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都市言情>风流按摩师>第六百四十五章夺路狂逃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六百四十五章夺路狂逃

小说:风流按摩师| 作者:千尺势| 类别:都市言情

两只小牛犊般的比特犬,已经在加速奔跑中,甩掉了勒住血腥大嘴的铁嚼子,它们呲着尖利的锋利獠牙,犹如两道离弦之箭,分别扑向简与怀特。♀

“你居然敢设伏?简,怀特,你们先杀了这两只瘦狗,我拖住这只母狗……”

沉稳干练的幽灵“鹰卫”维斯利并未慌张,反而轻声冷叱一声,手持一把沉重的铁棍,飞身砸向了狼女艾娃。

维斯利的确忌惮眼前的狼女艾娃,特别惧怕她手中的蛇形软鞭,但对于两只瘦骨嶙峋的比特犬,还真的没有看在眼里。

简与怀特,虽然比不上拉斐尔的身手强悍,甚至也比不过沉稳干练的维斯利,但他们身为千里选一的幽灵鹰卫,身手自然也是异常的矫剑

他们只用轻微的半转身,就躲过了两只比特犬的扑击与撕咬,而幽灵鹰卫怀特甚至闪电出脚,将名为花豹的比特犬咆哮着踢向了半空。

当他面露狰狞,猛的跨前一步,挥舞起手中的短刀,想要将落地翻滚的花豹斩为两截之际,“啪”寂静的空气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啸声。

一条璀璨如芒,如同毒蛇的鞭梢,瞬间逼退了沉稳的幽灵鹰卫维斯利,在他挥动铁棍,竭力向后躲闪之际,又呼啸着抽向怀特的后脑。

“不好1幽灵鹰卫怀特心中暗道,仅听耳旁凌厉的风声,他也知道被狼女艾娃一鞭子抽实了,肯定不亚于被一把锋利的砍刀砍中,会让他瞬间丧命。

毕竟有前车之鉴,在悍马车上的时候,与他乘坐的一名幽灵鹰卫,就是被她巧妙的挥动鞭梢,抽断了柔软的额前碎发。

当他遭到羞辱谩骂时,被狼女艾娃挥出的第二鞭子,几乎打断了他的手腕,那还是限于车内的空间狭小,所以她并未使出全力。

有鉴于此,他猛地扑向地面,做着迅疾的翻滚,也是怕被狼女艾娃继续追击,但在狼狈躲闪中,却忘记了身前刚刚止住翻滚的比特犬花豹。

狼女艾娃本就无意追击,当她刻意给比特犬花豹创造出撕咬怀特的机会后,又闪电回抽蛇形软鞭的鞭梢,重重抽在了简的脚踝上。♀

“唰1如同刀削一般的整齐,当简的脚踝齐刷刷的断落后,他也忍不住大声哀嚎,而与此同时,怀特的眼前也闪映着一张滴落粘液的血腥大口,

幽灵鹰卫怀特双眼泛起惊恐之色,但他紧随简之后发出的惨呼声,随着喉咙被比特犬花豹猛地咬住后戛然而止。

随着比特犬花豹左右甩头撕咬,他的喉骨已经被咬碎,脖子上被撕裂出一个渗人的血洞,大量热腾腾的鲜血“吱吱”向外喷溅着。

简看着怀特的惨状,已经魂飞魄散,他忍着断脚的强烈痛楚,拼命蹦跳着向后躲闪之际,也被后背偷袭的比特犬黑虎,张口死死咬住了小腿。

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声中,他的小腿胫骨居然被比特犬黑虎生生的咬断,当他双腿全部被废,仰面跌向地面之际,另一只全身浴血的比特犬花豹又扑到了他的眼前……

