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科幻小说>希灵帝国>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那道光(结局)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那道光(结局)

小说:希灵帝国| 作者:远瞳| 类别:科幻小说

“畸熵行者”在母星滞留了许多天,在帝国舰队忙于建设启动端各种附属设备的过程中它们一直都没有离开,而且始终在慢慢增加数量,尽管最后增加速度已经减缓到可能一整天都只会有一两个畸熵行者前来参加“聚会”,但它们确实还在不断聚拢过来。

叮当用自己的天赋力量和这些奇特的信息-虚拟-灵体三元混合生物进行了许多次交流,尽管畸熵行者甚至没有自己的语言体系,也没有任何和其他生物交流的器官,但它们照样可以和生命的守护者交谈,叮当由此知道了这些神奇生物的习性:它们居住在遥远的太空深处,平时依靠太空中游离的能量来维持形体,但却要依靠吞食“信息”才能繁衍或者让自己成长变大,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可以在这个凝滞的宇宙中生存下来,但外表看着又和灵体生物很相像。

畸熵行者对我们而言很弱小,在帝国兵面前它们甚至连攻击力都没有,但对大多数普通种族而言这些生物大概诡异又危险,因为它们天生就能吞食信息,甚至能吞吃掉一个种族的“知识”和“历史”,即便吞食过程非常缓慢,对普通种族而言却是完全无法防范的,可以说天生就是近乎神话生物的东西,所以叮当给它们编写了一套生命形态修正代码,好让畸熵行者安全一些,起码不会随意伤害到外界环境——故乡世界即将和帝国区连接起来,我们不能随意灭绝一个物种,但也不能让它们变成威胁吧。

而畸熵行者来到母星的原因就和之前说的一样:这是它们的繁殖季节。这些太空浮灵每数百年就前来母星接受“照射”,繁殖往往会持续数个月之久。深渊之门附近是一个信息涌动非常频繁的地区,深渊环境削弱了这里的世界屏障,导致物质外泄和信息交换频繁发生,这里是故乡世界的“破洞”之一,也是这个凝滞宇宙中仅有几个会产生新“信息”的地方之一。畸熵行者们在这里聚会,庆祝,饕餮大餐,用它们懵懵懂懂的思维来理解这个宇宙,当足够的畸熵行者聚集起来它们甚至会产生很高的智慧——足以用来对自己的生存意义产生困惑,叮当就是听到了它们整个种族在困惑中的喃喃自语才被吸引过去的。

如果是在别的世界。一群这样处于原始时期而且没什么威胁的土著生物是不会引起帝国军注意的,但在这里,连珊多拉都在百忙之中对畸熵行者们投以了极大关注:尽管希灵使徒不擅长感性方面,但跟故乡有关的事情是个例外。帝国的将军和皇帝们认为这些发出蓝光的太空浮灵是故乡世界永不退让的精神体现,甚至它们身上发出的蓝光都让人联想到幽能。于是一部分在架桥工程上帮不上忙的家伙便开始研究这些生物,浅浅甚至建议把几个畸熵行者带回去当宠物——大家想必还记着浅浅是个逮啥养啥的爱心姑娘。不过最终浅浅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她发现畸熵行者没脖子,没脖子=没办法栓绳=没办法遛弯=没办法当宠物养,于是放弃。

反正我是不太理解浅浅的逻辑是怎么运作的。

而在这些畸熵行者的“陪伴”下,架桥工程也以极高的效率顺利进展到了关键时刻。

或许是我们这些年实在经历了太多波折吧,几乎做的每一件事都要遭遇成倍的阻力。于是多年积攒下来的人品终于在此刻得到偿付:没有叛军来打秋风,没有敌对种族来掀起战争,没有遇上坑爹而突发的技术性问题,那座巨型深渊之门也没突然崩掉,一切会导致工程失败的因素都已经提前排除或者压根不会发生,再也没什么东西可以阻止我们将桥架起来了。

