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历史穿越>明末边军一小兵>第725章洪流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725章洪流

小说:明末边军一小兵| 作者:老白牛| 类别:历史穿越

饭后,孔三依旧忙开,整理帐册,还向老胡通报各项事务。

他管着营中的练兵与后勤诸事,各类事务繁多,经常忙个不可开交,然老胡是个正统的文盲,这些细活就算有心也无力。他还是个懒人,不说无力,就是有力也懒得管。

好在有孔三在,诸事都可以交给他,自己落得一身轻松,这点他也是学习王大将军,有活都让部下干,美其名曰,放权。

听着孔三的通报,老胡威严的道:“很好,你干得不错,继续努力。”

孔三淡淡抬头看了他一眼,老胡立时换了颜色,点头哈腰道:“孔爷辛苦了,能者多劳,呵呵。”

孔三还向老胡通报一些人事,当日收编进的小袁营人马,经过这些阶段的观察,一些愿意亲近的大小头目,该拉拢的应该拉拢一下,该提拔的提拔一下。

那些不对付的,应该安排些送死的任务,将他们消耗倒,他已经列了名单,就等老胡决定。

老胡头痛的摆摆手:“好了好了,孔爷看着安排吧。”

他想起一事:“对了,我们巡山营邻近扎了几个营,那几营总哨为人豪迈,应该交游一下,我们营中那几尊玉佛很不错,孔爷让人取来,俺老胡今晚无事,随便去拜访一下几位爷。”

多个朋友多条路,老胡还是很喜欢交朋友的,而闯营军律虽说人不能囊一金,犯者死。但兵将,特别外营兵将,私藏金银者不少,老胡也偷藏了一些好东西,准备日后回宣府镇过好日子。

有时老营也会赏赐一些金银下来,比如今日,金银珠玉虽然现在闯营不值钱,然不是没有喜欢的人,所以老胡准备带一些珠宝前去拜访各总哨们。

孔三点点头,多结交一些将领。对情报之事颇有好处。特别对某些心怀不满的将官们。

闯营现在实行平均制度,虽然可让将士们同心同德度过很多难关,然毕竟人性难以改变,特别对原来那些降将们。他们私下就对这种制度颇为不满。

现在虽然压抑祝就不知什么时候爆发出来。这点可以利用。

老胡兴高采烈走后,孔三默默在帐中整理文册,由外及内。推断闯营诸事。又书写一些看似普通,其实尽是密语的册子,这种密语,需要相关书籍才能开启密码,等闲人等,是破译不出来的。

良久,孔三放下笔墨,推开帐篷,外面一片黑暗,只隐隐一些火把,还有巡逻更鼓的声音传来。

看着黑沉的夜空,孔三静静的想,在这一片黑暗的闯营中,有多少人若自己一样默默潜伏?

看着夜空,孔三不由自主想念家中的jiāo妻,还有几个子女,就不知道自己的任务,要做到什么时候,何时可以见到她们?

不过孔三坚信,自己会等到大将军发兵的时候,一切终将过去,黑夜过后是天明。

……

第二天四更,巡山营蓐食听令,天微亮,又随大军出发,这日大军到了郏县,巡山营奉命与友营攻打名闻青史的临沣寨。

却是临沣寨当初在李闯下湖广时,迫于形势,承认了闯营统治,立了旗,虽然仍不让闯兵进驻,但也算属于李闯治下。但闯军主力到了湖广后,很快临沣寨又将闯旗拔掉了,表示自己仍为大明子民。

不过现在见闯营浩浩荡荡开来,兵马蔓延无边,寨内二大姓豪强商议后,又将闯旗竖起来,但对闯营要求他们交供一千石军粮的命令给于拒绝。

李自成大怒,决定给寨内的豪强士绅一点颜色看看,初时令一外营进攻,二百老营押阵。

然这临沣寨非常不好打,此寨东高西低,周边包括了平、沙、山、岗、洼五种地形,寨东、寨西是发源于香山的利溥、沣溪二水,北是山岗加北汝河,南还是山,这种地势,让人有力无处使,人海战术,非常不容易发挥。

临沣寨的寨墙还非常高厚,浅红色条石砌筑的寨墙高有二丈多,配上周边的水流,更高更深了。此寨墙上还有城楼,上面光垛口就有八百多个,论起防护硬件,比原来的郏县县城还得力。