比特犬又称斗牛犬,能被作为大型的专业斗狗,甚至一度排名世界第一猛犬,也的确有其过人之处。

它所拥有的80公斤/平方厘米咬合力,能够一口咬断钢筋,这也让它凌驾于其他大型猛犬之上。

甚至大夏的藏獒,荒野上令人生畏的班鬣狗,孤狼,都难以望其项背,达不到如此强大的咬合力。

狼女艾娃只是挥动了一鞭,就逼退了幽灵鹰卫维斯利,并趁着怀特狼狈躲闪之际,给比特犬花豹创造了撕咬的机会。

即便一鞭的威力如此之大,她还能并利用回抽鞭梢的时机,重创了幽灵鹰卫简的脚踝,再度给黑虎创造攻击的机会,显然一切都经过了精心的算计。

她果然不负狼女的绰号,拥有野狼般的狡诈与狠毒。

不顾怀特瞬间丧命,重伤的简仍在地上翻滚,竭力摆脱两只比特犬的撕咬,幽灵鹰卫维斯利握紧了锋利的短刺,舍身继续向着艾娃前冲。

他并非悍不畏死,而是明白此刻后退,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毕竟狼女艾娃手中的蛇形软鞭长达三米,远距离的攻击更加犀利与致命。♀

当他与狼女艾娃游斗之际,幽灵鹰卫简面对两只比特犬的撕咬疲于招架。

他的两只拳头几乎可开碑裂石,打断碗口粗细的大树也不在话下,但对皮糙肉厚,神经痛感轻微的两只比特犬而言,却是构不成致命的威胁,反而让它们凶性大发,这让他已经心下绝望。

在两只斗志顽强,悍不畏死的比特犬轮番扑击撕咬下,他还没有支撑到几秒钟,就全身变得鲜血淋漓,已经失去了抵抗,随着喉咙被花豹死死咬住,他的凄厉哀嚎声也渐渐弱不可闻。

肘腋生变!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让留在车上负责接应的几个幽灵鹰卫,失去了反应与思考的时间,眼怔怔的看着怀特与简,先后葬身在两只比特犬的血型大嘴之下。

但怀特与简死亡前的哀嚎声,似乎仍在夜空中回荡,让他们的猎杀行动已经暴露了,但碍于维斯利与狼女艾娃正在缠斗,他们又不敢随便的开枪,还要警惕随时出现的警察。

“泄特,拉斐尔大人为何还不出来?我们先下去了宰了那只母狗再说”