帝国舰队抵达故乡世界的第二个月。

启动端周围的所有设施早已全功率运转起来,原先松散的作业场在后期增建的大量太空工厂填充下变成了一大片密集的人工天体群。这个天体群半径零点三个天文单位,大体呈不规则的环形。由大量工厂和计算核心组成,无数工作飞船在其中穿梭,让这个庞大环带变成一个繁忙而生机勃勃的地方。作业场距离启动端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它不直接和启动端接触,而是为启动端提供额外计算力和能量中转的“后勤设施”,两者之间依靠大量空间门和快速往返的飞船来联通。

而在距离作业场更遥远的地方。则是至关重要的——能量站。

所有人都还记着启动端是个需要多少能量的恐怖家伙,当初我们跟新军争抢启动端,说实话就是多亏了这玩意儿充个能都要十天半个月,帝国军才在最后一刻赶上从而没让新军得逞。当初新军发现常规的幽能井出力不足甚至丧心病狂地引爆了他们自己的领土宇宙。但就这也没能及时让启动端动起来,这东西丧心病狂的耗能级别可见一斑。

因此我们到这儿之后做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立刻开始建造大规模的幽能井,从第一个工作基站在深渊之门上空展开那一刻起,就有一千座幽能井同步开工建设。帝国舰队在出发之前就准备好了大量建造者和预制模块,那些量产主机也将自己大部分计算力分流出来以指挥建造,在全力开工的情况下,新帝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能源阵列就这么堆起来了。

这是由一千座幽能井、三座幽能深渊以及不计其数的幽能反应炉共同组成的庞大建筑群。这些幽能设施的原理大家是知道的,其主体位于虚空临界层,从虚空中抽取衰变能量来传送到现实世界。幽能反应炉的外部接口被连接在一起,形成了大片大片的太空浮岛一样的建筑群,而幽能井的输出端则是看起来仿佛一个圆筒形空间站的巨大设施,无尽幽能深渊则是新帝国刚刚掌握不久的旧日科技。最强大的终极反应炉,稍有不慎就足够炸毁整个宇宙——它们的输出端看上去像是一个巨大的墓碑,表面灰白,毫无装饰,方方正正……好吧,其实就是像个棺材,但我实在不想这么说……

这片建筑群漂浮在距离深渊之门上百个天文单位之外的地方。之所以离这么远就是担心过于庞大的能量浪涌会刺激到大门,导致不可预测的事故发生,而它们所产生的巨量能量则通过超空间装置以及作业场上的转换、聚焦设备传送到启动端内,由此形成一个高效的能量传输体系。

澎湃的幽能充盈着这些设备,映亮了黑沉沉的宇宙,整个能量站因此被一片蓝色雾霭包裹。看上去就好像一片模模糊糊的云中城市,而能量站每有一个建筑完工,就会立刻投入使用,所以它对启动端的充能其实已经持续一个月了,后者如今终于展露出那令人熟悉的壮观身姿:一大团辉煌白光。

昔日我们所看过的那道通天彻地的白色光柱也再度出现,它贯穿了整个故乡世界,将全宇宙的光学现象都搅合的一团糟——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据说启动端正常启动之后一切就会恢复。

这道白色光柱还在继续成长,并逐渐将启动端吞噬进去,最终启动端会暂时消失在我们眼前,只余下一道光芒映亮太空,那就是充能临近尾声的迹象。而当启动端完全激活的时候这一过程就会反向,白色光柱会慢慢收缩,启动端那团白光会再度出现,就如同昔日宁静核心大决战时那一幕。

嗯。虽然回忆起来不太美好,不过我现在迫切期盼它能快点开始——目测真的很快了。

在帝国上将号的上层平台,深渊希灵和我们一起观望着太空中那道辉煌的光柱,它和深渊大裂缝平行,看上去就好像一道从宇宙开端射来,并延伸向宇宙终端的辉光长桥,蔚为壮观。

“在架桥的最后一步。进入巅峰状态的启动端会被释放,然后它将和这道深渊之门融合,”深渊希灵不紧不慢地说着,“到那一步就不用咱们参与了。如果资料和计算都没错……长桥会就此架起,虚空两侧将永远连接起来,大桥本身会变成虚空的自有结构因而非常坚固,除非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虚空大大灾变和虚空大大大灾变,否则它就将永远存在下去。嘛,理论上都不可能的事情。”