城内主要是两大姓,相互联姻,同宗同族,团结非常,绝对没有内应开门的说法,富户纷纷来投,更增加他们的财力。

临沣寨墙上,甚至架设了十数门佛郎机火炮,还有大量的弓箭鸟铳,都是精良的武器,所以那外营打了一天,连寨墙都没摸到,就失败而归。

第二天巡山营与两个外营攻打临沣寨,万余兵力同时进攻,主要打西寨“临沣门”,东寨“溥滨门”,还有南寨门,甚至艰难的拉来几门火炮助阵。

然临沣寨地形让他们兵力展不开,而且寨内抵抗非常顽强,最后甚至妇女小孩齐上阵,三营闯军伤亡上千人,还是连寨墙都爬不上去。

李自成对这个豪强寨子也无可奈何,难道大军全部留在这,就为了打一个土寨?好在临沣寨派来商谈之人,愿意供应二百石粮草劳军,闯营有了台阶,就顺水推舟而下,郁闷的离开这个寨子。

此后的进军打粮,对闯营来说不是一个好的回忆,郏县西去,一般都是狭长的河谷地,除了一些归属闯营势力,一般县城州城,尽成断垣残壁,已没有居民存在。

有了就近山林岭岗选择,平川的残余百姓尽逃亡一空,平野上空无一人,村镇尽成废土,连寨子都极少极少,而河谷两侧的山地各处,有建寨的,都是当地的豪强土霸,士绅大族。

他们寨子依据地势,易守难攻。又内部团结,财力充足,如临沣寨一样,个个不好惹,更不好打。

除了攻一些小寨子,闯营基本上对大寨无可奈何,最多威胁他们供应一些粮草便罢。

这些豪强冷漠地看着闯营在外经过,他们无所谓寨墙上竖的是闯旗还是朝廷的大旗,对他们来说,不论哪方势力来了。都立于不败之地。他们也不会许可哪一方势力,进入他们的寨内。

他们也是稳坐钓鱼台,乱世过后,盛世来临。新的朝代降临。一切从头开始。要治理地方,哪个官府又离得开他们?他们又是掌控一方的大族。

闯营一路扫荡而去,小寨弱寨纷纷遭殃。余下真正的豪强大族屹立。那些弱小者,那些无自保百姓遭遇看在眼里,反让他们寨中更为团结,全寨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不是随便说说。

……

四月下,李自成大军终于离潼关不远,逼到了陕县门前,与河南府各地一样,此县村落皆空,到处止存废址,蓬蒿连绵。

不过让李闯大军喜出望外的是,县城居然有人居住,却是李自成大军南下湖广后,新任知县李贞招民耕种,耕近城之田以为糊口。

李自成立时下令攻城,陕县半为瓯脱,居民不满五千,青壮更少,就算陕县地形西、北、南都不利攻打,然闯军密密匝匝布于东城前,一个冲锋,一鼓就攻上城头,打开城门。

巡山营也布在前阵,然还没轮到老胡,就听前方欢声震天,隐隐还有城内惊恐欲绝的叫声,然后见潮水般的骁骑从东门汹涌而入,城内更是一片哭声连天,显然老营兵在内中大开杀戒。

从郏县来,一路打粮就不顺利,闯营各人已经憋了一肚子火,看来此次之战,闯营上层有意放纵这些军士,还含着就要逼到潼关,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虽李岩等文人加入后,闯营开始严明军纪,然也有攻城时迎降者不杀,守一日杀十之三,二日杀十之七,三日屠之的说法,便是军中幕僚文人,也不觉得这样的规定有什么不对。

城内一片的哭声中,还有一片的欢叫:“抓到知县老儿了。”

老胡探头看去,就见城门口涌出数十个老营兵,他们七手八脚的扯着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而来。

那男子头上的官帽已经不见了,身上官服也是七零八落,他双手被牢牢绑着,一路由各人拖扯过来,兀自不屈,一路骂声不绝。

随后老胡看到后方那杆大旗动了,随之一色骁勇的骑士,一层又一层,旗手个个举着白缨黑缎旗,那是标营的标志。然后还有一杆特别的大旗,旗缨似乎用马鬃所制,旗杆旗尖,似乎用白银所制,银光闪闪,极为值钱,这是老胡的想法。