一个身高马大的幽灵鹰卫怒骂声中,已经抢先跳下了悍马,他一手举枪一手持刀,旋风般冲向了艾娃与维斯利的战团。

剩余的三个幽灵鹰卫也没有迟疑,紧跟着他的身后,也纷纷跳下了悍马。

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枪声,从空旷的街头上传来。

一队接到中情局总部报警系统警报,而率先赶来的防暴警察,依仗一辆熄灯的警车掩护,用强大的火力,将随后下车的几名幽灵鹰卫,又生生逼回了悍马车内。

军用悍马的车身上火花四溅,瞬间就布满了累累的弹痕,这让退回车上的三名幽灵鹰卫彻底被打懵了,他们不知道为何防暴警察会如此神速的出现。

狼女艾娃同样没有料到,但却利用维斯利与加入战团的幽灵鹰卫失神的空挡,迅疾闪过维斯利当头劈下的铁棍,揉身撞向他的怀中……

她已经决定要速战速决,不仅是因为突然出现了防暴警察,她更担心拉斐尔知道上当后,随时都会从楼上扑下,那她在合围下很难从容的撤离,说不定还会前功尽弃。

她没有威利斯预料般的后退拉开距离,以便发挥出蛇形软鞭的最大威力,反而猛地撞向维斯利的怀中,让他异常的错愕。

但就是这一秒钟不到的迟疑,让他付出了生命的惨重代价。

狼女艾娃攻其不备,居然用她自己的额头充当武器,重重砸在他的脸上,同时抬腿屈膝,闪电撞向他的小腹。

“咔嚓”声中,维斯利的鼻梁连同下颚,瞬间骨折塌陷了下去,剧烈痛楚刺激出的眼泪,迅速模糊了他的视线。

即便他仰头掩面疯狂的后退,想要避过小腹下更的致命一击,但他的速度在艾娃眼中却是异常的迟缓……

“噗噗,”声中,他小腹下的两颗睾丸连同“小伙伴:还是被艾娃的闪电膝击瞬间撞爆,彻底变为一滩肉泥。

刚刚加入战团的幽灵鹰卫,精准点杀一名防暴警察后,回头举枪就向着艾娃狂射,但全身剧烈抖颤的维斯利,已经变成她手中的肉盾,将她瘦峭的身影完全遮挡。

等她在急速变向的后退中,躲避着细密的弹雨,与持枪的幽灵鹰卫拉开一定的距离后,再度扬起了如同灵蛇般的鞭子,全力抽向了他的额头。

刚加入战团的幽灵鹰卫一边猛烈的射击,一边慌忙的举刀招架,但柔软的鞭梢却诡异变向,“啪”的声中,卷抽向了他粗硕的脖子。

“噗1,一腔热血冲顶,他的头颅与肩身瞬间分离。

被防暴警察火力压制的几名幽灵鹰卫回过神来,已经驾车疯狂冲向了他们警车,其中一名持枪的幽灵鹰卫,不时透过车窗精准射击狼女艾娃,让她显得有些狼狈。

但凭借走位飘忽,她仍然急速狂奔向另一辆无人悍马,但这名幽灵鹰卫也堪称神枪手,他将枪口牢牢锁定了她移动的身形。

“轰,轰,轰”枪火连续涌出后,三颗爆裂弹射向狼女艾娃空中的身形,但即将得手的精准射击,居然被一跃而起的花豹与黑虎,用它们瘦骨嶙峋的身体承挡。

“泄特,一群疯狗1

眼看两只大型的比特犬,先后被炸成了血雨肉泥,而狼女艾娃已经飞身扑入军用悍马,驾车开始狂奔,这名射击的幽灵鹰卫愤愤不平的斥骂着。

而与此同时,他们驾驶的悍马也在轰然声中,猛烈撞翻了防暴警察的警车,这名幽灵鹰卫也瞬间调转枪口,开始猛烈射击失去了遮蔽的几名防暴警察。

当一名持刀的幽灵鹰卫扑出车外,开始砍杀仅剩的三名防暴警察时,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也到了结尾。

幽灵鹰卫或许拿狼女艾娃没有什么办法,但他们对付起防暴警察,却显示出强大的战斗力,前后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战斗,此刻已经能听到警笛声,正向着他们驶来。

“怎么办?大楼里一点动静没有,拉斐尔大人为何还没出来?”驾车的幽灵鹰卫,有些忧心忡忡的问着其他两人,已经顾不上逃逸的狼女艾娃。

“妈的,小母狗给我们步了个圈套。再等一会儿,没有接应到拉斐尔大人不能撤走。”

“你们现在下车布置**,我们先全力狙击赶来的防暴警察1射杀两只比特犬的幽灵鹰卫咬牙说道。

“不就是射击引爆**吗?”两名幽灵鹰卫心领神会的点头后,各拎着十几块塑胶高爆**,迅速跑向悍马车所处的前后方向。

等他们沿途抛下一块块塑胶高爆**跑回来后,几辆警车也从路口的两侧呼啸而至,他们的警车后,还响着刺焉匀蝗杂泻笮脑鲈Γ诟咚俑侠础

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还未跳下警车,三名幽灵鹰卫已经开始分头射击,引爆了塑胶高爆**,连续地动山摇的爆炸声中,一辆辆警车被炸飞到半空,整条大街上火光冲天,浓烟弥漫。

“是我,大楼里完全就是个陷阱,我们被艾娃耍了,马上走1拉斐尔不知何时摸到悍马车前,他铁青着脸,伸手按下一名幽灵鹰卫的枪口,对着众人气急败坏的喊道。

“拉斐尔大人能安全的回来就好!只可惜那只小母狗杀了我们四个弟兄后还是逃了……”

射杀两只比特犬的幽灵鹰卫有些沮丧的说道,而他们乘坐的军用悍马,也接连撞开几辆正在燃烧的警车,趁着夜色开始夺路狂逃。l3l4