙冷冷一横,伸手从腰间抽出一道符,手指轻弹点燃符咒,继而往空中轻轻一挥,四外瞬时狂风涌起,把瘴气吹了个干净,此刻张洞文已经跳到了轿子下面,正准备再行刺杀,却被一阵风吹散了瘴气晾在了当中。

“极乐有路你不走,地府无门你自来行1石洞仙冷冷一哼,举起葫芦对着张洞文啪的一声便拍了下去,就在张洞文一闭眼等着也被宝贝收去的时候,只见一道金光闪过,黄元礼忽然出现,一句话没说便被收进了葫芦之中。

“原来还有个送死的1石洞仙气的直喘粗气,举起葫芦又对准了张洞文,说实话,张洞文也不是傻子,石洞仙宝贝在手,已经把师弟和黄员外给收了,自己就算再愤怒,也不能硬碰硬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想罢一闭眼,没等石洞仙拍葫芦,扑哧一阵土烟便消失在了轿前。

“遁地术?用这个就想跑?你当我是三岁孩子么?”石洞仙飞身跳下轿子就想追,但等双脚着了地,看了看这一望无际的粮食车,却又犹豫了,遁地术一遁至少是五十里路,自己追杀张洞文倒是爽了,这一队上万石的粮食怎办?万一有响马出没劫走了粮食,自己可怎么向朝廷交代?“等老子腾出手,要你好看1思想斗争了一下之后,石洞仙决定先施法唤醒这些被自己的躯兽法弄晕的人,毕竟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是杀同门,而是搞粮食碍…

一阵“稳魂法”唤醒众车夫官军之后,石洞天也是有些筋疲力尽,此时石洞天也想明白了,当初施的驱兽法,无外乎调遣游魂野鬼,但不知这张洞文用了什么妖法,竟然让自己把车夫和官军的魂魄都调了出来,以至于整队的人马瞬间昏厥,狼群只不过是幌子,逼自己使出驱兽法才是真正目的。说实话,官军车夫们的魂魄出窍不难,再往回稳可就不好稳了,毕竟人数众多,即便自己修行高深,一下子给这么多人稳魂,难免也是个精疲力荆

“他娘的,这个王八蛋,等老子腾出手,定要他……”石洞天掀开轿帘刚要上轿,猛然愣在了当场,只见张洞文正端坐在自己的轿子里,于此同时,一把含光四射的宝剑已然刺入了石洞天的胸膛。

“你……你……你……你……遁地术……你……这是什么……妖法?”右手握着剑刃,石洞天致死都不敢相信,本已遁地到五十里外的张洞文,此刻竟然会出现在轿子里。

“这不是什么妖法1张洞文冷冷道,“记得我向你讨教过穿墙术么?我自己学会了1说罢张洞文一抖手腕抽回了宝剑,另一只手伸进石洞天怀里一把夺过了宝贝追命葫芦,“大师兄,念在同门的份上,我收回刚才的话,不会让你永不超生的1说罢,张洞文微微一笑,等轿夫反应过来石洞天已死的时候,一只乌黑雀鹰早已飞出了竹林……

黄府。

一剑劈开追命葫芦之后,张洞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葫芦里装的除了黄元礼和师弟陈洞武之外,竟然还有师傅楚真人,看来黄元礼看见的石洞天手上绕的凶光并不是楚真人的,倒很可能是崂山左真人的……

与此同时,竹林。

正在车队因为侍郎石洞天的死而乱作一团之时,一个军士的发现又让整个队伍炸了营,车上装的粮食,此刻竟然全部变成了黄土,刚才明明是粮食碍…就在一干军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只见滔天洪水自天边而来,看见洪水,军士车夫哪还有心思追求粮食的事?纷纷找地势稍高的山丘逃命去了,看着一个个麻袋沉于洪水之中,军士们也只有骂街的份了……

  • (快捷键:←)
  • 茅山后裔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