我怀抱小泡泡,顶着小叮当,扛着小人偶,左边挂着潘多拉右边挂着维斯卡,一如既往很壮观很忙碌地坐着,听到深渊希灵的话,我从几个熊孩子的缝隙中探出脑袋:“万一长桥有害——我是说万一啊,真的就没一点办法可以拆除么?”

“当然没那么好拆,否则新军当初也不至于把长桥当做必胜法宝,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占据它了,”深渊希灵看了我一眼,“当然世事无绝对,虚空既然蕴含一切可能,那就得假设长桥可以被摧毁,不过或许这需要五个虚空生物集体冲上去自爆?谁知道呢,我不关注这些,纯猜测无法计算的事物是无意义的,起码对我而言无意义。另外父亲大人你能别这么失态么?让这些理应作为军队统帅的皇室成员像这样挂在身上是非常不妥当的。”

我努力保持着平衡,对深渊希灵嘿嘿一笑:“你羡慕了?你也可以来挂啊,理论上你也是我膝下熊孩子。叮了个当的,一开始真不习惯,不过现在我真是接受这种设定了,发现也挺带感的。”

深渊希灵眼睛中有诡异的光芒划过,随后她扭头看看自己身边那个一人高的大箱子,作势准备把这个箱子砸在我肩膀上:“父亲大人,你是认真的?”

我一看顿时就蔫了:“算算算,你熊起来不比晓雪差。”

这时候哈兰突然来到了平台上,他看着是有事通知,这位老大哥看到我身上那热闹一幕丝毫不感觉惊讶,只是很见怪不怪地笑了笑。随后对我点点头:“陈,对岸那边已经一切就绪,他们的启动端完全充好能了,只等着咱们的点火消息。”

“这边……应该也就两三天了吧,”我回头看看太空中那道光柱,“如果把幽能死星拖过来就好了,那东西绝对比什么反应炉都好使。”

“但你得花半年时间把它从帝国区拖过来。”哈兰耸耸肩,“知足吧,这么大的工程能平平安安进行到尾声就实属不易。”

我听到这里也颇为感叹地叹口气:“是啊,真不容易,一切……终于快尘埃落定了。”

三天后,启动端完成充能。

那道通天彻地的辉煌光柱正在收束。只要一个指令就可以完全凝聚到启动端内部,而在光柱中央,刺眼的白色光球已经在进行呼吸一般的涨缩。

所有准备工作都完成了,启动端充能完毕,外围计算阵列有着充裕的负载余额,安全措施和系统制御经过数百次检验确保万无一失,深渊希灵根据她手头的资料对启动端、能量站、外接式计算阵列等系统进行了大检测。确定这些东西完全按照设计指标在运作着。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和对岸的联络畅通,位于深渊临界层的几个中继站工作情况良好,星环联邦那边甚至在过去几天里不计代价地又发射了两个载人中继站以确保架桥能顺利进行。

如果架桥失败,载人中继站里的工作员将不太可能生还,星环联邦的深潜船也不敢保证可以在深渊深处长期生存而且穿越不连续带两次——可见对岸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架桥的激活控制端就在帝国上将号的军官平台上,指令大厅里的巨型全息投影扩张到最大。让我们可以身临其境一般地看到远处的启动端。后者周围的附属设施都已经被拆卸干净,现在除了最中央的白色光球,就只有光球周边的几个定锚力场发生器还在运作。

一切准备就绪,只需要激活系统就可以。用于激活系统的是一排水晶板,我,珊多拉,姐姐。哈兰,贝拉维拉,深渊希灵,伊凡塞恩。不管是前代皇帝还是现任皇帝或者奇怪生物,总之有必要列席的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控制器,将这些水晶板同时启动,长桥就会建立。

“真想不到,平平安安走到这步了,”珊多拉看着浮现出“就绪”字样的水晶板,语气颇为感慨,“话说需要这种象征性大过实用性的步骤么?”