然后他第一次看到李闯,一个很象色目人的中年人,一脸的络腮胡子,头上戴着白色红缨毡帽,身穿蓝色旧箭服,外面罩着披风,他骑在一匹乌龙驹上,毛多而卷,行止间,腰间宝剑与描金箭囊时而露出。

李闯身旁,还有许多同样策马的将领,老胡只认出一个田见秀,一个李过,别的就不认识了,军略决策轮不到外营,老营也从来不会招他们议事,只塘马通知下来便罢。

同样策马的还有许多文人,老胡更是一个都不认识,他只双目看着李自成,心想:“各营人马将李闯王吹上天,现在看来,也没有三头六臂嘛。”

他的身旁,孔三则比较注意观察那方各人,默记在心。

然后标营人马从巡山营旁经过,在前方不远停下,那知县李贞已经被押解到李闯面前,他满身满脸的血,一见李自成的面,就对他大骂,人影绰绰,老胡这边看不真切,不过还是极力探头。

这时刻间,那知县似乎已经骂了很多句,但老胡只听清楚一句:“……贼子,驱百姓死守者,知县耳,妄杀何为?”

李自成说了句什么,那知县极为刚烈,只是厉声大骂,然后见李自成大怒,下令将那知县官服脱去,倒悬在旁边一颗树上。那知县被吊在树上,仍然大骂不止,他凄厉高呼:“高皇帝有灵,我必诉上帝以杀贼1

李闯身边众人一齐大骂,一个穿着很值钱,老胡不知道是谁的文人,孔三却知道那人乃是牛金星,听他放声长笑:“天心厌明,昊天上帝,已然不再眷顾明朝。”

不过那知县还是大骂,骂得牛金星哑口无言,骂得李闯与身旁众人恼羞成怒,下令将那李贞舌头割去,最后将他砍得十数段。还不解恨,下令搜索这李贞的亲属,闻听他母亲乔氏,还有他的妻室早已自尽,这才恨恨作罢。

看那知县惨死,老胡心中叹道:“唉,好官总是不得好死。”

老胡还是有自己的判断标准的,在他看来,乱世中招民耕种,又宁死不屈者,自然是好官,刚才那种场面,换成他,早就投降了。

孔三垂下头,心中默默道:“英烈千古。”

……

打下陕县,也让闯营改变了主意,原本他们打算将后勤粮草重地放在洛阳,但看看陕县地形,似乎此处囤积粮秣更佳。而且洛阳离潼关也颇远,有五百多里,从陕县西去潼关,不过二百多里。

此时李自成亲领这路大军,四万马兵,十五万步兵,又裹胁了约十万饥民,除了有部分哨马逼到潼关前方,主力还在陕县一线。甚至部分老营还监督一些外营与饥民四处打粮,火炮与一些车马更落在后方。

此外还有万余马步监视开封那边动静,顺便在开封府打粮与裹胁饥民,然后从虎牢关等地运入河南府。

四月二十五日,李闯大军,再次浩浩荡荡西进,人潮的洪流,在各官道土路上蔓延。

陕县西去还有灵宝、阌乡二县,都位于黄河边,县城也有百姓与县令。不过陕县被破后,不论官民皆逃之一空,沿途他们遭到闯军哨马的剿杀,百姓大部分逃入山原,只有少量逃进潼关。

闯军密集的人马只是西进,有若洪流浪潮,巡山营也是浪花的一朵,不过除了初见黄河的兴奋,余下的行军,是那样的枯燥无味,特别进陕西这种路,怎么说。

到处是沟壑纵横,支离破碎的土原、土梁、土沟耸立四方,有时两原间看起来距离很短,走起来却不容易,让一些在河南与湖广投进来的兵极不适应,深刻感受到什么叫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老胡也是极不适应的一员,他早习惯了华北大平原,河南大平原那种一马平川的平坦,就算遇山过岗,也不会象这里一样,面前突然出现一条深沟,然后要绕道走个半天,这让他一路骂骂咧咧不止。

当然,对李自成、还有老营各将来说,陕西的道路,他们已经走习惯了,且越是邻近潼关,他们的心越是砰砰跳。啊,故乡啊故乡,终于要见到你了,衣锦还乡的期盼,终于要实现了。

对了,见了熟人,第一句该怎么说?

大军一路向西,终于,在四月下快到五月,人潮的洪流,逼到牛头原之前,前方不远,就是潼关第一关金陡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