“历史一刻,你总要让那些历史学家有点可以用来记录的东西嘛。”我咧嘴一笑,看着眼前的倒计时慢慢走向零位,其实这个倒计时也不怎么必要——容错时间差可是有整整一个小时,这是长桥两个启动端单独支撑系统的承受极限,只要我们和对岸在一个小时内先后激活系统就没问题。

倒计时还在持续,那历史性的时刻即将到来,姐姐已经将手放在控制器上,她微笑着说了一句:“起码看上去很庄严嘛,浅浅没机会碰这个她还不乐意呢。”

倒计时已经进入三十秒,我也和其他人一样把手放在水晶板上:“那就让历史滚滚向前吧——这句话可以加到今后帝国学院的考试考点里。现在听我倒计时:五,四,三,二,一,零,激……诶哈兰你怎么提前摁了?”

系统发出一声操作失败的报警音,哈兰无辜地举起手:“我以为数到零就行了,没想到你还有个‘激活’。”

我愕然一下,使劲挥手:“重来重来,三,二,一,零,激活!诶姐姐你怎么没摁?”

“刚才不是倒计时五个数么,怎么从三开始了?”

“不要在意细节问题了好么1我伸手指着倒计时器,上面已经越过零点,现在正-1,-2,-3地数着,“咱赶时间,这多严肃的事儿啊1

“我来数我来数,”深渊希灵嚷嚷起来,“三,二,一,零……诶你们怎么都没动啊1

所有人异口同声:“你怎么不喊‘激活’?1

我的冷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了一鞋:“算了算了,这个不靠谱,咱们还是用精神连接,这个同步率比较……”

“我的精神连接有延迟,”深渊希灵一举手,“别这么看我啊,我跟你们网络不兼容,需要转译一次的。”

“我就觉得我不用参加这个也可以,”姐姐也举起手,“我都退位七万年了。”

“哈兰你又什么情况?”

“我就是提醒你们倒计时已经负一百三十多秒了。”

“诶别管了大家一起按1

“伊凡塞恩你怎么不声不响就摁下去了1

“不是说别管了么?”

“停!1

最后珊多拉完全看不下去了,女王陛下霸气地把所有人推开,一把撤掉眼前这个临时改装上去的联合控制器,露出下面唯一一个启动晶板,一巴掌拍上去的同时嘴里还气急败坏:“我就知道浅浅出的主意从来不靠谱1

遥远的太空中,一团白光骤然扩大成一道规模空前的大门。

系统发出一声悦耳的提示音,表示启动成功,我表情僵硬地喃喃自语:“这历史性的一刻……好不容易历史性的一刻……怎么就这样儿了呢?”

冰蒂斯在旁边不爽地看了半天,这时候终于爽了,阴阳怪气地扔一句嘲讽:

“呵呵,起码这次历史学家们真的有内容可写了1

——咱连结局PS都与众不同

最后说一下,希灵的世界架构注定了它是可以永远写下去,也可以随时随地找个暂停点完本的故事,所以思前想后决定满足自己的强迫症,压着六月最后一天完本了=。=

希灵的故事还没结束,以后的发展嘛……容我想想。

兴许会有番外,也兴许会更新一些2.0故事,也兴许会修改前面的章节,当然也兴许会用别的方式继续构建希灵这个世界观,让它不止用圣爹这一个视角来展开,而是多路线建造,变成一个巨大的体系,总之有很多计划。大家也请继续关注这里,这里会发布一些东西的。

新书大概一个月后发布,不过在那之前我得休息一阵子——真累埃

最后:大家踊跃支持实体书和周边项目嗷!下个月就都出来啦!继续关注这里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